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公告】年末休息

快要跨過這個年了,這一年從退伍以來,心情反覆高低,生活變了很多。波浪起了又碎,碎了又起,餘波盪漾。

我希望穩定,我的個性不愛波折,只希望平穩,但是看來這願望還要很久才會達成。

本區暫時休息到明年,再起之日未定。

 

但是一定會再起。

 

今年的第一百篇文,值得紀念的一篇,用公告作結,聊表不甘。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12/28 星期二 測試)

 

這幾天沒發日記,本是醞釀著計劃。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太快讓人無法調適,身體抱恁,精疲力竭,說話無聲。

我想要自由的生活,是不是暫時無法達到的夢?

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12/20 星期一 羞) 原則這檔事

對於SP,每個同好可能都會有很多原則。

多到根本無法細數,我本來還想舉例,後來覺得蠢斃了。

互動的第一件事其實就是要了解對方的原則,包括說話,喜好。到後來可能要見面了,還有更多的原則問題。

不過原則也是大問題。

你的原則只適用你,其他人可不一定覺得有道理。我已經費盡心力去解釋了,換來的可能是白眼或是不諒解。

不知道多少次被怒罵、被厭惡、被封鎖、被貼標籤。不見得我每次都是對的,但都覺得很冤。

為什麼,不就是希望不要傷害人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但是有些事情,還是堅持下去。

不堅持,怎麼叫原則?

不過當你告訴我,有時候事情沒那麼複雜的時候,我想,也許你是對的。

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12/14 星期二 謎樣) 連載

上個禮拜四我大休(許久沒有的大休)。我縮在家裡休息,想著說來寫個什麼故事好了。

結果當然是一篇都沒有寫(理直氣壯貌)

我很用力的睡覺,努力的打遊戲。跑出去散了很久的步。我還是不知道要從哪篇下手好。

每個孩子都在大叫「寫我!寫我!」

那麼我們就從最長的開始好了。

從現在開始我想我會一直貼下載人生(十)的進度,先把這個跟了我好多年的故事寫完。

也因為它,我認識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是這句話是為放閃而放閃的贅句。 一直記得,保存著,你叫我大哥的日子。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12/13 星期一 放爛)

「今天開天窗不太像話吧,都放假了。」我說。

「就是這樣才會開阿,因為放到爛。」朋友回吐曹。

不過想去吃飯,店沒開。想去看漫畫輕鬆一下,整修中。連想去女僕咖啡廳坐一下都遇到公休日。

......金嘛悉安抓?!

還不錯的是我今天終於睡到午覺了,自從當兵完後就沒這樣輕鬆過了。(迷之音:是不是因為你都睡到中午?)而且我把新買的書看完了。最近買了很多卻一直沒看幾本。

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12/12 星期日 靜靜沉澱)

如果我的日記沒寫標題的時候,可以當作今天無題嗎(笑)

最近我都在思考SP桌遊,想到了一個走火入魔的境界。我甚至想要在一個桌遊裡加入兩種遊戲概念,兩種玩法。完全不知所謂。
其實桌遊只是一種提高聚會熟熱度,讓氣氛變高昂的一種小道具。不是主角。某次聚會有個才人發明了SP桌遊,事後檢討結論:「好花時間喔」

什麼東西好花時間?處罰屁股好花時間XD

對,大家玩得很開心,因為那個才是重點。遊戲當然要好玩,但是處罰才是我們的重點。

在思考遊戲的時候,難免會想到一些問題。

懲罰遊戲很好玩,如果有人翻臉就破壞氣氛了。

為了遊戲順利,有人勉強被不喜歡的打屁股也不是什麼好事。

某天下午我在外面大太陽下插著傳單,一邊在想這些事。我愚鈍的腦袋只能想出三個條款來。

一、被動條款:每局遊戲進行前,任何被動(M)有權指定遊戲內或遊戲外一人做為他本局的執行 者,一但被動條款被使用,該玩家則不能成為該局的指定目標。此權力到回合結束而結束。

二、主動條款:每局遊戲時,任何主動(S)所能指定對象,該對象能無條件拒絕接受指定。若該對象拒絕,則需指定任何一人為代替執行者,並且升級懲罰項目(工具、服裝、或是下數)。

三、綜合條款:若任何主動(S)被所有被動(M)都拒絕一次過,則該主動退出遊戲。若任一被動(M)拒絕所有主動指定,則該被動退出遊戲。

想到第三點的時候,我實在很不開心。如果一個聚會的美意卻要搞到有人被拒絕參加遊戲,甚至拒絕參加聚會。那真是何其可悲。

但是若沒有保護,誰能放心的享受?

這就是我們所選擇的道路。

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12/9 星期四 想法很多) 難過

今天寫日記前,扭扭捏捏猶豫不絕一點也不像我。實在是感觸太深,難以明言。

所以我東晃西晃一下午,吃了21世紀的烤雞,看了料理東西軍過期版,跟人打屁打到十點多,我還是不知道該不該寫。

輕描淡寫就好了。

最近我開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只要有固定關照本站的朋友應該都發現了。要說是小弟打娘胎以來的本性也可以,也可以把過錯都推給我老闆,都只是種說法。不過每天都會去看看網站統計,這比寫故事還有趣。感謝GOOGLE完整的設計,應有盡有,簡直是完美。

話說九月我把這個積滿灰塵的站重新打開,以前我是因為有個不怎樣的雄心,想挑戰一個巨大企劃的共筆故事,GOOGLE有所謂的共同作者,很方便,才申請了這個站。沒想到企劃雖然不是無疾而終,但也遙遙無期。沒錢沒好處的事情當然擺後面,肚子要先填飽,家人好友要先顧。勉強不來,只好暫時擺下。放這裡積灰塵。九月底打算寫日記,想想反正有個現成的站而且大家可能要十年後才會寫稿沒在用,就先轉成了這樣的地方。

每天我看網站統計,當然最愛看的是文章點閱。這個禮拜哪篇衝高,哪篇黑馬。本日MVP是誰,好像看股票一樣熱衷。差別只是股票的熱情來自於摳摳,這個沒有,只是我自己的興趣。

寫這個站本來就是靠著興趣在撐,之前有天我問個朋友說:「你老實說,我是不是常常很自負於這個站,自負的讓人討厭?」朋友不愧是多年友誼直接了當:「沒錯!」

我知道我的能力跟文才,是屬於玩票的那種。但是玩票也有玩票的自負。雖然我沒有責任編輯不用每個禮拜開會討論劇本,沒有截稿壓力也一樣會拖稿。但是二三十萬字敲出來的自負讓我覺得自己也小有本事,雖然這樣講很丟臉。

不過朋友接下來的話,很甘心。

「我們都是靠著這種自負來撐下去的。」

不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部落客。我是普通人,下筆無神助。不欺騙自己我好像很厲害根本就寫不了那麼多,更別提每天更新。我不期待有人發掘我成為彎彎還是輔大猴去出書,也不期待人氣高昂(好啦其實有人氣當然爽)

只是因為喜歡而已。

其他都是附加的。



今天我彷彿聽到心裡的哭泣聲的時候,我想給一個擁抱,我想陪著一起難過。

不求回報的事情,被傷害的時候難過最深。就好像是媽媽對孩子的付出,換來孩子踐踏的時候,哭的是特別撕心裂肺,難過的是無以附加。本來就沒有要你感謝我,但是當你無情的對待我的心意,那是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算了。

莫再提。

就像這樣。

現在有很多人,很多朋友開始寫起這樣的blog。比起幾年前一片的荒蕪。現在是五花八門,爭奇鬥艷。這樣的榮景,幾年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認識過幾個幾年前就在架站寫文的朋友。有的人還在努力,有的人早就沒寫了。他們的名字講出來可能很多人都會猛點頭,搞不好他們一時興起的想法,不為人知的耕文就是某些人踏進來的勇氣。

但他們肯定不是為了鼓勵後輩勇敢表現,或是想發光發熱才寫spanking的。也許造成了那樣的結果,但不是初衷。

只是因為喜歡,單純喜歡。

我敢肯定是。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12/6 星期一 閒閒沒事) 感情

有互動就會有感情的,像我這種業務員就很能體會。我們不但體會,還常常利用這種感情,去推銷東西。被推銷的人也不會覺得我賣了她什麼,我們只是感情互動。你情我願。

SP也是一種你情我願。很多同好喜歡的懲罰就不是你情我願(呵呵呵來追我啊的遊戲不算),其他沒有既定關係的互動,都是建立在你情我願之下。這個很重要,不然就是犯罪了。很久以前聽過朋友哭著訴說過,被約出來才知道上當的事情。屁股上的傷會好,心裡的痛是一輩子的。那個做的人可能只覺得好可惜,只玩到了一次。不知道的是你留下了什麼給別人。

每個剛認識的朋友,總是聊得比較容易點。隔著網路什麼都好談。聽到有點不喜歡的了不起就呵呵呵帶過。看誰的說話技巧好,誰比較會帶話題。至少不會尷尬。

見過面後,開始改變。

不管見面是不是很開心。慢慢的有種東西會發酵。打字的時候會猶豫,之前侃侃而談的話題變得不知道該不該說。履試不爽。「你怎麼好像變了?」常常被這樣問。不是變了,也是變了。

見了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收起一些多於的情感,我們用藤條對談,真誠而直接。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慾望,其他的東西暫時放在一邊。

曲終後,坐在床上默默的閱讀打發最後的時間。她趴在旁邊默默舔傷,屁股上的黑青很刺眼卻很熟悉。有些事情這時候忘掉了。

我靜靜的想,也是變了。簡單的互動可以讓彼此滿足,過多的互動則破壞關係。

早上妳問我說,是不是回不到以前的時候。

我想不是。

改變事一定會的,我們剛見了面。還要一點時間消化這樣的改變。

你說,可是你都不跟我說話?我想你潛在句是:你是不是想躲著我?

時間會幫我們找的一個平衡點,在這條線下我們可以愉快的享受時間。我當初認識你的時候也說過這個道理,不過後來我們越來越推進。太快熟了,讓我們有越線的勇氣。

我們要畫一條新的界線,在這條心的界線的兩邊,我們可以相望、說話、遊戲。無害而且無懼。

只是如我一開始說的。

有些事情不能做,用一輩子的時間,都抹不去。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12/3 星期五 錯愕) 訂單

我常常在創作SP相關的東西。

文字就不用說了,我還會做一種東西。就是木工工藝。

喔,講會太過抬舉自己了,我只是喜歡。不過我好一陣子沒做了。做這種東西除非你有工作室。不然只好看你家的鄰居受不受的了了。很明顯的我家鄰居受不了的,因為誰受的了半夜十點猛開電鋸很吵。是我在樓下可能會上樓把這個鄰居鋸了。

所以我昨天逮著休假,開始狂鋸。

XD

為了紀念懶得做很久沒時間動工的我又再度拿起工具,我還特地找出相機拍照。有圖有真相。陸續還會上傳這些寶貝們的進展。

沒梗的的時候用這種照片+說明文字還真好打混。(被毆打)

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12/1 星期三 晃) 麻

前幾天跟朋友聊,被催促趕快把某篇大坑生出來。他推的太大力,搞的我亂緊張一把。

「萬一生出來結果很差怎麼辦?」

「那你偷偷發給我看好了XD。」

還記得當初還是讀者的時候。總會為了某篇好看的文字很激動。不是找人分享,就是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看。希望那種酥麻的感覺一直持續到很久。

後來自己寫故事後,才知道寫故事也很麻。

當你衝刺劇情的時候,我就感覺像是人物活動在自己眼前。有血、有肉。劇情大綱都在你的掌控之下,但是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突發情況。他們也許會很意外的,給你一個驚喜。

我想我戒不掉。

當然像我這種小人物,要遇到這種麻的感覺不多見。久久一次。記得當初寫『美人扇』的時候,七千字,一下午飆完的時候。我好像快攤了,但是還是要趕快上班,要遲到了。

去年有一陣子發生文荒,寫不出個鳥,就算寫出來也很鳥。精神焦慮,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焦慮。所以去年都沒啥感覺,嘴砲很多,點子也有,但是沒半篇出來。

直到前兩天,狂飆起『病毒』。我假裝認真上班,實際上我超認真打字的。

好麻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