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2/28 星期一 樂) 聽到你的聲音

禮拜一休假,可是今年看起來禮拜一常常都是國定假日,虧了。

不過因為禮拜一休假,得以打給她,她正巧從韓國出差回來,覺得像是心靈相通般的巧合。
我說:「嘿,我是小獅。」,她回你好,我難掩莞爾的笑了。
她的聲音聽起來如往常一般,很有精神,爽朗。我放心了,而且好開心。

跟她的距離很遠,此外兩個人上班的時間也不同,還有跨過ㄧ個海的隔閡。平常很難聯繫。每每我晚上十點下班到家,這已經是我能夠最快的時間了,但這也是她累了一天的休息時候。如果MSN他不在線上,拿起手機總是猶豫再三,我怕吵到她,雖然她應該不會介意。如果MSN在,多半她的程式還寫不完,正在努力的加班。

「早點睡喔」只剩下這句話能叮嚀。

07年認識了她,記得是我寫了信給她,厚著臉皮希望認識她。靠著email交談。08年三月,按耐不住後,對她表白了愛意。
她沒有給我答案,但是給了我無盡的溫暖。

她說喜歡我的文,她自己寫的一手好文。
她說喜歡我的歌,我的破嗓爛吉他她也好聽。

以前持夜聊天的時候,她妙語如珠,我插科打渾,兩人總是可以天南地北的聊,聊上多久也不累。
現在就算只是你好嗎,我現在很忙,下次跟你聊。這樣的短短數語,雖然是遺憾的句子,但是卻不是遺憾的聲音,反而十分令人開心。

喜歡,聽到你的聲音。

當然我也很想抱著妳,攬著你的妳,親吻你的妳。

想捧著妳的臉,用一個呼吸的距離說話。耳朵貼著耳朵的告訴妳我有多愛妳

想在可能被人看到的時候偷拍一下妳的臀,被妳翻白眼,捏我一下。

想逗妳開心,做了很多事討你歡喜,終於答應把妳的身子伏在我的腿上,我低頭輕吻妳的耳廓,用同樣的力道拍打妳的屁股。我想我的唇會感覺到妳耳朵的熱度。心裡會變成同樣的溫度。

但有妳的聲音也就足矣。

足矣。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2/26 星期六 思索中) 醫院

標題雖然是醫院,但是我沒有生病。

我只是正思索一些事情。

每天在這裡寫文就像是跟自己對話,坐在電腦前打字給自己看。試著把自己的感動轉成一種紀錄。我期待它有一天會發酵,或是變成一種催化劑。
不過還是有很多東西,我不敢寫,雖然很想。
寫那些東西就像是文對自己自慰一樣。能夠觸動自己但是很難講給別人聽。非大眾愛好。沒有邏輯。敢把自己的喜好赤裸呈現的人,我其實很佩服他們。那是一種藝術。

我不是作家,我也不是藝術家。我只是個胖宅,膽子很小的胖宅。如果我真的那麼想澳讓大家喜歡我的作品我也可以去專心寫些大眾口味的東西。不管是推理小說、愛情文藝還是純粹的色文都可以阿。我偏偏去寫SP小說。寫就算了,還硬要加點科幻,加點推理,加點愛情的東西在裡面。

我有沒有真的純粹的抒發過?

有。

我國中一開始喜歡寫SP的時候,我寫了很多,題材也多,內容沒有。有的就是刺激。我毫不客氣用真實姓名下去作人物。沒什麼原因,就是在性幻想。
那些東西純粹,可是公開可能要吃上不少罪。我通通在離家的時候,一把火燒光,毀屍滅跡。

後來在網路上創作,我現在雖然盡可能保存所有的文跡。但是還是沒辦法。就現有的看來,「醫院」是最不做作的一篇文。起於自己的興趣。藉著幾個朋友催化發酵,有了這篇故事。文不長,區區兩千字。但是要我再多寫一點,我不願意,也辦不到。
要我再寫類似的故事。我想也是很難。

因為天時不在,地利難求。甚至人之間的關係,多年來變的太多了,再也找不回那時候的和。

只能留跡此文,待多年相思。



【醫院原文】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2/24 星期三 緊張) 為了做自己準備

我的工作每天要跟很多人接觸,要不停的思考別人的想法。說話要得體有感度。如果沒有辦法合拍的互動,就是失敗。失敗的下場多半是不信任跟斷絕來往。所以說話要多,也要到位。

其實一下班後的我,根本不是個這樣的角色。我喜歡獨自思考多過交談。喜歡做自己的喜好勝過出去應酬。

常被人說宅,今年更晉升為胖宅。因為足足胖了十公斤。

宅不是一種罪,只是一種可能不被認同的生活態度。但是為什麼喜歡安安靜靜的坐著看書是叫做文靜,安安靜靜坐著上網打電動就叫做宅,這我也無法理解。
今年家族聚會,是逢樂透彩飆漲。一群姐妹姨親互邀出去喝咖啡,買樂透。沒去的人也有別的節目。頓時本來十幾的人的房子剩下我ㄧ個人。我沒有跟任何人出去,自己拿著島田莊司的名著看。這本推理小說早就久仰其名。當兵時看過它的簡陋板。現在買了最新的翻譯板在看。

老爸一來看到我一人獨自看書,問我:「你怎麼不去跟他們喝咖啡。」

我無答。我跟著去喝咖啡,然後一邊看書一邊有一搭沒依搭的聊天比較好嗎?

我想不管我怎麼答,答案都能任意被解讀。我只是現在就想這樣做。

宅尚且如此,不曉得SP愛好會被解讀成多變態?

但是我最近在這愛好下做了什麼嗎?也不過就是開了這個站。每天攪腦汁思考更新什麼會讓看的人喜歡。看著點閱率一會笑一會愁。今天懶惰就偷偷到床上睡覺,隔天在因為又沒有照進度寫自我厭惡。

我跟一些部落客有什麼分別嗎?

為什麼午們必須躲躲藏藏這個問題已經問了又問。躲的人還是躲,不在乎的還是不在乎。我們的鄰居已經站出來行動了,我們還是把自己躲在社會的暗處。偷偷上網呼吸。
但是熟我的朋友也知道我絕對不是會站起來大聲喊著「走出去吧」的人物。再我年輕衝動的時候上且沒有這樣做,現在我已不年輕。更是不會。

但是我正逢要計畫自己半生的年紀。我要準備出一筆錢。我要規劃我的後三十年的人生的路。然後還必須要替另一個人留下一個位置讓她後三十年的人生安置安穩。

做計劃的時候,你年輕時代做的所有事情。有的要捨。有的要留。

你可能不再收集郵票,只留下集郵冊。
你可能不再打遊戲,改玩每天看紅線上綠線下的遊戲
你可能不再每週追著週刊進度。不再飆車競速,改為陪老闆健康騎單車。
但你也可能這些都留下來在你的人生中。

我想,我還是會留下SP。
至於用什麼形式留下來,我還在想。

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2/18 星期四 好忙) 又來碎碎唸

最近發文頻率明顯的變慢,但是我都有認真寫!

無病呻吟沒什麼好看的,當然是能不寫就不寫。沒頭沒尾的也盡量少一點,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但是總要將心比心。
所以我發現我最近短篇開始多了,也多虧了經營這裡。
但是要到每天寫一篇,要有內容,那真是有點要命。朋友很乾脆的放棄了,追求品質不要量。但是我這個人不喜喜歡認輸。死不服輸。

看到有人要為台灣同好架設一個論壇,祝福他。我自己沒有那麼高的志向,我不是某某大咖,我也沒期望在SP界有幾兩重。我想做我自己,現在很多人喜歡說「做自己」,那可是很難的事。

刃牙裡的拳雄烈海王說:「沒有覺悟的話,就絕不能說出口。」當他違反這個信念的時候,他失去了一隻腳。

打開以前的本子,有好多的段落,只存在我的腦中。有些我也快要忘記了當時的感受,自己都覺得羞愧。
如果口口聲聲說我有多愛寫,卻遺忘了那些片段的感動的話,那還真是覺悟不足。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2/9 星期三 再開始)

(2/8 星期二 上班了) 過了年

有人說越長大,過年就越是苦差事。我想大概是他跟我一樣,我們長大了,又還沒長大。

好久沒在這裡碎碎念,不過我想這裡的讀者最不喜歡看到的也是碎碎念(笑)。

不過今年一開始,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回了一些老朋友。

「好久不見」我說了很多這句話。

心裏是很高興的。當然過去種種也都會想起來。要說沒有一點點忐忑不安是騙人的。畢竟失聯不是毫無原因,我這個人的缺點又是難以自制,這我懂。

只能希望新年是新希望。

那我也對這裡許個願望。

希望每個系列我都能繼續創作出新回。

希望能再多寫一點300同繪文,今年能到一百篇。

最後希望大家平安。

而我能見到妳。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