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暖手





我一直認為在SP行為中,主動給予被動的愉悅應該也等同於被動給予主動的。

我覺得這就是一種相互回饋阿,施與受應該是對等的。


總是覺得,如果施予方的快樂總是被定義在心理而不是身體上,那麼SPANKING的行為本身就只是一種觸媒。而且滿累的,不輸給勞動。這樣的累有時候會讓主動方懶得去做,或是因為沒有回饋感導致給予受方的愉悅也不足。似乎會有這樣的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做愛會兩個人肉體爽,SPANKING不會。

但是我從沒聽別人這樣分享過,也沒有很明顯地在實踐中獲得。


大概在剛開始接觸實踐的時候,曾經有一次因為受方希望不要脫了她的褲子。而因為某些原因我也沒帶工具,於是就用肉掌對抗她的牛仔褲。

我說真的這實在很傷。為了盡力讓對方有感覺,我的右手麻到沒有感覺。

於是我明白了帶著工具的重要性(誤)


直到10幾年後的某次實踐,本來要去玩玩因為時間因素改成了純吃飯聊天,又臨時可以成行所以吃完飯後還是到了旅館。

糟了,沒有工具。

於是就是肉貼肉的互動,反正沒有可以切換的方式,就是一掌一掌的打。靠著改變節奏跟打法來調整。

隨著受方的臀部越來越泛紅。我也開始加強掌力。而且在得知受方承受力很高,藤條都不當一回事的戰鬥力後。我也完全放心地打。反正沒有傷害到她的危險。

超過了幾百下的拍打後,我突然明顯地感覺到,我的手掌熱了。

就跟我所熟知的為被動暖臀後可以讓對方更能承受挨打一樣。只是平常我的暖臀是用輕工具,這次是用手到底。而我的手掌,也暖了。

於是我開始加強力道,喔不只,是使盡全力。

手掌回饋了一種愉悅感,促使我打得更多,打得更盡。又是百來下的碰撞。

我第二次感覺到,除了心情,原來SPANKING也能有身體上的愉悅。

第一次當然就是牛仔布給我的,只是當時不懂而已。

結束後,我突發奇想,跟玩伴招了招手。

「幹嘛?」

「手借我一下,我需要你的手。」

我讓她輕輕的的撫摸我感覺熱脹發麻的手掌,果然異常的舒服。

根本就像是挨打後的秀秀嘛!



因為又一次意外的工具沒帶,我明白了主動方的另一種愉悅。

很常被問的一個問題就是:「老獅你覺得當主動的快樂在哪?」

我以後會直接貼這篇文章給對方看。


當然,我沒有說每個主動都會因為這樣而愉快。


我沒有說。


因為愉快是主觀的想法。


PS:

最後結束的時候,玩伴整理儀容,然後拿出木梳開始梳頭髮。

我有一種上當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