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雜談 關於十年

2011.09.09   我一個人,前往朝聖。
2014.09.07   只差兩天,會場只差兩個街,兩個人,一起去。

十年祭

我把那一天的感動寫在這裡,然後經過許多塗塗寫寫的日子又來到了這一天。

我有沒有變強一點?是我很想知道的事。

雖然有南瓜子好心的提點,但是我還是迷路了一下。在忠孝東路的某個十字路口猶豫該往左還是往右。後來才發現應該往前。

看到熟悉的招牌,我告訴她說這裡就是那一年的晚上,一群人擠在小小的地下室,然後在小不拉嘰的舞台上創造巨大感動的地方。

「那只是因為場地太小所以感覺爆滿吧?」

「我說的不是人數,我說的是感動。」我糾正她。

過了橋,找到了入口,然後東南西北搞不清楚。兩個人站在東廠跟西廠的中間,覺得這裡應該就是往南廠二樓的樓梯的時候,離開始的七點半,還有兩個半小時。

每次都過早,每次。

在我們決定先解決基本問題的時候。聊到了「準備」的問題。

「其實你來找我的時候,我差一點就要拒絕了。」

「诶,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好像有點急,一般只有兩種人會這樣,一種是真的找了很久答案的人,一種是從沒開始找,只想找個人給答案的人。」

「我已經找了十年了!」

我也是。

所以我很高興,在我終於準備好的時候,遇到妳。

然後一起看十年祭。

排隊的人比我想像的還要多很多,如果四天都是這樣的人數,那真的成長了很多。上次才一天。

場地有點簡單但無所為,我們的起點,都是一個纏繞的繩結跟扣環。

還有好幾根鐵練?

然後就在燈光全暗中,西裝牽著鐵鍊男出場了。

還以為會有甚麼劇情表演,結果沒有,只有不停的表演力與美的鐵練技巧。如果說要達到開場的震撼,抓住觀眾的視線,十分完美。

然後輪到來自英國的表演者Jack & Zahara出場時,我迷罔了。

對,他們在表演繩縛。就這樣?

Zahara是芭蕾舞者的介紹讓我以為會是有很多踮腳、旋轉的動作。結果沒有,連吊起來後也沒有特別的肢體動作。我很認真的看,想知道到底表演的重點在哪?

幸好我有認真的看。

Jack的動作在大方面不特別,但是細節處意外精準。不管是綁繩,吊起,放下。都感受到Zahara雖然被綁的很緊,但是並不被折磨。

我無法形容,感覺就像是別人流暢的投籃。我投就不進一樣。

只能說,這叫千錘百鍊。

我回家還跟她來練習了一下,我只慶幸沒有音樂在我旁邊干擾我。怎麼可能跟著拍子走,不要綁錯就萬幸了。

我越看越崇拜,眼神離不開舞台。綁到接近完成,感覺Zahara承受的能力也到了緊繃,Jack突然露出微笑,親了她一下。

然後今晚的舞台,就開始變成了很多親吻穿插的表演。

解放下來,親。

打完屁股,親。

在吊環上飛舞炫轉,親。

換場的時候,我也捏著她的脖子,拉過來親。

「欸,你要幹嘛?」她害羞。

「沒有阿。」因為台上都在親阿。

其實是我的情緒已經到了一個頂點了。

妳知道S勞動了那麼久,壓抑著衝動把妳精密的綁好了,最期待是甚麼嗎?

就是這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