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PK - 台語


@ 老獅

女人家裡成員簡單,從小到大就不會說台語。

「我唱歌給你聽好嗎?」男人調著吉他的音,

「好阿。」女人正在無聊,很快的同意。

「那你想聽什麼歌?」

「都好。」

女人跟男人稍稍有點差距,喜歡的歌手、歌曲都不太一樣。很少能找到同時都很喜歡的歌。

不過沒關係,只是想唱,並不是想要討好或是炫耀自己很會唱。

男人突然想到了一首歌,可是有個小問題。

「我唱台語歌給你聽好嗎?」

「欸,好是好,可是我聽不懂欸,我只能聽旋律而已喔?」

「沒關係。」

男人撥起吉他,開始哼唱起來。

女人不能看著男人,但是可以豎著耳朵專心聽,聽的很專心。

「怎麼樣?」曲畢,男人問。

「果然聽不懂。」女人實話實說。

「好吧,那你可以起來了。」

女人聽到這句話,馬上離開牆角,撒嬌的趴到男人腿上。剛剛擺著吉他的大腿。現在改輕揉女人屁股用。

「那首歌,是我想對你說的話。」

「蛤,可是我聽不懂欸?」

「那很好。」

「那很好?」

因為,我還沒有勇氣,對你說。

希望你  會當了解。

蘇打綠  無眠

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PK - 空格

◎梅子

『照片裡的人真的是你嗎』
「嗯」
『妳屁股好翹真性感』
「謝謝」
『妳可以讓我試試看嗎』
「我_有主人喔。」



女人懶散的回應著陌生人,句號打在尾端。通常進行到這裡,聰明的人自然就不會追問下去,看不懂的人她也懶得再繼續。

她自拍身體的各個部位,特寫一個傷痕一個回憶。每則短篇都是她的一小部分,真實的她與想像中的她。一塊塊的,是女人的分靈體。男人仔細蒐集了七八成,找到破解對話句號的魔法。他們的對話一開始就停不下來。

他們沒有承諾也沒定義過關係,沒有誰是誰的主人,沒有誰是誰的奴隸,應該是朋友吧,或可以說是Partner。男人喜歡皮帶打在屁股上的清脆聲響、女人喜歡藤條結束後隱隱作痛的餘痛;男人喜歡M忍耐壓抑的呼痛、女人喜歡S專注又帶點冷漠的表情;男人享受讓M有未知心理壓力的控制權、女人著迷自己的情緒被精準控制的服從感。這是所有欲望都可以赤裸袒裎相見的關係。



女人試探的對男人說,「嘿,你有沒有看過西蒙波娃有寫的情書,有一段我覺得好SM噢,完全符合Sub的心情 “我渴望能見你一面,但我不會開口要求要見你。這不是因為驕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無驕傲可言。而是因為,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我們見面才有意義。”
『妳知道那封信帶有乞憐的意思耶,妳不該向我乞憐。只有情境中你是我的奴隸女孩,其他時候妳是我的好朋友。』
「呵。」女人笑著吞嚥那未出口的請求。
『做妳自己。』



掛在線上的女人又收到陌生人的水球,
『怎麼沒出門 可以約嗎?』
「我_有主人喔。」

空格裡填進他對她的暱稱剛剛好。





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PK-日子


@ 老獅

某次相見,是個很難訂到餐廳的日子。男人載著女人在市區轉阿轉的,每間餐聽裡都是滿滿的人。都怪自己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每間餐廳的服務生用誠懇的話語說了一次又一次的對不起。也無法改變他們找不到地方坐下來吃飯的事實。

最後在很普通的大眾餐廳裡。那種地方價位貴而且菜很普通,擺明吃氣氛。但是它至少是讓他們可以好好談話的地方。

之他們每一次吃飯,好像都沒有順利過,回憶至此,男人苦笑莞爾。

男人坐在舖著白桌巾的雙人餐桌對面,看著女人戳刺著沙拉,苦惱的猶豫著。她只要碰到兩難的抉擇,就會這樣的表情,很久以後男人才知道這件事,現在只是覺得女人很有趣,很可愛,有點好玩。

男人的態度很認真的,很認真的跟她說:「不能現在開始,那就不要開始。」

當時女人苦惱的表情,就跟男人最後一次看她的時候一樣苦惱。扭著身體,微撇著頭。

「好,我們走。」苦惱了兩個小時後,逼近最後底限的最後,女人下定決心的這樣說。

男人起身付帳,準備送女人回去的一瞬間聽到這句話,換他很遜的愣住了。

沒想到,完全沒想到。

那一晚,男人和女人初識。訂下了非情侶,但是卻更認真的約定。

就在每年情侶們的大日子裡。

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小小的幸福-皮繩愉虐邦 藝穗節 夜色繩艷-繩之音


本文非文字記錄,假如你喜歡,下次請看現場


「坐前面的話屁股會很痛,但是可以看的比較清楚。坐後面台階屁股比較不痛,但是看的沒哪麼清楚喔。」

穿著水手服的小主持人很努力的重複了這段話大概二十還是三十遍吧。

因為現在時間是七點十五分,離開場還有十五分鐘。

其實沒關係,我們六點十五分就已經到這裡了,坐在外面的公園等了一個小時。真的,不差這十五分鐘。

至於期待,期待已久。


如果要用兩個字形容今天晚上的表演,我腦中浮現的是「幸福」。

整場二個小時的表演,貫串其中的是濃密而且私密的幸福感。

滿天灑落的玫瑰中,繩師與女模時而深情的擁吻。

依自己的願望化身,受到主人關愛擁抱時的軍犬表情。

在森林深處與精靈共度的王子。

還有被小丑綁架、鞭打、裝扮、求愛的新娘。

最後飛舞的捧花,將這一切傳遞了下去。


劇情化是必然的,看SM表演,要看的不是如何打,如何綁。那種東西一千塊就可以買十片還送十片,不需要專車北上。
透過精心設計的劇情,要傳達給人的,或者我被傳達到的,是「想盡辦法讓你幸福」。

當你知道了,明白了自己有這樣的興趣傾向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多半不是「哇!好開心,原來我喜歡SM欸。」多半,是一種不確定的孤獨。
不知道這世界上,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樣。
不知道這世界上,是不是有人,懂得我想要的是什麼。
要找的一個跟你搭配的完美無缺的人,太難了。
但是,還是可以努力,想盡辦法讓她感受到認同,讓她感受到愉悅。

努力的了解那些名詞的意思,讓自己能夠更清楚她要的是什麼。

努力的練習綁繩,努力的鍛鍊身體。是為了能夠辦到,他想要的感受。

最後努力的在舞臺上練習,只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這一切多麼美好。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坐在台下,當個稱職的觀眾。我無法規劃主辦這樣的表演,也無法像他們一樣,做出精采的表演。

我只能羨慕看著,台上這些超人者的演出。

繩師能在有限的時間與音樂節奏下,冷靜而俐落的執行數百個複雜的繩縛,並且絕不傷害到另一半。呈現出的,是精密的迫力藝術。

舞真夜更是厲害,一人分飾兩角的自縛吊。看似簡單其實那比起雙人合力的演出,更是精彩。

身為一個寫字愛好者,看過阿聰的文字,再看表演,我只能佩服。

超人者,能帶給凡人者震撼,那是一種知道他們的天份,加上後天的努力,給凡人者一個難以想像的世界。

可是今晚,最震撼我的,都不是這些。


就在主持人說了二十遍還是三十遍同一段話後,時間終於來到了七點半,表演要開始了。

冷冽的電子音樂流洩下,重節奏的拍子敲打著。樂手開始投入的演奏著,但是場子是空的,吊著觀眾的胃口。

黑布幕掀起,一個身上除了屁股什麼都遮住的女人走了出來。世界上很多除了屁股什麼都不遮的穿法,反過來的倒是很少見。女人翹起自己唯一沒有遮掩的地方,「自拍」著。聲音很響,很性感,但是好像搶拍了......。

所以又出來一個男人,處罰女人的失誤。但是也搶拍了......。(非劇情)

整個表演其實很單純,就是男人打著女人的屁股,沒了。在很安靜的空間中,除了音樂,就是拍子的清脆的聲音。

假如今天地方在家裡,一男一女可能會有點緊張,怕這聲音被家人或是鄰居聽到。

假如今天地方在旅館,一男一女可能會有點抱怨,生怕旅館隔音不好,尷尬。

可是今天在紅磚D館,沒關係,這樣很棒。

要比的話,比起後面的歌舞劇表演,女人的舞蹈缺了基礎。比起繩縛秀,SPANKING少點視覺的藝術感,也沒有那種舞動的魄力。

但是,當你看到這些有人,把這樣單純的,你我都做過的事情,在舞台上呈現出來。

那是一種,想把幸福的方式告訴你的願望。

那是一種,平凡人努力達到的精采表演。

讓我看完這段表演後,想出去走走。直接回家也好。

我從台南特地上來,但我已經滿足了。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PK - 服務

◎梅子

這週是女人公司專案死線倒數,她週末兩天加班了兩天。可是就算很忙晚上還是想跟男人約會,她只想放輕鬆的窩在男人身邊什麼也不想。

男人倒是過了個悠閒週末,看完球賽手不安分的往女人身上摸。女人哎哎叫「我很累沒精神玩啦」,男人說「所以你趴著就好啦,又不費力,費力的是我耶。」

欸?說到這個女人倒是立刻激昂有精神了起來!「欸欸欸挨打也是很耗費體力的耶懂不懂!今天換學姊我做S服務你啦!」這個時候她就自稱學姊,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嘛。

男人也是個真心喜歡Spanking的人,S人格佔大部分,M人格一小點,也只有女人叫得出來。他就如他所說很不費力的等著,看著女人跑去抱了一堆工具來攤開,好整以暇的趴著,他知道學姊很專業的。

女人一手按在男人腰上,一手摸著男人屁股,從臀峰轉著圈滑到腰際,輕輕拉著男人外褲褲頭。男人自己拱起屁股要將外褲內褲一起脫掉。「不要~內褲留著~」女人說,手指頭推著男人內褲邊緣一點一點往上,弄成有點兒丁字,用手掌啪啪啪摑掌著男人露出的下半球屁股。「我覺得這樣比全部脫光還丟臉...」男人埋著頭悶悶的說。「我知道呀~」女人快樂的回答。

女人拿起什麼工具,都先放到男人面前給他看,一邊解說「我跟你說噢,皮拍打起來很輕,不太痛,拿來繞著屁股周圍故意不打臀峰,這樣很挑逗,會讓你中間很癢噢~」「梳子、飯匙這類Paddle啊,用力打在屁股上後多停個幾秒,整面的痛後面接著會是麻麻的餘韻,那餘韻很過癮噢~」。男人聽著這些預告感覺很奇怪,似乎正剛開始建立心理準備卻又來不及完成,疼痛就來了,來得讓人沒辦法思考,只有專心的承受。

女人用她最喜歡的挨打節奏在服務男人,她是那麼清楚的了解,那慢慢暈染的紅、那慢慢加溫的熱,是如何的挑逗。女人親上那抹紅,臉蛋貼上屁股蛋,「齁齁比臉還紅的屁股~」女人的輕笑、低語、每一個音節的吐氣都吹在那微血管破裂的敏感肌。男人悶哼,充血的下半身不是只有背後,還有身前。

啪啪啪啪啪,突如其然的巴掌讓男人一縮,間歇的空白指尖又挑逗著慾望。「最後來用藤條抽個十下好不好呀~~?」「挨完有沒有獎勵?」「哈哈我考慮考慮。」

男人的下半身已完全赤裸,女人拉他跪了起來,從背後摟著男人的腰,她很喜歡人體這裡的S曲線,東摸西摸的大吃豆腐「再十下噢,會打比較重噢,要忍住喔

藤條抽在臀峰最多肉的地方,還以為痛覺已經有點麻痺了,痛卻還是如此鮮明。節奏掌控在女人手裡,前五下她留了較長的間距讓男人喘口氣,六、七、八連續三下,前一下還沒消化完後一下又跟上來,緊繃的肌肉發現藤條暫停時立刻放鬆喘一下,然後,當藤條又放上屁股時又緊繃了起來,「最後兩下了唷~」女人的聲音像是在鼓勵般。啪!「嗯。」啪!「嗯啊。」

「嗯,挨打的確很花體力,不過我今天有睡飽。」男人轉過身揉著屁股說。
「嗯,我知道,小傢伙今天精神很好。」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說。

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PK - 辦公室

@老獅


辦公室的桌子,常常會給在故事裡扮演重要的角色。

有的人喜歡躺在桌子上面,有的人喜歡鑽在桌子底下。有的人蹲在桌子上面,有的人趴在桌子旁邊。

反正沒有人會想像好好坐在桌子前面工作就是了。男人一邊覺得自己哪來那麼多怪想法,一邊看著眼前嬌喘的女人。

他們待在女人的辦公室裡「加班」,恐怕就是胡思亂想的原因。

女人說她工作做不完,要加班。要男人帶點吃的來找她,順便帶著工具來也可以。

「晚上沒人喔!」女人挑明著誘惑男人,掛上電話。

來不到五分鐘,小會客桌上的麥當勞都還沒吃兩口,女人就嚷嚷著做不下去了,窩到男人旁邊吃薯條。

「不是說很趕,快開天窗了,所以晚上不能約會了嗎?」男人大皺眉。

女人馬上就被推到辦公桌旁邊,手扶著桌子。委屈的看著打斷她吃薯條的男人。

平常很少見到女人這樣的形象。合身的背心跟俐落的短裙讓女人透出專業助理秘書的形象,簡單的絲襪跟黑色粗跟的高跟鞋讓男人見識到平常躲在牛仔褲底下的美腿。雖然說女人不只一次在男人面前脫褲子過,但是男人承認他的注意力都被別的地方吸引走了。

「可是……這樣等等不就更做不完了嗎?」 女人用無辜的表情看著男人。

「……」男人只是盯著她。

「裙子……要拉起來嗎?」

「脫光好了,直接脫掉。」

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一會就快速的脫掉了裙子絲襪跟內褲,下半身只穿著高跟鞋,手肘撐著桌面翹起了屁股。動作快的讓男人挑眉。

「對了,確定不會有人突然進來吧?」男人語氣轉柔。

「嗯嗯,不會,這裡只有我跟老闆可以進來,老闆去外地了…啊-」

藤條畫出半弧,漂亮的落在女人的翹臀上。疼的女人猛然彈起上身。

「馬上就用重武器!!」女人沒料到男人今天出手那麼狠。

「自找的你,等一下保證你效率加倍!」

一開始就出籐條的效果,就是每一下女人都會痛的瘋狂前後扭動屁股,手卻不敢離開桌面。男人看到女人已經緊緊握住雙拳了,手上稍稍減輕力道,好讓女人不至於不顧一切的逃開。女人開始粗重的喘氣了,但是男人在「處罰」她的時候,規矩是很嚴的,她不敢哭,也不敢伸手妨礙到男人揍她。

十下屁股打過,男人貼近女人,一手輕輕揉著發燙的臀,一手從她桌上拿起她的尺。

女人挽好的髮髻散出了絲絲髮絲,開著冷氣卻也額角滿是汗水,眼框更是濕潤。

男人一手按在她的腰上,用很輕的力道告訴女人「再給我趴好,屁股翹高。」一手的尺打在女人聽話的屁股上,藤條造成的腫痕旁邊頓時泛起紅暈色。

不知道是因為地點的關係,還是打的方式不同於以往。女人比平常更快用完了額度,整個半身趴在辦公桌上了。男人停下了手,把女人扶了起來。順手抽了張桌上的面紙幫她擦了眼淚。
只有在這種時候,知道屁股不會再挨打了的時候,女人會給男人一個抱抱。

突然,鑰匙插入門鎖的聲音響起。

帶著帽子的警衛半推開了門,看著坐在辦工作前打電腦的女人,露出了理解的笑容。

「挖想說頭家謀低,這那ㄟ午光,看幾勒。拍謝,妳謀營。」

門重新關上,女人看著被門擋住的小會客桌上,藤條還擺在上面,吐了吐舌。

「喂!」男人從辦公桌下面出聲,「妳不是說不會有人來?」

「欸,一時忘記。」

「搞屁啊,害我一個主動像是情婦一樣躲在桌子下面。」

女人聽到笑了出來,也蹲下來調皮的說:「沒辦法,現在這裡我最大。你只能聽我的。」

男人眼神殺過來,害女人頓時噤聲。

「很好,有本事你就站起來啊,不要給我坐著跟他說話。」男人狠狠的一掌拍在女人來不及穿好裙子的裸臀上,女人哀叫了一聲。



*寫作後記*

就這樣一週老獅,一週梅子。我們共同創作的系列,在一通突發奇想後的電話後過了一個月。

好神奇。

真的很感謝她願意陪我發這種怪夢,但是當我看到補上慾望的缺口裡的成人展後記後,我突然覺得我到底找到了一個多強大的人合作阿阿阿阿!

然後感謝就不只感謝了。

我也想盡點力,可是現實上的助力實在太少。

那怎麼辦呢?

所以親愛的讀者朋友們,假如有一天隔週末你們近來看文,發現該梅子的日子,卻是老獅寫的時候,請不要失望。因為這時候,她一定是在完成更厲害的夢想。

而這是我能幫忙她的一點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