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PK - 誠實

◎梅子

男人希望女人能夠自己說自己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不要什麼,不確定的東西可以由淺入深慢慢試。心裡想要嘴上喊不要的場景男人並不喜歡,當女人哭喊『不要打了』他總會立刻停手。

『可是,這樣好像變成你在聽我命令,雖然是你打我屁股,主控權卻在我身上?這樣好奇怪喔。』女人疑惑。

「噢,你不覺得這世界已經到處都充滿謊言了嗎。滷味攤阿姨見到誰都喊帥哥,服飾店店員看你手上拿什麼都說好適合你,女星自稱G奶,鄉民自稱30公分,抗漲商品價格不變容量卻縮水,候選人當選後說政見都沒有改變只是完成時間稍微延後。」男人微笑著說,「我覺得誠實最美。當你誠實面對自己的慾望,紅著臉來跟我開口說你想挨打,我覺得好美。當然,你可以盡量點菜,我保留煮不煮的權力(笑)。」「當你說『不要』,若是真的我停手是正確的;若是假的明明就還很想要,那麼不好意思,欲求不滿就會是你的懲罰。」

『是是,連安全字都省了。』女人問,『那麼,你也會對我誠實嗎?』

「是的,每一個命令都會是我最真誠的願望。」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PK - 兩種身分

@ 老獅


男人想要跟女人見面。

提到見面,女人都會表現的很緊張,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大部分的時候順序都是先假裝很緊張,喊著說怎麼辦怎麼辦,你要來我好怕喔。不過你沒時間來我不用怕(鬼臉符號)。

然後等男人明確的告訴女人真的會去的時候,她才開始真的緊張。

「不會吧,你有空喔?可是可是我有約欸,我約很滿真的你不要白跑一趟啦。不乖?我很乖阿,蛤?拒絕你就算是不乖?怎麼這樣啦~~。」

夾纏不清的對話一直續整晚,直到男人動了氣,拿出另一個身份來壓女人為止。

「= 口 =」

一但拿出第二個身份,女人就會暫時失去說話能力,只剩下表情符號。

男人一直覺得,他能把這兩種身分切換的很好。

當男人是一般模式說話的時候,他只是個普通的男人,喜歡跟女生聊天,願意幫女生跑腿,提東西,被人說體貼溫柔的男人。

當他切換過另外一種身分的時候,就不一樣了。

他會對女人的錯誤毫不留情,可以無視女人的眼淚攻勢。手上的工夫常常讓女人疼的滿床亂滾,又不至於受傷的地步。

這時候他是跟溫柔體貼絕緣的男人。也是跟愛絕緣的男人。

不適合,第二種身分他覺得不適合談情說愛。當然這樣講不是太好,圈子裡不乏甜蜜的雙雙對對。只是如果對女人動了情,愛上她。那眼神的力量就會少了20 % ,女人就有了可以反擊她的撒嬌武器。當實行處罰的時候,就算如何的冷靜,也是想抱大過想要揍她。

女人是拿來教育的,女朋友是拿來寵的。

所以很多年來,不管哪個伴,他都好好的扮演著兩個不同的角色。這也是為了女人好。

他們要做的事,比肌膚接觸還要親密,還要私密。但是卻又必須純粹的東西。如果混入了雜質,就會破壞了那種感覺。

理由、愛撫、規矩、碰觸、身分、遊戲、話語、溫柔、喜歡、情愛、甚至是性。

一切都是不純物。

只會毀了那份感覺。毀了兩個人最初的感覺。


女人知道要見面後,有好幾天沒有上線了。男人知道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太忙,造成同一個城市裡的「時差」。但是女人也很少那麼久不出現,這讓他稍微有點焦躁。

他很想趕快確認見面的時間。

不適合讓女人知道,但是他很想見女人。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女人的視窗跳出來了。

「欸,你什麼時候會來?」女人害怕完就會轉為期待,每次都這樣。遇到她的時候,男人也很訝異她有這麼喜歡。有這麼主動盼望。

男人大概跟女人說了個時間,開始思考這次見面的細節。

女人這時,卻說了句話,一句幸好,不是當她趴在他的膝蓋上時候突然告訴他的話。

應該不會的,卻給了他不小的震撼。

「欸,我男朋友要來找我欸!!」

男人一時之間,久久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擠出一句:「沒差,改天就好。」

「恩,好阿。」

她也有兩種身份了,男人默默的旁白。

2012年8月11日 星期六

PK - 五分鐘的距離

◎梅子

經歷過幾次遠距離戀愛後,女人發現,五分鐘的距離最美。

那大概是下雨天沒帶傘跑一下就可以到的距離,大概是懶得動又肚子餓時願意下樓買個麵的距離,又大概是誘惑女人偷閒半日見見男人的距離。

他們在Facebook上認識,大概從彼此動態中發現價值觀還蠻相似的,大概在抱怨天氣時發現他們天空不遠,大概是從朋友的朋友變成朋友。直到他們交換了MSN、交換了電話考慮來個晚餐約會時,才發現他們根本住在同一條路上。走路五分鐘,有點親密又有點自由、有點黏又不太會太黏的距離。

女人小時候有一個秘密基地,在她被逼著午睡或晚上聽完床邊故事時,她就會去那裡玩。在女孩床邊牆上有一個神祕的隧道,外表看不出來,但女孩就是知道在哪裡,隧道小很擠,有時後是溜滑梯往下,有時後要擠著往上爬,來到一個簡單白色牆壁的房間,沒有裝潢只有簡單桌椅的普通住家。那就是女孩的秘密基地。有時後她也會從外面街道爬著白色樓梯上閣樓進入秘密基地,在裡面悠閒的休息、看看書、幹些孩子的小搗蛋。不知道什麼時候女人失去了它。大概是女人意識到那是夢時,失去了相信它為真實、也就遺忘了進去的路。

踏進男人的房間,女人突然想起她的秘密基地。在那裡她很放鬆,電視名嘴的吵雜、窗外偶爾經過的麻雀、樓下機車發動的聲音都變得遙遠,像是音訊被抽離又被轉小聲。女人輕輕地跟男人搗蛋,帶著砰砰砰的心跳趴在男人腿上,很專心很專心的感受男人的巴掌,身體一顫一顫地回應每下的疼痛。把無聊的教條都忘掉,男人女人清楚感覺到彼此的體溫,睡覺、胡鬧、擁抱。

因為距離很近,時間像是D罩杯乳溝輕鬆擠一擠就有了。天亮提早30分鐘起床,女人散步到秘密基地討個早安吻再出發上班。夜晚應酬後帶著濃厚酒意,女人請計程車司機提前一個路口停靠,在秘密基地裡翹著屁股靠疼痛醒酒。直到有一天,男人淡淡的說,他換工作,一週內就要搬走了。

『嗯。』
「還是在台北,又不是馬祖,還是可以約阿。」

她沒接話,緊緊的抱住男人。
這感覺就像是畢業典禮,你知道還是可以約啊,但已經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見到的了。
秘密基地四十九天,女人又要失去秘密基地入口了。

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PK - 服務


@老獅

有人說過,SM裡面的S,不是Sadism,而是Service。

感覺自己好像在做服務業業務一樣,要去找客源。找到以後要多聊天,保持聯絡,讓對方喜歡你,樂於跟你互動。然後才可以提出業務上的要求,選定時間面談,用各種方法說服對方,卸下心防。達成第一步。

然後,正式開始後要注意每個細節,觀察對方的癖好,了解對方的心情。最好能不用問就讓對方感到無比的滿足愉悅。絕對不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要服務到最後一刻,讓對方覺得心滿意足的回去。

做好售後服務,以期待有下一次再續。

不管是初見面還是已經熟識,男人都保持著這樣的態度。隨著自己從生手到有了經驗,男人覺得他最不能接受的,是玩弄。

把喜歡被打屁股的女生,當作「可以打她屁股」的女生

好幾次,在聊天的過程中,女人落寞的告訴他過往遇到的不良人,是如何如何的改變了她心。他只是聽,就很揪痛。

當然,他不是什麼偉大的人,沒有資格干涉他人。也沒有本事挽救人心。只能盡量的去對遇到的每個緣分,多珍惜一點點。

結果,當然不如他所想的,不但不能得到幸福,而且,還犯了更多的錯誤。

就在好多年的緣起緣落中,他只獲得了一個東西。

「你到底喜歡SPANKING的什麼感覺呢?這麼多年來。」

男人答不出來,他忘了。

這麼多年來,他得到的,就只有服務的好習慣而已。

2012年8月3日 星期五

[公告]請注意 週末城市劇場即將開演摟

有在看這裡的朋友,除了先感謝您的到訪,並且跟您預告一下。

從本週六起,每個週末,城市男女故事即將上演。本週六由老獅主筆開場摟。

本台特別邀請到資深BLOG作家共同創作,希望能帶給各位快樂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