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2/3 星期四 初一) 008 旅行人


費力的提起腳步,腳邊的水變的很黏稠,他走一步都要用「拔」起腳步的方式走路方式。

這條河道長的看不到盡頭,他已經走了很久了,有時候走來暢快寫意,有時候河道暴湧的時候還險些滅頂。

不過他還沒有想過要上岸,也不曉得為什麼。

偶而會有伴,有一陣子還結夥同行了很久。大家嘻嘻鬧鬧的走的很快樂,他拿起樂器幫大家伴奏唱歌娛樂,他們也不吝於給他掌聲,讓他覺得自己的破嗓子也許還挺好聽的。不過說實在的周圍的他很多都不太認識,他也沒去在意。
大多數的時間,他還是一個人走著。

水流恢復清澈,不再如膠水般。他停步休息一下,剛剛差點就走不動了,腿很酸。

這河走來時而順遂,卻又處處是坑。他有時候都覺得搖頭苦笑,好幾年前他走的正順,糧食裝備夥伴都齊全完備的時候,突然就差點滅頂。

那個坑極深,一腳踩空的他吃了好幾口味道不明的水,他也來不及覺得噁心,因為他的呼吸已經快停了。那水一陷入就眼前一黑,四顧無光,他掙扎的揮動雙手,觸感就有如擊打空氣般的虛無。

起先他不死心,怎麼可以走了那麼久居然死在這裡。他用盡方法掙扎,卻只是越吃越多鹹苦的水。

不,其實水還是味道不明,搞不好是甜的。

鹹苦的是自己的心。

胃裡都是苦水,肺也快要脹壞,他終於放棄了掙扎。讓自己緩緩下沉,這河彷彿也配合著他的心一樣,變的無底。

他的右手突然被拉住,有人把他揪了起來。

「嗚哇!」他嗆咳出一堆帶著血絲的水,狼狽的坐在河裡,看著把他拉起來的女人。

他們時不時會遇到,有時候結伴同行,有時候女人會走的看不見身影,過一陣子才會出現。

他們對對方都是直率,時而很好,時而爭吵。爭吵的時候女人就會消失一下,讓他想念她。他不知道女人是不是知道才刻意這樣,但是他的確會想念。

「謝謝你救了我」這六個字太客氣,太客套,他對女人說不出。女人拉了自作自受的他一把,他卻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女人彷彿看穿了他,輕輕的伏下身子,掀起了自己的裙。笑嘻嘻的看著他。

他把手放在她的臀上,可是卻遲疑著。她不但救了他,還願意讓他打屁股,這超過他的思考力所能接受的範圍了。

「打阿。」女人說「我救了你,你欠我ㄧ次,不管我想怎麼樣,你都必須照辦。」

原來如此。

「是的,女王。」他舉起手掌往她的美臀拍下,他熟知如何讓這屁股感覺開心,只是他一向說服不了自己可以這樣做。但是她有命令,所以他做。

水波四濺下,河水水面變的粉紅,女人的屁股也變的粉紅粉紅。

這只是旅途中的短短的歡愉。

他們是旅行人,繼續在這慾望之河旅行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