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像雲朵一般

小喵說旅館的床好軟,像躺在雲上面。
「今天星期幾?」我躺在據說像是雲上面的床上,陡然問道。
日本時間11:00,老獅跳起來寫日記。
是的,我們還沒回去,還過到以為日本在國際換日線的另一邊。

我們從關西來到了關東,因為一些理由我們住了兩天的青年旅館。只有三張塌塌米大的房間要擠兩個人,其中一個是老獅,感覺就很勉強。
小喵說:「這樣好甜蜜欸,我們都得抱著睡。」
有時候小喵說的話總是讓人不能不愛她。

所以終於到了東京,住進本來就預定好的飯店時,小喵直接倒上床「好軟好舒服喔!」
說實在話其實也沒大多少,日本的旅館都在比小的,來那麼多次也沒住過大間的,下次來找找看到底有沒有寬敞點的。不過有個狹窄沒關係,有個像雲朵般的床,應該就足夠了。
結果我發現,這床還是很有缺點。
老獅在京都的某晚,從便利商店回來仆街。在要把食物摔壞跟自己摔壞之中毫不猶豫的選了後者。幸好只是膝蓋跟下巴擦傷。一番護理後下巴很快地就好了,但是膝蓋卻一直好不了。
大概是它衰鬼,不停的跟行李箱,或是椅子之類的東西碰撞,皮是長了掉,掉了長。怎樣都癒合不起來。導致晚上小喵黏上來親熱的時候,很有障礙。
「老獅你來嘛!」小喵一番蹭蹭後躺下。
「妳上來。」我一動也不動。
「不要嘛,我想要你在上面。」
「我不能跪著。」我心有餘而力不足。
於是小喵就坐上來自己搖。我剛剛是不是說過床很軟,像在雲上?所以小喵越搖越激烈的時候,我有種又舒服又不舒服的感覺,舒服的是小頭,不舒服的是大頭。
我半陷入床,被搖到有點暈車的感覺。
「老獅,舒服嗎?」
我默默的把她頂起來,寧可用腰力自己來。
原來床軟到像雲朵一樣,完全不適合愛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