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為什麼繼續

有人問我愛情在SM裡是甚麼?

我說,愛情在SM裡,是一種障礙。

『那這個障礙,跨的過去嗎?』

我覺得這個就不好說了,也許可以,也許不行。

「所以到底是可以一起跨過的障礙,還是怎麼跨都跨不過去的障礙?」

我想了想,告訴她,兩句話都對。

而等你知道為什麼都對的時候,就是明白的時候了。

妳自己找,我沒打算直接告訴你答案。


2017年的開始,我整理好了兩年份的文章,用非常猶豫的心情。

猶豫著,要不要這樣繼續。

那天晚上跟小喵聊的很晚,就是脫光了蓋棉被閒聊的那種聊。話題亂跳,內容不拘,反正就是睡不著磨消時間。而且是在明知道早該睡覺了的時候還在做這種事。

中間話題跳到某些朋友身上,開始聊他們是甚麼樣的SM伴侶。對,就是拿別人說嘴,但是既然這些話不會離開我們的臥室,所以也就沒甚麼不道德感。

然後小喵突然問我:「那我呢,我是甚麼樣子的M?」

我記得我說過,而且還寫過了。

「不管不管,我想知道!」我覺得妳不是想知道,妳只是在撒嬌欸。

我想了一下,然後回答了她。

回答了甚麼?都說話不離開臥室了,還問會不會有點笨?

不過看來答案很讓小喵滿意,她從被窩一骨嚕跳了起來,眼光閃閃的對我說:「欸,你把這些寫下來吧?」

寫下來?為什麼?

「我覺得應該有人會需要它們。而且我沒有看過有人寫過。」

是這樣嗎?

我之前才對別人說過,別老是去看各種文章來想像甚麼是SM,文章有好有壞不說,再好的文章也只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是別人的感覺。拿別人的感覺套到自己身上想要符合,肯定不知道會有甚麼結果。不算是聰明的辦法。

文章,不過就是成功範例、或是失敗範例。

不過就算我們都知道「盡信書不如無書」,書還是有存在的必要性。並不會就可以燒了埋了不用看了。

寫文章需要幾個讀者才有必要呢?

上百個?上千上萬個?

答案是:有一個就夠了。

2017年,就為了小喵那閃亮亮的眼神,繼續寫我們的情慾紀錄。

裡面有沒有你需要的答案?自己找。





後記:

「星期四的笨蛋主人,你寫文章了嗎?」喬喬問我。

也許會寫,也許。

「你趕快給我寫,我想看!」

妳的意思是? 妳已經被看文章這件事制約了嗎?

「哼哼,才沒有呢!我只是不小心點進去看沒有才問問而已。」

..........................

2017年,我有一個為了她寫的,跟另一個想要看的。

兩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