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安全詞是小老鼠

我常常問喬喬一個問題。
「為什麼妳不會像別人的M一樣,對妳的主人我態度崇敬點?」
「看看是誰教得好啊?」喬喬在電梯裡壞壞的笑了,還順勢肘擊她的主人。
欸!這樣對嗎?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的,一旦開始了就再也回不去了(瑞凡~),我們把這樣的打打鬧鬧變成了很正常的發展。只要是獨處下。她根本就是一個孩子。而我不知道該算是她的甚麼,大型玩偶嗎?總是戳戳抓抓槌槌打打的。
我真不知道有沒有主奴像是我們這樣的?我身邊的都不會這樣啊?
不行,她的手實在太超過了,我決定把她綁起來。
她笑嘻嘻的自動伸手,讓我一圈一圈的綁起來,然後還沒綁好就又偷襲過來。
「欸欸,不准用大貓拳!」我有點毛了,決定壓制住她,把她的手緊緊地綁在胸前,讓她雙手完全無法動彈。
「哼,這樣肯定就沒辦法了吧……等等,妳該不會想……」我立馬壓住他的小腦袋,及時擋住了她的頭槌。
「喵的勒,妳這傢伙完全不能大意。」
「哼哼,這叫無敵貓拳!」我還無敵星星勒(頭疼)
於是她就被我連腳也捆了個緊。然後嘴也用毛巾堵上。總算是不能作怪了。聽著她漸漸粗重的呼吸。一探手就是一片濕潤。
「妳慘了妳,主人現在要狠狠地虐妳了。」
我拿出她的專屬跳蛋跟肛塞,小心翼翼的把她的兩個穴穴都堵上。稍微撥開擋著她臉龐的長髮,她的臉頰酡紅,看起來還不錯,應該可以繼續了。
旁邊排著木拍皮拍跟板子,準備要好好的教訓她小屁股的道具。我打算要把她打的屁股瘀青紅腫。然後在不能動的情況下用玩具玩弄她的穴。讓她知道誰是她的主人,哼哼。
喔,不過再開始之前,還有一個事情要做。
我拿來一個黑色的,有著細長膠條的聰明球,我們稱它是「小老鼠」。這本來是她自己挑的玩具,但是她卻還無法使用它。所以一直擱著。如今總算有適當的用途了。
「因為妳現在被綁著,嘴巴又被堵住了,所以呢,主人現在把小老鼠放在妳的手上,如果妳麻掉了,或是痛得受不了了,妳就放手,讓小老鼠掉下去,主人就會停下來,知道嗎?」
她點點頭。不過我還不能放心。「我們先測試一次,放掉小老鼠。」
她放手,小老鼠順利的掉下去,代替了安全詞。
「OK,那主人要開始了,科科。」
接下來就是愉快的打屁股時間了,她的屁股在皮拍的伺候下慢慢地泛紅。我一邊摸著溫度一邊均勻地打著她屁股。我想等等熱了就可以用小木拍打,然後慢慢打到她屁股瘀青,我不會突然用力去讓她一下子就垮了,我會很仔細的,很仔細的,把這些慢慢地加到她的身上去,然後再……

咚,小老鼠掉了。

不會吧,都還沒熱欸?
「怎麼了?受不了?還是手手麻掉了?」我把堵嘴的毛巾拿掉,有點懊惱。
「屁股……好痛」
結果因為還不習慣的關係,她無法長時間塞著肛塞。
真是……嘖。
算了,這就是調教,我得有點耐性。反正我們時間還長著。
我不急,直到妳能好好地享受這一切之前,我都會慢慢等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