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三十分鐘(RE:那裡)



上禮拜五,陰雨。我在傍晚下了交通車。閃閃躲躲的走在飄著雨的馬路上。連走廊騎樓都是一片濕滑,令人頗煩悶的天氣。
是說好像去找她的時候,三次有兩次都下雨。是不是該對某人抱怨一下雨娘技能?(某人反擊:才不是我,是你。)
許久不見,她剪了個及肩的俏麗短髮。比起她傳照片來的樣子更好看。她正開著電視在看,竟然是蜘蛛人?不曉得是隨意轉到,還是什麼原因。清洗掉那有點難過的陰雨不適後。我們輕輕的擁抱,對於許久不見有著好多話想要說的。又很難明白的說出來。對於我盡力的表述,她低著頭不語。時而點頭表示有在聽著。小手用力,用擁抱的輕重來回覆我她現在的心情。
言語難以滿足此刻的心情。她示意我不要再說了,虐她。
我把赤裸的她綁在架子上,面朝下的她頭髮遮住了臉。被響亮的拍打著臀,才己下子就一片濕潤。也可能從剛剛就是這樣的濕潤。她的身體明顯的變的更容易淫蕩了。只要一點點刺激就會進入狀況。
她哀求我,想躺著。然後繼續。
雖然床上並不好固定。我還是盡量想辦法把她的手腳簡單的束縛住。最近這模式她非常的喜愛。下次要來問問她的感覺。但我覺得答案應該是「不知道」。
當矽膠的凸起顆粒掃過她的乳頭時,她彷彿觸電般的彈跳起。我興味盎然的看著她的激凸。繼續玩弄著。右手在她最濕濡的地方撫摸、揉捏、拍打。不管輕重都能讓她非常的有感覺。不停的懇求著要更多,要更兇。
直到她終於邊喘邊喊:「求主人停下來一下子。」我才放過她,讓她把自己埋進被子裡餘韻。

我拿起手機滑著,滑到SINK的專頁。謎迷麋鹿大已經發了文,寫他的初戀故事。
「你今天看誰?」她不知道什麼時後黏到旁邊來,發問。
「看星期五的謎迷麋鹿。」
「喔,我覺得滿喜歡他的文的。」她一邊說,一邊搶走了手機。
WTF?
給我拿回來!「嘻嘻,不要,我要看。」一起看啊?「不要哩,你這個重度網路依存患者。」
對著滿臉淘氣,對著主人放肆的她,我臉色假意一沉,壓倒了這個小調皮鬼。搶回了手機。
兩個人一起看著麋鹿的文章。眼睛看,手指滑頁。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繼續做著剛剛做過的事。用力的欺負她。文字慢慢的滑動,手指也是同樣的滑動著。
兩手都是。
故事展開到麋鹿大終於忍不住要初戀的女孩到家裡,趁著沒大人的時候更進一步。十秒五秒的討價還價著,最後三秒的初體驗。讓我們兩個頓時大笑。
「麋鹿大也太辛苦才要到三秒。」我靠近她說「我都快要弄了三十分鐘了。」
「壞主人。」她嬌嗔,用力的貓拳我。
沒事多跟伴侶看看SINK吧,真的有助身心健康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