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檔案2 輪迴程序

檔案2 輪迴程序

佐木龍子看著這個奇妙的地方,不能理解。感覺到一無所有,異樣的虛無。她感到 害怕,感到無助,感到寒冷。


龍子是幼稚園的老師,某天,當她跟學生玩捉迷藏當鬼數到一百的時 候,突然一陣暈眩。眼前瞬間瀰漫著白霧。

然後,她看到自己。

她就維持的原本扶 著樹幹的姿勢,靜止不動。然後慢慢的起身,笨拙的移動,開始找躲藏的學生。

這一切看在她的眼中,一切的感覺,只剩 「詭異」。看著自己的身體移動、行走。僵硬的動作著。而她「自己」只能站在居高臨下的視野,無法置信的看著一切。

「我 死了…?」

檔案3 雙月

檔案3 雙月

在男人的房間裏,有個女人,穿著純白的睡衣,像貓咪般的在床上打著滾。


男 人含著笑,欣賞女人柔和身段造就的美景。

「朋,你今天來早了」男人平淡著說著 仿佛早已習慣女人的來訪

「這 樣不行嗎?」

「朋,你的工作順利嗎?」 男人問。「最近沒有工作。」女人懶洋洋的回答。

「喔, 我以爲你只有工作不順心的時候,才會出現在我這。」

「我只是不小心走錯而已,你別開心太早。」女人連擡頭都懶的抬, 全心全意把自己埋進床單裏。

「那下個工作呢。」

「等你再看到我的時候。」

離上次見面,已經半年了,下次呢?

「所以,你的工作是?」

男人不曉得女人的職業 甚至不曉得真正的姓名

「每次你都要問,我還是不會跟你說。」女人翻個身,看著男人:「想打我嗎?」

「呵 呵,當然想。」男人笑容不改,聽不出話裏的認真與否。

「這次不行,我很乖。」女人翻個身,假裝睡去了。

檔案4 偷窺

檔案4 偷窺

王阻止了蔚脫衣服的動作,讓蔚跪在衣櫥裏,雙手吊在衣櫃橫杆,用膠帶粗魯的封上 嘴。


蔚從衣櫥的小縫中,看到另一個女人進來。

眼睜睜看 著王寵愛著女人,聽到王的每一句話、女人的喘息、與那誘惑的紅。

檔案5 隔壁的房間

檔案5 隔壁的房間


你 們覺得在現在的社會,如果想要,可以多自我封閉?

答案是,要多少有多少。

至少 A是這樣的深信不疑。她搬來這棟公寓後,遇到的鄰居次數,比她家的老鼠還少。

檔案6 絕對的服從

不論是獎是罰,主人都會打蔚蔚屁股,

今天主人生日,一早出門上學前,蔚蔚就將她準備好久的生日禮物送給主人,
是法國品牌CHARRIOL出的黑色亮面皮革皮帶,簡單卻帶著細膩,蔚蔚覺得這就像是主人給她的命令,
這可是蔚蔚兩個月前就開始餓肚子省午餐錢,好不容易偷偷存下來的,

主人愉快的收下了蔚蔚送的生日禮物,
蔚蔚開心的在主人腳邊蹭了蹭,等待主人拆開禮物的喜悅,
可是,主人嘴上的笑容似乎在打開禮物時有點凝結,
主人的口吻很平淡,趕蔚蔚出門去上課了,
「今天下課準時回家等我。」主人只交代了這一句話。

檔案7 水鏡明月映

檔案7 水鏡明月映

有個故事是這麼說的,當你看到一個跟你一模一樣的人的時候,你就會死掉。


雖 然不曉得是不是真的,至少育幼院的老師講這個故事給全班聽的時候,小禎是嚇的很厲害的。老師趕緊笑著說都是編的,但是依然止不住渾身發抖的小禎,連帶也嚇 哭了好幾個同學。

小禎其實也不是膽小的孩子,平常會半夜偷跑出去亂晃的調皮孩子也都有她一份。被院長修女抓去小房間 修理也不是第一回了。但是不曉的爲什么,今天的故事,觸動了她身體裏幾千萬個細胞的幾個起反應。她就是不自由主的狂抖。

檔案8 擺渡人的歌

 
檔案8   擺渡人的歌
 
 
 從 浮香離開旅遊團獨自行動,已經超過四十八小時了。他們會發現自己不見了,開始找了嗎?也許不會,她可是不希望如此,才找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團跟。


傳 說,從這個地方往西,有一條河,沒有人確切知道的河。

浮香正為了這個每個地方都可能有一兩個的都市傳說,盲目的走著。


檔案9 一個人的好天氣

檔案9 一個人的好天氣
 

大約還有一分鐘吧…離回合結束的時間。

擂台的燈光很強,強的他幾乎無法直視。

這,不是場有限時的十二回合拳賽,這次只有一回合,到死為止的一回合!

但是,自己身體流出的血色沙漏,已經,再倒數…。

只是,拳頭,還沒有鬆開。

點子記事本

有人說:「想做的話,那一天就是好日子。其他的日子都不是。」
這幾天來回想這幾年的事,好不容易,把我當年不知道怎麼樣寫出來的東西都改完了。
也許我有變了,在做的工作,在忙的人生,在的高度,改變了我。回首當初寫的文字,略有一種輕酸的感觸。

只有一種沒變,那就是我這部份的靈魂。不管過了幾十年,我依舊維持著初衷。

誠實。

我想把這些誠實的用某種方法表現出來,對未來還會一直改變的我留下一份挑釁。

你這傢伙,有沒有勇氣再回頭看看我?

再者,不管我有多忙,多沒時間。我想自己有些事情不可以不做,不管做多做少。那是一種毅力,一種肯定。

也期待有一天它發酵,你會看到它玫瑰色的光澤,用果實之釀潤澤了你我。




火燙的熱氣連雅安的睫毛都快燒焦了般。但是她奮力的睜著眼,追著抱著女孩疾走的滿漢。
「你給我站住,不准…不准你對小雪凰出手!」
滿漢停下了腳步,看著東倒西歪卻死不放棄的雅安。
「我看錯你了…你居然會想把小雪凰的血拿來做食材,你算什麼美食獵人!」
「誰說要那樣了?」滿漢抱著痛苦的扭曲著的小雪凰,「我是要救她。」

滿漢把小雪凰放在地上,飛快的撈起雅安。「快走!」
「你幹嘛~」雅安話聲未落,小雪凰突起異變,她在滾燙的沙地上痛苦的翻滾,背上竟然冒出兩對雪白的羽翅!

那羽翅掃過的地方,滾燙的沙竟然變為冰雪!

雅安呆住了,熱氣夾雜著凍氣撲面而來。小雪凰的模樣令人不捨得,但是她卻驚訝的動彈不了。
「雪鳥族身體裡的寒氣每年累積到北國的雪祭日,一定要在極暑之地徹底的釋放,不然血氣凍結,立即暴斃。」
「這吐魯蕃是暑中之暑,生長的葡萄吸納暑氣,汁液苦澀難以入喉,釀成酒更是辛辣如刀。但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徹底去除暑氣,變為極品的果實之釀。」

小雪凰尖聲狂嘯,髮翅張揚,一股冰雪之氣以她中心狂掃四周,滿漢按住雅安的頭往下一躲,好讓她別滿臉都是淚水鼻水的冰霜。

「那就是讓雪鳥族在此徹底宣洩出寒氣,用這股寒氣冰鎮葡萄!」

樹上累累結實,滿是垂逸的葡萄,已經凍結成紫色冰串,彷如渾然天成的紫玉。


~(改變世界的SP 第七章 雪候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