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短篇]九里浦怪譚

        九里浦是一個新開發的風景區,主要規畫是要在盡量六年為期陸續的完成。但也因為它天生的地理特殊景觀,所以目前除了已開放的部分以外,還有很多未開化區。
        「九里樹海」便是其一。

        不曉得從多少年前就已經生長在此,也不知道到造物主在此創造的用意,這片漫漫無盡的樹海是體驗迷路的好去處,當然,僅限體驗一次。開發當局已經用各種方式提醒警告遊客千萬不要輕易踏入探險,但是每月每年的失蹤人數只增不減。越是奇詭,越是引人一探究竟。

2013年7月12日 星期五

2013.7.7 雨後觸感

種蔭 乘涼

最近天氣很熱,熱到只要年齡高於10歲以上的人,都會失去動力的那種。(低於10歲的人好像可以抗熱一樣,完全無事。)看那些小鬼頭在球場上狂野,也只能找片樹蔭躲了。畢竟年齡是他們的好幾倍,沒有本錢消耗。

一片樹蔭,一塊涼石。就可以讓非得離開室內的大人得到一點救贖。

被不停的回朔過往的每個名字的時候,被詢問一個又一個過往的名字的時候。也默默的感嘆,在這裡打轉了打轉的這些年,發生又遺忘的種種。

早已脫離了少年,不敢稱小,甘願叫老。看到過往的一行被放在椅子上白紙黑字,我的媽呀好想往外逃。別叫我出來面對,人要往前看,是吧?是吧!

25題投射在銀幕上的詢問,佩服思索出這些的人。是如此的兼容且深入。也讓人觸動到內心深處的共鳴聲。當一人羞澀的起身,先說出在這個世界裡的某個名號,坦承自己的面向。然後挑選出最觸動(或是最急需要?)的問題,答案總是能挑起更多的答案。或是挑眉、或是點頭,是阿,我也曾如此如此。也請讓我分享一下。

更重要的,賓果了!

小個子但霸氣自成的女孩端著飲料就唇,巧笑焉然的說:「這裡是新手村喔,請小心慎入。」看著那一排怯生的新手女孩(女僕裝那位你站錯區了,快去皇上身邊),也許是想太多,一瞬間真的有種彷彿看到一排白瓷娃娃的感覺。若是手下太重,一下就會碎了。

「我把一輩子的勇氣,在那次用光了。」

天阿,雖然眼光一向不準,目測也沒有多大的女孩。為何必須拿出一輩子分量的勇氣,去換一個如此大的代價回來。為了摘薔薇,扎了滿手傷。也只能默默的自己包紮,倘若沒有今日,是不是就只能傷無人惜?

「我從四年級到四年前,從未知道,有與我相同的人。」

那是多久?六歲七歲八歲九歲,超過二十幾個年頭,妳都在誤解中度過,以為自己不正常,與別人不一樣。沒有人能輕易在孤獨中釋然,所以是不是如果不小心你還沒發現這裡,妳只好繼續錯下去?

一邊插科打渾中,一邊胡思亂想著。

看著仿如十八般兵器的展示,大家這個摸摸,那個試試。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猜猜是幾尾」的遊戲。皮帶條打下來也不過一聲『啪』是能怎麼分辨,除了亂猜也想不出更好的解決方案了。

這個好輕,適合聚會。

這個好彈性,適合玩耍。

這個好威,掛在牆上膜拜剛剛好。

連好折凳都出來了,能藏於民間之中好像是個很重要的重點。所以如果藏不住,後果就不堪設想?到底是哪裡錯了,無論怎樣的邏輯推敲,都無法破案解決。

所以,在這個世界,陽光太烈。還無法把這一切,攤在陽光下曝曬。

但是,今天的大家,是如此的自在。在時間到達,響起最後鐘聲之前,每個人都能輕鬆的呼吸,愉快的說話。偶而的沉默是無傷大雅的陌生感。烈日並沒有影響到,每個絕對都超過十歲的朋友。

這個世界教會我們的羞恥,在這片樹蔭保護下,可以暫且放開。

很可惜樹才剛種下,還沒有很高,蔭的範圍不夠大。樹下的土地上,還有一些雜草碎石,坐起來扎人。坐之前,還得先看看仔細,就怕有著螞蟻、小蟲,冷不防的咬了下,雖然不到死傷,但也很疼癢。

但還是希望能一起動手,除除草,澆澆水。拍掉那些蟲蟻。有一天期盼能大樹成蔭,給每個過往的朋友,一個能自由坐下的空間。

畢竟無樹、難成蔭。

伴著夕陽歸鄉,包袱裡有著禮物與戰利品。身體與心上都用印記留下愉快的記憶,在車上,沉沉睡去。

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遊記] 牛逼的牛鞭

雖然我算是在地人,但是那個地方我從來沒聽過。

牛墟?

我用GOOGLE查過,連GOOGLE都說不清楚怎麼去。看起來沒有開車,似乎很難。

那理由呢?

因為這個。




























自從小梅那邊很雞婆熱心的寫了一篇介紹,知道我地緣接近的朋友起碼問過我兩三次。能不能帶一隻回來看看。甚至有人說不論價格,不在乎多貴。我心想很難得的藤條也不過就是籐條。有那麼誇張嗎。

去了這一趟,感覺有點像是尋寶之旅的經驗,這玩意,是有那麼點意思。

善化牛墟是由牛市改變過來的傳統市場,有人形容現在是雞鴨魚肉都賣,就是不賣牛。稍微有點誇張了,但是出入不大。裡面真的甚麼都有,包括A片。外面沿路擺的攤子長過整條路。據當地計程車司機的描述。裡面市場有租金的。現在年歲不好,大家搶錢不易,乾脆在外面馬路邊擺,省一點租。警察要抓也沒辦法取締那麼多人,只好不管。

我心裡只擔心,等一下恐怕有得找了。而我這個人一向烏鴉嘴。

早上才下班,等火車加上搭車,其實我餓了,我比較期待牛肉湯。但是如果不趕快找到,據說當地人擺攤很隨興的,說不定太熱了就收攤不賣了。那可不行,我遠地來捏!!我可不想空手回。



打聽了五金雜貨在哪,我猜那邊比較有可能有這種東西。大家多半都在外面看草魚,裡面除了叫賣膏藥的,就比較空了。我看到很多人放著一堆奇怪的商品發呆著,我也不懂他們賣這些要作啥?但反正那些都不是我要的,我快速的走過一條一條的路找。

都找不到欸。

只好鼓起勇氣,直接問人是不是有藤條這玩意,卻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答案。

「有喔,前幾年有一個老太太在這邊角落賣。」

嗯嗯,對。就是一位老太太。

「可是去年過世了喔,她兒子也不做這個了。」

嗯嗯,這樣阿.......................甚麼!!!!!


用我最近聽到的對岸語法:「不帶這樣的吧!」


我又繞了一圈,完全沒個影子。只好化悲傷為食量,先去吃牛肉湯了。

真好吃。我必須說,早餐的白米飯配湯,真的是一種力量來源。

但是有力量還是改變不了我來晚一步的事實。這可怎麼辦呢?

只好繼續繞,改繞另外一邊。但是另外一邊都是海鮮蔬菜,當然不可能有甚麼藤開頭的東西。又繞了十幾分鐘,看到了一堆不知道有甚麼效果的藥,看起來就生鏽的農具工具。自稱是專櫃的皮夾皮包。還是沒有收穫。
我站著休息了一會,一邊看著一個大媽俐落的處理蛇肉,一邊心想,等一下還是找不到的話,只好再來化悲憤為食量,吃個蛇肉就回家吧.....。












我往外走,連賣竹簍的攤子我都看了,就是沒找到。心灰意懶往蛇肉那邊走,突然眼角有一堆長條物閃過。我急停一看,一堆堆的魚網,繩索,撈網的中間,塞著一堆不明的長條物。

第一個直覺是釣竿。釣竿不是我要的。

但是死馬當活馬醫也沒差這點時間,還是走過去看看。

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就這樣找到了

比我想的還細,第一眼缺乏魄力。但是奉勸想用這家伙的朋友們,這玩意可是殺氣內斂的,我回家試揮了幾下子。手感超強。

我當晚就跟她說:「我想我不敢拿這個打你。」被她狂翻白眼。

這該怎麼辦,買都買了。總要有用阿?

「如果你沒有好好讀完書,那我就用這個打你"一下"」

「我會乖,我保證!」


看來這玩意有如倚天寶劍,鋒刃未出就先聲奪人,先供起來好了。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日記] 隨筆1

「如果我是你的學生,你會怎麼作?」

再普通不過一句的問題,再簡單不過的場景。我仍然仔細的就兩種不同的身分,細細分析給她聽。

「如果你是我的學生,我會陪你完成。讀書只有自己才能辦到,但是我可以陪著你做。」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

另外一種身分,比較曖昧。

「如果你是我的小被學生的話.......」

她猛然打斷我。「不是如果,我就是你的小被。」

我本來想好的台詞都忘了,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哇喔。



「你幹嘛阿,有那麼值得開心嗎?」她笑得眼睛都瞇起來的感覺,說我很白癡。而我開心的你說甚麼我都無所謂了。

本來只是曖昧,變為實實在在的肯定時,那種快樂我今天才第一次體驗到。

足以超越時間與空間的快樂。

「這是我最近,聽到最棒的一句話了。」

「那我以後,要常常跟你說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