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 星期日

遊記~9/9 台北藝穗節 "你就是SM的最佳男女主角"&"緊縛調教室"

俱樂部位置在一個很妙的地方

坐到市政府站 印入眼簾的是「秋霜烈日」的梅花,條子的大本部就在這裡,我卻要往裡走,找尋一場條列為未滿十八歲不可入場的地方。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5/9 星期一 久久沒來) 孤獨之道

我沒有忘了這裡(先強調)

最近過的很好,尤其在同好圈這邊的生活,很好、非常好。這幾個月遇到了很多新朋友。人都很好。有人說過在這個圈子如果能有人跟你非常的合拍,是一種幸福。那我最近十分幸福,那樣的朋友,不只一個。謝謝你們。

但是以前我也覺得,也跟很多人說過。我很喜歡寫作的時候,跟別人聊故事,比較會刺激靈感,也很容易因為有人看而寫的更快。

後來發現,我可能誤會了,這樣的效果,不是誰都可以,可能只限於某個特定人物。

如果只是想寫寫blog,或是抒發感情,那不需要什麼特別的能力,願意就可以了。

但如果要把自己的信念化成實際,那就是一條很艱辛的道路了。

要專注,要執著。有人陪一段路說話很好,但是更多時候要自己走。孤單寂寞也要走,被人嘲笑不屑也要走。

能忍受孤獨的人,才是強者。

我暫時沉醉在幸福中,每天把有限的字數用在打msn上。但是我還是在蘊量著力氣,準備接著走下去。

繼續當個往強者的路上堅持的凡人。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4/10 星期日 安靜)你怎麼會覺得我快樂?

你說,謝謝陪伴。

我說,祝你幸福。

這樣算不算分手?

你是個很特別的孩子,而我第一次跟妳說電話的時候苦笑,我怎麼老是遇到這種特別的孩子。

你徹底的純白,但是有某部分被染上了黑。我覺得沒關係,因為那能襯托出妳的其他部分有多白晰。染黑你的人有錯,妳沒有錯。但是妳卻苦惱,怕是自己的錯,以致於把自己投入了瘋狂之中。

我擔心你錯,用了些手段強要了妳,把妳困禁在我身邊。讓你跟著我,不讓你離開。

因為至少你跟著我,我做不了太多傷害你的事,頂多稍微欺負妳。

妳抗議,哪有稍微。
我一邊打妳屁股,一邊否認:「還好啦......。」
妳用不甚清楚的聲音跟肢體動作表達妳的窘迫。

其實不是我陪伴你,是妳陪伴我。
其實不是我教導妳順從,而是妳教導我珍惜。
其實不是我帶領你,而是妳帶領我期待每一次的相遇。

如今,妳走了。

妳怎麼會覺得我快樂?

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3/30 星期三 沉澱太久快變沉睡) 關於管教

最近的感觸是,對自己不夠清楚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一忙起來一個禮拜都不夠用,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一種是怎麼睡怎麼休息都不夠,一個禮拜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兩種生活我都經歷過。而且還找不到平衡點。兩害取其輕,我現在比較希望是忙而不是閒。

很多人開始SP始於年輕時代,正在求學。求學有成績壓力,有必須自我管理的壓力。年輕學生大多數無法好好掌握這些。身體裡的SP因子也就這樣被觸發了。

來管教我吧。

對於被動,或是對於女孩來說,要求一個人打她屁股實在是一件很害羞的事。這種害羞程度已經可以成唯一種調教了。「說,妳想要我對你做什麼?」「請打壞女孩的屁股吧....」這樣的對話,SM小說文學裡多的可以當範本了。自己說不出口,所以需要用一種方式,正當化,這樣的行為。好讓自己趴下來掀起裙子的時候可以這樣想:「矮油我也不願意阿,但是沒辦法嘛。」

然後在害羞跟興奮中正當的挨打。

這就是管教的模式,我自己認為的。最近一直聊著這方面的話題,也帶回了我ㄧ些過往的經歷回憶。對於管教每個人可能定義都不同,做法也各異。我是基本教義派,要做就是徹底。我討厭假管教之名行玩樂之實。一但啟動管教,我更希望的事你不要被我打屁股而不是一天到晚都有打你的機會。

至於其他主動怎麼想,那就不是我能管控的了。

至於管教與感情,在我的經驗裡是互相牴觸的。感情上必須疼愛,管教上則是嚴格。兩者對我來說無法並存。也很難說前一秒板臉孔後一秒抱抱。但是管教不需要感情嗎?

我還是覺得需要。

我無法分類這樣的感情,但肯定有。不像是愛情,多一點親情的模樣。但是不是血緣的那種羈絆,比友情多多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也沒有那麼簡單。
但沒有什麼感情的話,不可能在乎你的一切。不可能聽到你做了錯事,傷害了自己就覺得不捨跟難過。不可能板起臉孔斥責而不是安慰你說過去就算了別在意。不可能時時刻刻念玆在茲都是你的生活一切。把自已的時程表跟你的時程表搭在一起。

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怎麼可能只是玩玩?

只是當你找到了一個新的路程的時候,有另一個人陪你走的時候,再不甘心也得放手讓你走。還要笑。

這樣的感情要說缺了什麼一起走下去理由。我想,叫做名分。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3/11 星期五 TIME) 每天每天

當初說好,對自己說好,每天多少多少都要更新經營這裡一點。

但是即便是夫妻也不太可能每天都性致勃勃,每天都在寫SP BLOG感覺像是個天天發情的狗一樣,很怪。

雖然我已經很怪了,但是我還是會害羞的(被丟罐子)。

我是一個很容易陷入興趣的人,而且一陷入就會很久。無法自拔。如果沒有特殊機緣我是不會輕易退出的。我知道那樣的壞處,興趣無害就算了,只要有一點點不好,那就很容易出事。

SP 應該是無害的,但是很容易出事。就像是美工刀一樣。

幻想的時候是天馬行空,毫無顧忌。寫的時候就小心翼翼,跟寫圖書故事差不多心情。幻想的時候都快轉前面,重點播放。寫的時候要細心鋪陳,到高潮前的過程長的令人焦慮。要淡一點?要色一點?每天每天這樣思考,好累喔。

快變抱怨文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SP,很喜歡寫。我想只是一時腰痛罵人而已。

上班前走到了全家買點喝的,我還是在想這個問題。這問題問人沒有用,問人沒有解答,只有自己找答案。

我應該每天都要很色嗎?

不必吧?

不過,我應該要每天都很誠實。

這聽起來就對了。

不必每天都很色,不過每天都要對自己誠實。

這就是我的答案。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3/9 星期三 要堅強) 一半

我做事常作一半。

未完成算一半,半途而廢算一半,半調子,自我感覺良好也算一半。

今天不知為何,處處都有感觸。糟糕的是都是一些不好的感觸。雖然有助於反省思考,但是似乎沒啥幫助。
下班前本來想抓助理聽我發表一下思緒,但是她用一臉求我放她走的表情看我。
「我要趕著去買東西,店只開到十點,拜託要說什麼明天再說,你要寫下來也可以。」她丟下話就跑了,我也很乾脆的把說到嘴邊一半的話吞下去。

我有兩個很不錯的朋友,三個人各自開了BLOG。一個善於精密撰寫,圖文並茂,每一篇文章不是很實用不然就很賞心悅目。雖然可能沒有達到量產,但是質勝於量。另一個雖然她貪多嚼不爛,東寫西寫讓我也搞不清楚它到底經營了幾個地方。但是篇篇短小精悍,撼動人心,沒有廢話的直挑情欲點。成為台灣SP界的BLOG代表。

我呢?

要論量,不輸兩位。但是篇篇挖坑,篇篇大洞,發大夢卻不求實現,搞的自己剛爬出來就摔進另外個洞。典型的自作自受。

要論質,我這裡倒是專一。執著的在SP文裡求新求變求特別。但是自己本事不足又愛自我抬升,跳不出圈子,就像笑話老梗,難以博君一笑。

十足十的半調子。

自我安慰一下自己,也別太苛求。一個凡人要思考開門七件事。老闆又希望你心思多放在業務上,365天以公司為家更好。要照顧自己的家,要照顧底下很多的人。處處豈能討喜?有得必有一捨。只是一捨是捨棄自我,難免不甘。

早上與朋友相談,我說計畫太多,完成不了。心裡想著前幾週才說除了工作之外也要把寫作排進行事曆中作為安排,確實執行。這個到現在也沒執行。汗顏。

朋友問我,有啥計畫?

「下載人生」正入高潮點,是該下筆。這一段幾年前思考至今,也是時候成型了。

最近食了幾部作品,頗有思緒。腦中浮現許多奇幻故事,「改變世界的SP」也該來把這些思緒化文。好好的寫幾段。

說要設計遊戲,為了不讓遊戲單薄,我也寫了「尋找主人的遊戲」這故事,想當遊戲的背景設定。雖然差不多快寫好了,但是沒有寫完就是沒有寫完,說多少理由也改變不了還有一半的事實。

「黑之翼少年」從去年的ZERO,到現在還是ZERO。

還有每天的心情點子,都是斷斷續續了。

朋友建議,心情先寫,心情感想過了就難以回憶。我頗認同,所以夜半不睡,打了這篇,希望能起點自省效果。
沒關係,只要方向正確,堅持的走,有天能量必然會累積,爆發出火花。但是就怕你做事且戰且走,虛晃一招。餅畫的再大也充不了飢。連自己都不能滿意,如何讓人認同?

想了許多,還是沒有抓到該如何走,我話題一轉,說:「上次看到黑色月亮想將『戀愛徵候群』改編成『SM徵候群』欸?」我喜歡聽歌詞有趣的歌,而且這首我在大學吉他社還練過。「她沒改完,我來試試續寫?」

「好阿,她應該會喜歡。」朋友說。

「但是我又不懂SM,會不會寫成SP徵候群了。」

「沒關係啦,反正她也喜歡SP。」

「那就試試吧,如果寫的出來,順便自己來唱。」

我想,我又挖了個坑,自己跳下去。



PS 叮噹的『一半』這首歌雖然和本文沒啥關係,但是相當好聽,推薦。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3/4 星期五 起床呆) 續 聽到你的聲音

理當所然的,我有把上一篇日記寄給她。

也很理所當然的,我很期待它會怎麼回信給我。
她會很開心的回說「我也這麼覺得」嗎?
還是回說,「我也很想你」呢,不過這個機率比較小,我知道。

但是她沒回。

過了幾天在MSN見到她,像平常一樣的聊了一段後我就忍不住問,「寶貝阿,你收到信了沒?」

「有阿,但是我很無言」

無言?

是覺得我太肉麻嗎?她搖頭。

還是…

「小獅,我覺得你好像一定要把你愛我跟你想SP我畫上等號。好像如果沒有SP我就不完美一樣。」

讓她這麼覺得阿,不過我也猜到大概是這樣。

我自己覺得這是不同的事。我想表達的是,身為一個SP愛好者,能SP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女朋友也願意,當然是很美好的結局。但是就算沒有,有你就足矣,只有聽聽聲也可以。
我愛你,跟我想拍拍你,是不一樣的事。

「但是,小獅。我想你要知道,我跟你對SP的感覺是不同的。」
「SP之於你,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即便你沒有特別去做什麼,它還是會在很多時候出現在你身邊。但是對於我它只是很小的一種興趣,偶而有趣,一但有別的更有趣的事,就可以完全不想的。」

精準。

雖然我現在也慢慢的淡了不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去做一些太過度的事。有些責任要優先,有些未來要預先準備好。我要準備好一個家,一些能讓我們不會擔心憂慮的存款。一個能讓你安心我能期待的事業。然後,隨時等你點頭,我們一起進入這樣的生活。
但是就像妳說的,SP實在很難完全離開我。我甚至開了BLOG,不管有沒有人想看我還是努力的寫來取悅自己。

前一陣子遇到好久不見的琥兒,我想她曾是很多男SP同好幻想,女SP同好崇拜的人物。敢言敢作,率先用BLOG方式呈現了自己的喜好,創作了「杖臀全刑」這樣雄偉精妙的作品。但她現在宜家宜室,專心的當個偉大的媽媽。她說為了不要讓小孩學到錯誤的東西。她也不再讓老公打她屁股了。自然也鮮少上網。

SP是個什麼?取決於自己。你想它是什麼就是什麼。我今天不是想寫命題作文,論述SP之於人的論說文。如我常常寫在這裡告訴自己的,要用最自然的方式去與它相伴。不要讓SP掌控你全部的生活。我曾經迷失過,彷彿中毒。我當時問朋友說,我是否已走火入魔?她回說:我想你早就了。我當下很驚嚇,也深深覺得這樣不行。

現在這樣我覺得很好,生活輕鬆。除了創作會讓我有點抱頭以外不會有什麼苦。去年我還是有去了一些聚會,也實踐了一兩次。但是我不再想著如何去實踐「實踐」這件事。當成是緣分,我們就有緣相見,無緣下次。無須強求。

「所以,妳是想說,小獅,拜託你不要黏著我說要聊SP?」我笑問。

「不,我是想說,小獅,你幻想的時候別拿我當你的對象。」她笑答。「我現在聽到誰要SP我,包括你,我都會不開心,真要說,我還比較想SP別人。」

喔喔!

寶貝阿,抱歉喔,我沒辦法不想妳。因為我時時刻刻都想著我們一起攜手的未來。所以我還是在幻想裡帶入了妳。但是就算妳變成主動,我也喜歡。

我們哪天一起出席某個聚會,以雙主動夫妻自介。多有氣勢阿!(大笑)

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2/28 星期一 樂) 聽到你的聲音

禮拜一休假,可是今年看起來禮拜一常常都是國定假日,虧了。

不過因為禮拜一休假,得以打給她,她正巧從韓國出差回來,覺得像是心靈相通般的巧合。
我說:「嘿,我是小獅。」,她回你好,我難掩莞爾的笑了。
她的聲音聽起來如往常一般,很有精神,爽朗。我放心了,而且好開心。

跟她的距離很遠,此外兩個人上班的時間也不同,還有跨過ㄧ個海的隔閡。平常很難聯繫。每每我晚上十點下班到家,這已經是我能夠最快的時間了,但這也是她累了一天的休息時候。如果MSN他不在線上,拿起手機總是猶豫再三,我怕吵到她,雖然她應該不會介意。如果MSN在,多半她的程式還寫不完,正在努力的加班。

「早點睡喔」只剩下這句話能叮嚀。

07年認識了她,記得是我寫了信給她,厚著臉皮希望認識她。靠著email交談。08年三月,按耐不住後,對她表白了愛意。
她沒有給我答案,但是給了我無盡的溫暖。

她說喜歡我的文,她自己寫的一手好文。
她說喜歡我的歌,我的破嗓爛吉他她也好聽。

以前持夜聊天的時候,她妙語如珠,我插科打渾,兩人總是可以天南地北的聊,聊上多久也不累。
現在就算只是你好嗎,我現在很忙,下次跟你聊。這樣的短短數語,雖然是遺憾的句子,但是卻不是遺憾的聲音,反而十分令人開心。

喜歡,聽到你的聲音。

當然我也很想抱著妳,攬著你的妳,親吻你的妳。

想捧著妳的臉,用一個呼吸的距離說話。耳朵貼著耳朵的告訴妳我有多愛妳

想在可能被人看到的時候偷拍一下妳的臀,被妳翻白眼,捏我一下。

想逗妳開心,做了很多事討你歡喜,終於答應把妳的身子伏在我的腿上,我低頭輕吻妳的耳廓,用同樣的力道拍打妳的屁股。我想我的唇會感覺到妳耳朵的熱度。心裡會變成同樣的溫度。

但有妳的聲音也就足矣。

足矣。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2/26 星期六 思索中) 醫院

標題雖然是醫院,但是我沒有生病。

我只是正思索一些事情。

每天在這裡寫文就像是跟自己對話,坐在電腦前打字給自己看。試著把自己的感動轉成一種紀錄。我期待它有一天會發酵,或是變成一種催化劑。
不過還是有很多東西,我不敢寫,雖然很想。
寫那些東西就像是文對自己自慰一樣。能夠觸動自己但是很難講給別人聽。非大眾愛好。沒有邏輯。敢把自己的喜好赤裸呈現的人,我其實很佩服他們。那是一種藝術。

我不是作家,我也不是藝術家。我只是個胖宅,膽子很小的胖宅。如果我真的那麼想澳讓大家喜歡我的作品我也可以去專心寫些大眾口味的東西。不管是推理小說、愛情文藝還是純粹的色文都可以阿。我偏偏去寫SP小說。寫就算了,還硬要加點科幻,加點推理,加點愛情的東西在裡面。

我有沒有真的純粹的抒發過?

有。

我國中一開始喜歡寫SP的時候,我寫了很多,題材也多,內容沒有。有的就是刺激。我毫不客氣用真實姓名下去作人物。沒什麼原因,就是在性幻想。
那些東西純粹,可是公開可能要吃上不少罪。我通通在離家的時候,一把火燒光,毀屍滅跡。

後來在網路上創作,我現在雖然盡可能保存所有的文跡。但是還是沒辦法。就現有的看來,「醫院」是最不做作的一篇文。起於自己的興趣。藉著幾個朋友催化發酵,有了這篇故事。文不長,區區兩千字。但是要我再多寫一點,我不願意,也辦不到。
要我再寫類似的故事。我想也是很難。

因為天時不在,地利難求。甚至人之間的關係,多年來變的太多了,再也找不回那時候的和。

只能留跡此文,待多年相思。



【醫院原文】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2/24 星期三 緊張) 為了做自己準備

我的工作每天要跟很多人接觸,要不停的思考別人的想法。說話要得體有感度。如果沒有辦法合拍的互動,就是失敗。失敗的下場多半是不信任跟斷絕來往。所以說話要多,也要到位。

其實一下班後的我,根本不是個這樣的角色。我喜歡獨自思考多過交談。喜歡做自己的喜好勝過出去應酬。

常被人說宅,今年更晉升為胖宅。因為足足胖了十公斤。

宅不是一種罪,只是一種可能不被認同的生活態度。但是為什麼喜歡安安靜靜的坐著看書是叫做文靜,安安靜靜坐著上網打電動就叫做宅,這我也無法理解。
今年家族聚會,是逢樂透彩飆漲。一群姐妹姨親互邀出去喝咖啡,買樂透。沒去的人也有別的節目。頓時本來十幾的人的房子剩下我ㄧ個人。我沒有跟任何人出去,自己拿著島田莊司的名著看。這本推理小說早就久仰其名。當兵時看過它的簡陋板。現在買了最新的翻譯板在看。

老爸一來看到我一人獨自看書,問我:「你怎麼不去跟他們喝咖啡。」

我無答。我跟著去喝咖啡,然後一邊看書一邊有一搭沒依搭的聊天比較好嗎?

我想不管我怎麼答,答案都能任意被解讀。我只是現在就想這樣做。

宅尚且如此,不曉得SP愛好會被解讀成多變態?

但是我最近在這愛好下做了什麼嗎?也不過就是開了這個站。每天攪腦汁思考更新什麼會讓看的人喜歡。看著點閱率一會笑一會愁。今天懶惰就偷偷到床上睡覺,隔天在因為又沒有照進度寫自我厭惡。

我跟一些部落客有什麼分別嗎?

為什麼午們必須躲躲藏藏這個問題已經問了又問。躲的人還是躲,不在乎的還是不在乎。我們的鄰居已經站出來行動了,我們還是把自己躲在社會的暗處。偷偷上網呼吸。
但是熟我的朋友也知道我絕對不是會站起來大聲喊著「走出去吧」的人物。再我年輕衝動的時候上且沒有這樣做,現在我已不年輕。更是不會。

但是我正逢要計畫自己半生的年紀。我要準備出一筆錢。我要規劃我的後三十年的人生的路。然後還必須要替另一個人留下一個位置讓她後三十年的人生安置安穩。

做計劃的時候,你年輕時代做的所有事情。有的要捨。有的要留。

你可能不再收集郵票,只留下集郵冊。
你可能不再打遊戲,改玩每天看紅線上綠線下的遊戲
你可能不再每週追著週刊進度。不再飆車競速,改為陪老闆健康騎單車。
但你也可能這些都留下來在你的人生中。

我想,我還是會留下SP。
至於用什麼形式留下來,我還在想。

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2/18 星期四 好忙) 又來碎碎唸

最近發文頻率明顯的變慢,但是我都有認真寫!

無病呻吟沒什麼好看的,當然是能不寫就不寫。沒頭沒尾的也盡量少一點,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但是總要將心比心。
所以我發現我最近短篇開始多了,也多虧了經營這裡。
但是要到每天寫一篇,要有內容,那真是有點要命。朋友很乾脆的放棄了,追求品質不要量。但是我這個人不喜喜歡認輸。死不服輸。

看到有人要為台灣同好架設一個論壇,祝福他。我自己沒有那麼高的志向,我不是某某大咖,我也沒期望在SP界有幾兩重。我想做我自己,現在很多人喜歡說「做自己」,那可是很難的事。

刃牙裡的拳雄烈海王說:「沒有覺悟的話,就絕不能說出口。」當他違反這個信念的時候,他失去了一隻腳。

打開以前的本子,有好多的段落,只存在我的腦中。有些我也快要忘記了當時的感受,自己都覺得羞愧。
如果口口聲聲說我有多愛寫,卻遺忘了那些片段的感動的話,那還真是覺悟不足。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2/9 星期三 再開始)

(2/8 星期二 上班了) 過了年

有人說越長大,過年就越是苦差事。我想大概是他跟我一樣,我們長大了,又還沒長大。

好久沒在這裡碎碎念,不過我想這裡的讀者最不喜歡看到的也是碎碎念(笑)。

不過今年一開始,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回了一些老朋友。

「好久不見」我說了很多這句話。

心裏是很高興的。當然過去種種也都會想起來。要說沒有一點點忐忑不安是騙人的。畢竟失聯不是毫無原因,我這個人的缺點又是難以自制,這我懂。

只能希望新年是新希望。

那我也對這裡許個願望。

希望每個系列我都能繼續創作出新回。

希望能再多寫一點300同繪文,今年能到一百篇。

最後希望大家平安。

而我能見到妳。

以上。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1/19 星期三 恭喜)

DSCN1364

這張照片道出了一切

阿...貼錯了 這張只是我下班後很餓的結果

17995

這張才對

恭喜chen獲得17995的獎品 沒想到禮拜一到的瞬間我就收到了他的來信 實在是十分高興

不管如何 都很感謝你們 我感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有那麼誇張?)

我說謝謝他參予活動 他說 有在看就是參予 不管是不是參予活動本身

這真是說的太好了

我做一個努力做的人 你當個好讀者 我們就可以共同在這個圈子裡享有愉悅 就是那麼簡單而已

就像下班後 炒個飯 不用加一堆好料 也能吃的快活

因為我愛這個地方

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1/15 星期六 遲)300同繪文創作

真的幹的成嗎,300不是個小數目。
可是如果有意志的話…

我不會畫,至少不是很會。我只會寫,寫的也不是很好。三百個短文,會不會變成一文一地獄,仿如修羅之途。

那也很有趣,不是嗎。

「苦難算什麼,我本來就喜歡走在修羅道上」~羅羅亞 索隆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1/12 星期二 公告)17000

DSCN1353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關照這件事…管它的。

終於過17000大關了,不過人家上好部落客都破億才玩,我不到兩萬真是小家子氣了。

開心就好。

這就是踩到17995的獎品。從開站到現在,每天每天不管有沒有更新我都會去看看統計。回覆的不多,但是看到有人默默的再看,就足夠我開心的繼續寫下去。希望這獎品不只是刺激你們來看,更是刺激我「有人看,趕快寫。」這樣。

如果把它帶回去的人也獲得更刺激的幸福感,那就更好了。

再次備註,剛好登入17995號人次的朋友,請拍下畫面,來信herbertwrb0@gmail.com ,若要領取獎品,請留下可以聯絡之方式。MSN、寄件地址、以及其它可供連絡又安全的方式均可。感謝。

 

 

如果17995沒人呢?

 

那下一次等『下載人生』聯載完再玩好了:P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1/11 星期二 突雨)

突然下起雨,冷到不行。

(1/10 星期一 入住) 意志

好久沒看大螢幕了,雖然捨不得我那台陪我度過了大半年的十吋筆電,但是今晚我毫無猶豫的捨棄它,來這台打文章。

因為開心阿。

很多事情一直忍耐,不管有多不方便都忍耐下來。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一口氣。忍到現在並不是說我就很委屈什麼的,事情有好有壞,每件事情都有他的代價。

總之,這是一個開始。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結婚後,會不會玩SP。我說 男人四十剩一張嘴,我到時候肯定只剩嘴巴說說,這裡寫寫,其他的什麼都辦不到。
但這答案並不是她想知道,她要問的是我會不會結了婚,為了不是同好的妻子(同好就沒啥好說的了),變的什麼都不想。

我說,怎麼可能。

如果我們思考都不能同步,那我們何苦結婚折磨彼此。我的思想是我的,我的心是我的,但是行動上要尊重她,她是我的結髮。

朋友說:一年也許可以,十年呢?

我說別人怎樣我不管,我相信我的意志。

只要靠著意志,一定可以。

因為我就是這樣一直忍耐過來的。

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1/5 星期三 思緒紛紛) 合理的推論

我們常常會合理的推論事情。

身為一個理科人(或是假理科人),邏輯都當飯吃的。遇到非理性的事情就會當機,完全無法應對。

但是在這裡。我們希望的是什麼?

我們幻想做錯是有人能懲罰我們,不是記過扣薪,而是用手上的板子籐條,或是徒手,好好的打幾下屁股。

我們幻想有個人乖乖的被命令趴下,翹起他們的屁股。被我們拍打。

這些都不是想到就會出現的事。

我們努力的經營著自己的圈子,跟人互動,參加聚會。不知道是不是就懷著,一個夢想。

每每我都覺得,這十年的人生,有些時候實在過的像是一場夢。

我收到了很多人的好,所以今年的第一篇日記就以感謝為名。那些人給予我的一切,我不會忘記。也期盼自己當個能給予能量的人。給予認識我的人們正面能量。然而好心是有,好心卻不見得能做好事。用力的給出真誠,不能得到回應。多想一些,卻被當作難搞。

做人真難。

無法掏心掏肺的去感動人,說話總是搔不到癢處。我知道我做的還不夠好,但是也不希望被"合理的懷疑"別有用心。

愛SPANK,是合理的嗎?我們不都是雖然知道這非眾所愛好,卻毅然決然的去做了嗎?

想要合理的推論這種非理性的欲望,本身便是一件不合理的事吧?

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1/3 星期一 彷如重生 ) 感謝過去的一年

2010年是個很特別的一年

我在不少BLOG朋友那都會看到回顧文,回顧2010年作了什麼事。有的巨細靡遺,有的輕描淡寫,有的妙趣橫生,有的感慨萬千。看來過去的一年,對很多人來說,都很特別。

而我記性一向不好。那些過去的種種,刻畫在我的五體上的感覺,很難一一回想起。

但我充滿了感謝,在跨過一年的這一天,獅本色的第一篇文,就是感謝。

感謝陪我挑燈夜戰,聽我絮絮叨叨的朋友。沒有你們這幾年來的不斷鼓勵,獅本色不會出現。

感謝這一年來與我相遇,進出我生命的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你們,獅本色不會成長。

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每每回首,許多人包容了我的任性跟黑暗,在我無助的時候不離不棄,而在我會復健康的時候,淡然一笑的說聲加油喔。

你們好帥。

請讓我用堅持回報你們。讓我們一起這條路上走的很長。

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