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RE: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

某個可愛的小女子對我私訊說:「老獅,你明天千萬不要請假喔?」
請假?喔喔是說SINK嗎?我還以為你要我明天乖乖上班。
為啥?
「因為如果你請假了,我就有耍廢的理由阿『反正老獅都不寫了,那我也來耍廢好了』。」
居然有這種事,那既然妳都誠心誠意地說了,我就大發慈悲的……拖到底線才發文。
反正沒看到我的文之前,妳都不會耍廢對吧?

上個禮拜六,桃莉絲妞「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笑鼠我了。也讓我想起了某件小事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在我跟小喵剛認識,還不是主奴,還沒有交往前。她來我家玩耍,作為一個SM初心者的身分。我們在房間裡用暫時的身分互稱,我是主人,她是奴。我比上一次初見面時只打屁股又更多了許多的玩法。享受著很美好的時光。
小喵問我,想不想做愛。
她爬到床上,我的身上,半裸著,奶頭上的夾子還沒有拿掉就想挑逗。但我表情不動,身體不動,毫不配合。
我告訴她,我可以給妳愉悅。但妳沒辦法給我。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她某些點,導致我們後面關係進展飛快。落到了今天這步田地(!?)

後來我們正式交往,當然就上床了。別說給不給了,我們拼命的在對方身上尋找愉悅。第一次認識到當我真的把感情放進一個專屬對象後,我們能有那麼多嶄新的發現。
我早就不是處男,也不是第一次幹人嘴巴。某天早上我們醒來,小喵趴到了我跨下,嗅了嗅:「好像很好吃。」然後就一口含了進去。
不知道為什麼,那天被舔的異常舒服,一下子就逼近界線。小喵嚐酸了暫停。我卻一骨嚕的跳起來,抓著她的頭髮逼她繼續。小喵一邊笑著哀號,一邊又開始吞吞吐吐了。
我單膝跪在床上,硬挺的小老獅被小喵溫柔的包覆著。一個突如其來的酥麻讓我徹底解放。在小喵「嗚嗚嗚」的聲音中,一波出去。
然後就看到小喵飛也似的跳起來,直奔廁所。
一瞬間我心疼了起來,怎麼了?我插太深?還是太直接?
我很希望給小喵好的感覺,比如沒有摸到她的舒服點,或是打屁股打歪了,我都會在意半天。第一次爆口不是就上手,而是衝廁所。打擊好大。
「妳怎麼了?不喜歡吃精液嗎?」
「不是,我有經驗,吃我不會排斥。」小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但是你的精液不但讓我嘴巴好刺,而且怎麼味道那麼濃!」
這……
我是不是該對以前願意默默吞下的M,致以最高敬意啊?
於是我只好放棄口爆這個玩法,乖乖地幹她。

好好地了解自己吧,連自己都不瞭解,只想弄在別人嘴裡的傢伙,就賞他個法式深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