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3/30 星期三 沉澱太久快變沉睡) 關於管教

最近的感觸是,對自己不夠清楚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一忙起來一個禮拜都不夠用,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一種是怎麼睡怎麼休息都不夠,一個禮拜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兩種生活我都經歷過。而且還找不到平衡點。兩害取其輕,我現在比較希望是忙而不是閒。

很多人開始SP始於年輕時代,正在求學。求學有成績壓力,有必須自我管理的壓力。年輕學生大多數無法好好掌握這些。身體裡的SP因子也就這樣被觸發了。

來管教我吧。

對於被動,或是對於女孩來說,要求一個人打她屁股實在是一件很害羞的事。這種害羞程度已經可以成唯一種調教了。「說,妳想要我對你做什麼?」「請打壞女孩的屁股吧....」這樣的對話,SM小說文學裡多的可以當範本了。自己說不出口,所以需要用一種方式,正當化,這樣的行為。好讓自己趴下來掀起裙子的時候可以這樣想:「矮油我也不願意阿,但是沒辦法嘛。」

然後在害羞跟興奮中正當的挨打。

這就是管教的模式,我自己認為的。最近一直聊著這方面的話題,也帶回了我ㄧ些過往的經歷回憶。對於管教每個人可能定義都不同,做法也各異。我是基本教義派,要做就是徹底。我討厭假管教之名行玩樂之實。一但啟動管教,我更希望的事你不要被我打屁股而不是一天到晚都有打你的機會。

至於其他主動怎麼想,那就不是我能管控的了。

至於管教與感情,在我的經驗裡是互相牴觸的。感情上必須疼愛,管教上則是嚴格。兩者對我來說無法並存。也很難說前一秒板臉孔後一秒抱抱。但是管教不需要感情嗎?

我還是覺得需要。

我無法分類這樣的感情,但肯定有。不像是愛情,多一點親情的模樣。但是不是血緣的那種羈絆,比友情多多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也沒有那麼簡單。
但沒有什麼感情的話,不可能在乎你的一切。不可能聽到你做了錯事,傷害了自己就覺得不捨跟難過。不可能板起臉孔斥責而不是安慰你說過去就算了別在意。不可能時時刻刻念玆在茲都是你的生活一切。把自已的時程表跟你的時程表搭在一起。

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怎麼可能只是玩玩?

只是當你找到了一個新的路程的時候,有另一個人陪你走的時候,再不甘心也得放手讓你走。還要笑。

這樣的感情要說缺了什麼一起走下去理由。我想,叫做名分。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3/11 星期五 TIME) 每天每天

當初說好,對自己說好,每天多少多少都要更新經營這裡一點。

但是即便是夫妻也不太可能每天都性致勃勃,每天都在寫SP BLOG感覺像是個天天發情的狗一樣,很怪。

雖然我已經很怪了,但是我還是會害羞的(被丟罐子)。

我是一個很容易陷入興趣的人,而且一陷入就會很久。無法自拔。如果沒有特殊機緣我是不會輕易退出的。我知道那樣的壞處,興趣無害就算了,只要有一點點不好,那就很容易出事。

SP 應該是無害的,但是很容易出事。就像是美工刀一樣。

幻想的時候是天馬行空,毫無顧忌。寫的時候就小心翼翼,跟寫圖書故事差不多心情。幻想的時候都快轉前面,重點播放。寫的時候要細心鋪陳,到高潮前的過程長的令人焦慮。要淡一點?要色一點?每天每天這樣思考,好累喔。

快變抱怨文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SP,很喜歡寫。我想只是一時腰痛罵人而已。

上班前走到了全家買點喝的,我還是在想這個問題。這問題問人沒有用,問人沒有解答,只有自己找答案。

我應該每天都要很色嗎?

不必吧?

不過,我應該要每天都很誠實。

這聽起來就對了。

不必每天都很色,不過每天都要對自己誠實。

這就是我的答案。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3/9 星期三 要堅強) 一半

我做事常作一半。

未完成算一半,半途而廢算一半,半調子,自我感覺良好也算一半。

今天不知為何,處處都有感觸。糟糕的是都是一些不好的感觸。雖然有助於反省思考,但是似乎沒啥幫助。
下班前本來想抓助理聽我發表一下思緒,但是她用一臉求我放她走的表情看我。
「我要趕著去買東西,店只開到十點,拜託要說什麼明天再說,你要寫下來也可以。」她丟下話就跑了,我也很乾脆的把說到嘴邊一半的話吞下去。

我有兩個很不錯的朋友,三個人各自開了BLOG。一個善於精密撰寫,圖文並茂,每一篇文章不是很實用不然就很賞心悅目。雖然可能沒有達到量產,但是質勝於量。另一個雖然她貪多嚼不爛,東寫西寫讓我也搞不清楚它到底經營了幾個地方。但是篇篇短小精悍,撼動人心,沒有廢話的直挑情欲點。成為台灣SP界的BLOG代表。

我呢?

要論量,不輸兩位。但是篇篇挖坑,篇篇大洞,發大夢卻不求實現,搞的自己剛爬出來就摔進另外個洞。典型的自作自受。

要論質,我這裡倒是專一。執著的在SP文裡求新求變求特別。但是自己本事不足又愛自我抬升,跳不出圈子,就像笑話老梗,難以博君一笑。

十足十的半調子。

自我安慰一下自己,也別太苛求。一個凡人要思考開門七件事。老闆又希望你心思多放在業務上,365天以公司為家更好。要照顧自己的家,要照顧底下很多的人。處處豈能討喜?有得必有一捨。只是一捨是捨棄自我,難免不甘。

早上與朋友相談,我說計畫太多,完成不了。心裡想著前幾週才說除了工作之外也要把寫作排進行事曆中作為安排,確實執行。這個到現在也沒執行。汗顏。

朋友問我,有啥計畫?

「下載人生」正入高潮點,是該下筆。這一段幾年前思考至今,也是時候成型了。

最近食了幾部作品,頗有思緒。腦中浮現許多奇幻故事,「改變世界的SP」也該來把這些思緒化文。好好的寫幾段。

說要設計遊戲,為了不讓遊戲單薄,我也寫了「尋找主人的遊戲」這故事,想當遊戲的背景設定。雖然差不多快寫好了,但是沒有寫完就是沒有寫完,說多少理由也改變不了還有一半的事實。

「黑之翼少年」從去年的ZERO,到現在還是ZERO。

還有每天的心情點子,都是斷斷續續了。

朋友建議,心情先寫,心情感想過了就難以回憶。我頗認同,所以夜半不睡,打了這篇,希望能起點自省效果。
沒關係,只要方向正確,堅持的走,有天能量必然會累積,爆發出火花。但是就怕你做事且戰且走,虛晃一招。餅畫的再大也充不了飢。連自己都不能滿意,如何讓人認同?

想了許多,還是沒有抓到該如何走,我話題一轉,說:「上次看到黑色月亮想將『戀愛徵候群』改編成『SM徵候群』欸?」我喜歡聽歌詞有趣的歌,而且這首我在大學吉他社還練過。「她沒改完,我來試試續寫?」

「好阿,她應該會喜歡。」朋友說。

「但是我又不懂SM,會不會寫成SP徵候群了。」

「沒關係啦,反正她也喜歡SP。」

「那就試試吧,如果寫的出來,順便自己來唱。」

我想,我又挖了個坑,自己跳下去。



PS 叮噹的『一半』這首歌雖然和本文沒啥關係,但是相當好聽,推薦。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3/4 星期五 起床呆) 續 聽到你的聲音

理當所然的,我有把上一篇日記寄給她。

也很理所當然的,我很期待它會怎麼回信給我。
她會很開心的回說「我也這麼覺得」嗎?
還是回說,「我也很想你」呢,不過這個機率比較小,我知道。

但是她沒回。

過了幾天在MSN見到她,像平常一樣的聊了一段後我就忍不住問,「寶貝阿,你收到信了沒?」

「有阿,但是我很無言」

無言?

是覺得我太肉麻嗎?她搖頭。

還是…

「小獅,我覺得你好像一定要把你愛我跟你想SP我畫上等號。好像如果沒有SP我就不完美一樣。」

讓她這麼覺得阿,不過我也猜到大概是這樣。

我自己覺得這是不同的事。我想表達的是,身為一個SP愛好者,能SP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女朋友也願意,當然是很美好的結局。但是就算沒有,有你就足矣,只有聽聽聲也可以。
我愛你,跟我想拍拍你,是不一樣的事。

「但是,小獅。我想你要知道,我跟你對SP的感覺是不同的。」
「SP之於你,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即便你沒有特別去做什麼,它還是會在很多時候出現在你身邊。但是對於我它只是很小的一種興趣,偶而有趣,一但有別的更有趣的事,就可以完全不想的。」

精準。

雖然我現在也慢慢的淡了不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去做一些太過度的事。有些責任要優先,有些未來要預先準備好。我要準備好一個家,一些能讓我們不會擔心憂慮的存款。一個能讓你安心我能期待的事業。然後,隨時等你點頭,我們一起進入這樣的生活。
但是就像妳說的,SP實在很難完全離開我。我甚至開了BLOG,不管有沒有人想看我還是努力的寫來取悅自己。

前一陣子遇到好久不見的琥兒,我想她曾是很多男SP同好幻想,女SP同好崇拜的人物。敢言敢作,率先用BLOG方式呈現了自己的喜好,創作了「杖臀全刑」這樣雄偉精妙的作品。但她現在宜家宜室,專心的當個偉大的媽媽。她說為了不要讓小孩學到錯誤的東西。她也不再讓老公打她屁股了。自然也鮮少上網。

SP是個什麼?取決於自己。你想它是什麼就是什麼。我今天不是想寫命題作文,論述SP之於人的論說文。如我常常寫在這裡告訴自己的,要用最自然的方式去與它相伴。不要讓SP掌控你全部的生活。我曾經迷失過,彷彿中毒。我當時問朋友說,我是否已走火入魔?她回說:我想你早就了。我當下很驚嚇,也深深覺得這樣不行。

現在這樣我覺得很好,生活輕鬆。除了創作會讓我有點抱頭以外不會有什麼苦。去年我還是有去了一些聚會,也實踐了一兩次。但是我不再想著如何去實踐「實踐」這件事。當成是緣分,我們就有緣相見,無緣下次。無須強求。

「所以,妳是想說,小獅,拜託你不要黏著我說要聊SP?」我笑問。

「不,我是想說,小獅,你幻想的時候別拿我當你的對象。」她笑答。「我現在聽到誰要SP我,包括你,我都會不開心,真要說,我還比較想SP別人。」

喔喔!

寶貝阿,抱歉喔,我沒辦法不想妳。因為我時時刻刻都想著我們一起攜手的未來。所以我還是在幻想裡帶入了妳。但是就算妳變成主動,我也喜歡。

我們哪天一起出席某個聚會,以雙主動夫妻自介。多有氣勢阿!(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