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1/23 星期日 難得閒)003 密室


隨著眾人合力的撞擊,門被撞的轟然倒下。
在一片驚愕的心之中,只有一個人了然,他正在裝著跟大家一樣的驚愕,好讓自己看起來沒有任何不同。

「門窗都會都被封死了,門也是我們剛剛被我們撞開的,兇手到底是怎麼逃走的呢?也就是說,這是一件密室殺人案件。」偵探侃侃而談,說著非常合理的推論,試圖得到眾人的注意。

但是大家都沒把這個傢伙放在心上。

「你們都離開吧,在警察來之前,我們必須保持現場的完整。」

保持現場的完整,這個沒有人有異議,因為這樣的藝術,是不該被破壞的。

學生服整齊的很完美,破損的地方很適當,那蒼白的肌膚露出的恰到好處,紅痕跟紅繩把身體區分的非常有型。

「這麼奇妙的捆綁方式,加上斬首的死法,我想已經可以排除自殺的可能了。」偵探搖搖頭,發出嘖嘖的聲音。他覺得很想吐,但這時候吐出來就太不專業了。
「本來這樣的綑綁手法應該是個很好的線索,表現出了兇手不為人知的興趣。」偵探看了生存者眾一眼,搖頭道:「但是現在這條線索也不成立,因為你們大部的人都具備有這樣的能力。」

只有你這個傢伙不會,你來這幹嘛?

偵探第一次覺得很難辦案,因為在場的氣氛讓他很難做事。
本來只要是這樣的案子,他說出「名台詞」之後,大家都會很快得被他掌控,然後乖乖得看他表演。
但現在呢?喔對,大家的焦點不在他身上,那具滴著血的屍體才是大家注目的焦點。本來這時候他應該要站到屍體前面擋住大家的視線,讓大家注意他。但是他不太想再看那具屍體一眼了。

「她真的做了...」

不該出現的讚嘆聲,就像每個女孩臉上不協調的表情一樣。她們非但沒有躲到自己或是任何一個在場男士的背後,還往前了一步,看著那具他不願意再看一次的屍體。

「喀擦」有人掏出手機拍了照。

「不要拍照!」偵探暴躁的吼,被大家鄙夷得看了一眼。「今晚我們就大家一起聚在大廳吧,這樣比較安全。」他下了命令,挽回最後的氣勢。

沒有一個人鳥他,每個人都各自回房了。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保護自己吧。偵探把門鎖上,用衣櫃擋住,把自己關在密室裡。

每個房間裡的女孩,都在期待著。

「要做嗎?」男人聚在一間房間裡,每個人都點點頭。

女孩們換上自己想要的服裝,脫下已經濕潤的內褲。

明天,不知道那個偵探面對一個晚上同時出現三件密室殺人案時,會有什麼表情?

他的屍體大概沒什麼美感,隨便丟在哪裡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