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PK - 結束

@ 老獅

男人想要跟女人結束,結束現在的關係。他受夠了,不想再這樣下去。


他越來越來無法忍受,女人的一切。

就像昨晚,女人下班後又窩到他的這邊,從他換工作,距離稍稍拉遠後。女人很久,久違的窩在他這一整晚。
女人一直沒變,從以前偷偷專屬於他的時候,到與人分享的時候。都沒變。從兩個人距離是可以偷偷摸摸的五分鐘,到現在要相約的五十分鐘。她一直沒變。

但是男人覺得自己越變越多。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男人家的電視女人笑說是裝飾品,男人幾乎從不打開。女人都說,她來幫他花掉一點月租費。
因為女人坐在這裡,所以男人端了兩杯飲料,也難得沒有坐在電腦前,跟女人一起窩在沙發裡。
「我好高興,你願意陪我看電視。」女人輕輕的說,稍微靠近男人一點。

「這沒什麼吧,你為什麼那麼開心?」

「因為,你有時候好像不喜歡我太靠近。」

男人無法想像女人說的自己,他真的有給她這樣的感覺?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電視看起來沒有什麼重點,女人亂看,男人就陪她亂看。女人找話題說,他就適當的附和回應。然後突然女人把電視一關,遙控器一丟,撲到男人的大腿上。「不要看了,好無聊。」

「阿,小心。」男人手快,一手抓住女人的腰,一手抓住女人差點弄翻的飲料。

「哎喲,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人小小驚叫一聲,道歉。

兩人一對眼,似乎有著默契。

手掌不須要問,不用多說,馬上落在女人趴著的屁股上。

「哎喲,你為什麼打我。」女人的表情不是疑問,應該是戳到點了。

男人沒有多說什麼,專心的打女人屁股。女人也沒繼續問了,專心享受著。這種要痛不痛的力道,男人知道女人只把它當情趣按摩。屁股在腿上上下彈跳著,男人覺得女人不曉得為什麼,越發性感。

拍了差不多二十幾下,男人要女人起來了。

結束?還早。男人讓女人站在沙發旁邊,像是擁抱般的解開了女人的褲子腰扣,緊身的牛仔褲帶著小褲褲被蹭阿蹭的拉低,拉到了膝蓋上。女人手輕輕扶在沙發上,兩腿害羞不安的夾緊扭動。男人走進房間裡,拿了他們常用的袋子出來。
從女人今天挨打特別特別的嬌羞的反應來看。男人知道今天很難善了。女人如果只想淺嚐,一開始就會說。越是害羞,越是想要。
但是男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打過女人了,不是不想,而是女人不方便留痕。傷不過夜。每次女人快要過頭的時候,男人要自己幫她停。

因為男人一直不願意失去這段關係。

但是男人現在萌生了結束的念頭,這樣又甜又苦的麻煩事,他受夠了。

所以今天,他打算好好的餵飽女人。

「阿...阿...阿...」女人扶著沙發,屁股翹高,被板子打的前後扭動。光著的屁股早就染上了比粉紅再深一點的顏色。緊緊的抓住沙發布。

這已經是女人享受的第三樣工具了。破了紀錄。

稍事休息,女人跪再沙發上狂揉她的屁股,完全不顧形象了。

「我的天,我好久沒挨那麼重了。」

男人累的躺到沙發上,女人褲子也沒拉上就跨坐在他懷裡,男人伸手到她後面,輕輕摸著那一條一條的發燙。

「沒關係嗎?」打都打了,這句話問的超蠢,但是還是不由自主的說出來。

女人用頭鑽著男人的胸膛不依,說:「好痛喔,不過沒關係。你幫我揉揉。」

「好。」男人繼續在女人屁股上動作著,「那等等休息一下再送你回去。」

「不要,我今天可以住在這嘛?」



「你沒帶衣服來吧?」「沒關係我可以這樣睡,大不了裸睡。」
「呃,內衣褲也沒有吧,你怎麼洗澡?」「你幫我去買。」
「......沒關係嗎?」

「嗯......」女人把頭靠在男人的身上,藏住臉。「現在開始...沒關係了。」

男人感到胸口有點濕潤的錯覺,該怎麼跟女人表示,他一點也不知道。

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

PK - 壞習慣

◎梅子

女人煮了一鍋飯三樣菜,每道菜起鍋都立刻端到男人面前請他吃吃看。「嗯,不太鹹,不過還可以啦就這樣吧。」男人說。

這是女人的壞習慣,喜歡煮卻不試吃,總是端上桌讓男人吃第一口再問他好不好吃。

女人還有另一個壞習慣,她和男人出門時,總是男人在鎖門開門,當她自己一個人出門回家時,總是按著電鈴喊著裡面來開門。儘管她身上有帶鑰匙。

女人和男人招認她自我檢討的壞習慣,
「嗯,壞習慣該打屁股。」男人笑著說,
「好啊。」女人翹起屁股說。

她有自動自發的好習慣。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PK - 相反

@ 老獅




女人要離開兩個禮拜,兩個禮拜沒有辦法聯繫。

離開前的那個禮拜,女人可以說把握了每一分鐘的時間,來男人家、跟男人MSN、用手機傳APP。就連一般的朋友來找她,她都還是要抓著朋友還沒起床的一點點時間,跟男人聊天。

「不然我下的禮拜都不能跟你說話欸,我會很可憐。」女人這樣撒嬌,雖然她不肯承認是撒嬌。

男人能夠體會女人的心情,雖然他覺得沒那麼嚴重。但是他當然還是盡量陪著女人。



不過有兩點事情,男人有點生氣。

男人晚上還是有定時的工作,這女人也知道。但是女人這禮拜纏勁大爆發,以前還願意等男人有空在聊,這週是差點哭鬧。

「等一下,半小時後聊。」

「......我不要嘛T_T」


第二,就是女人的癮頭,這週爆發。沒有辦法來找男人,她也不放棄。

「......我今天可以DIY嗎?」女人小心翼翼的問男人,因為昨天才自己打過頭,男人不太高興「我真的好想。」

「禁止!」男人難得下了禁令。

結果女人偷偷來,然後又良心不安的跟男人認錯。「...對不起我忍不住。」
「......」男人只好摸摸女人的頭,這種時候,該原諒她。「禁令延長一個月,還有欠我一頓。」

「我以為你不生氣就不罰了!」女人瞪大眼,不敢相信聽到的。

「剛好相反。」男人笑。



時間到了,女人要走了。「要想我喔,我會寫信給你。」













男人開信箱,沒信。

















男人開信箱,沒信。













男人開了常用的跟不常用的信箱,刪了快一千封垃圾,但是沒他要的信。









每天還是同樣的生活,還是很忙。但是男人覺得,他好想念那個纏著他的聲音。

剛好相反......是他想她。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PK - 珊瑚海


@老獅

男人買了一個新的麥克風。可以立在桌上的那種,如果打開錄音軟體,抱著吉他,對著它唱歌,就像是在錄音室的感覺。

馬上抱著吉他撥弦調音,準備測試一下新的玩具。

要唱什麼呢?男人翻著電腦裡的譜,想找一個適合的來測試。


放譜的資料夾裡,除了文字檔的歌譜。還有一些是錄音檔,以前錄的。

男人突然看到一首歌,順手點開了它。


『海平面遠方開始陰霾,悲傷要怎麼平靜純白......』


錄這首歌的時候,好多年前,還是少年。

男人當時熱衷在網路上認識朋友,同好網友一大堆。每天都過的很開心。

在很多人中,男孩遇到了一個女孩。

女孩很喜歡男孩的文,男孩的歌。總是用很崇拜的話語鼓勵著男孩。男孩從來沒有受到這樣的鼓勵,不知所措。

女孩把男孩的故事,用細膩的方式做了配圖,還配背景樂。偷偷放在網上。

男孩看到的時候,很驚喜,說不出話。

女孩聽了男孩還不成熟的吉他跟歌聲,說她哭了,不停的說要男孩跟她合唱一首。

男孩在電腦這邊,臉都紅了,一口答應。


『貝殼裡隱藏什麼期待 (等花兒開 )』


為了不讓女孩失望,男孩從來沒那麼認真的練琴。

女孩比男孩想的更積極,沒多久就發來了一個檔案。男孩打開來聽,愣住。

那是這首歌的女聲部分。男孩不知道女孩怎麼做的,但是如果是要在沒有對唱的情況下,精準的唱合聲的部份,男孩也知道那有多難。

不想辜負女孩的心意,男孩拼命的錄出他能做到的最好。

「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了。」女孩這樣mail給他的時候,男孩也覺得眼框濕潤。

他們離的很遠,但是男孩幾乎可以感覺到女孩枕肩在他身上,說著這句話。

還能不愛上嗎?

但……


『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


「希望你繼續寫下去,繼續創作。再寫出這麼好看的文章。至於我們,還是不要繼續下去比較好。再見。」

連告白都還沒做之前,男孩從此失去了女孩的音訊。

再也沒有人會告訴他,有多喜歡他的故事。


現在,再一次聽到這首歌。男人默默的抱起吉他,和弦依舊,心情大異。

如果當初是什麼原因,讓彼此有緣無份。那麼,再次遇到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你的鈴聲換了欸?」女人在電話裡說。

「是阿,突然想聽『珊瑚海』。」

「為什麼。」

「因為要記得,珍惜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