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初夏炎炎人易濕

4/7
時逢初夏炎炎,天氣很讓人易濕,我是說動不動就一身汗的意思。

剛剛出去偷瞄了一眼。小喵躺在沙發上睡的很熟。理所當然。晚上出去吃飯的時候就已經一臉倦容,直說想睡。
「那你還想吃嗎?」我看著新光三越的杏子豬排問。「當然!」
為啥那麼累?自然是有人好好的覺不睡,搞到天亮才睡的結果。
記得那天也是頗熱,棉被忘了換季更熱。我睡得頗不安穩。那種明明身體很累卻還是繃著弦的感覺。可以的話實在不是很希望這樣。
斷斷續續睡了一陣,又稍微恢復一點點意識。被身上的重量弄醒。我以為是那條冬被的重量。但是它因為太熱以經被我踢開了。
「主人……」從身上傳來的聲音判斷,應該也不是貓,是隻喵。
我記得我本來有穿衣服睡覺,但我現在是裸的。她正在舔著我敏感的凸起。撩撥著柔軟的部分。她也是裸的,髮梢掃過我臉上。有點扎人。
我眼睛睜不開,濃濃的睡意襲來。
「啊啊,變大了…」她似乎很滿意小主人的表現,接著我感覺到重量壓到下腹的位置。被柔軟跟潮溼的包圍住。是的,夏日炎炎,但不是我前面說的那種潮濕,比較讓人喜歡的那種。
我的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到豐滿又婀娜的身體在上面妖嬌的扭著。
我想我剩餘的精力似乎都交給了我的分身,因為他異常的有活力。其他的部分力氣彷彿都被抽掉了。我就像是一個睡到一半被吵醒的人一樣。一邊按著沉重的眼皮一邊跟被窩掙扎。只是我並不是因為睏,而是爽。
重量離開了我的身體,小喵似乎下去了。過不久浴室傳來水聲,是去洗澡了嗎。還是剛剛其實都是我在作夢?小喵只是爬起來洗澡?
「啊啊,今天真是有精神。」我感覺到舒爽的潮濕感。是洗完澡很乾淨的皮膚觸感。小喵趴在我的身上,用嘴親吻著她說的非常有精神的地方。我被一陣緊繃感弄的又多三分清醒。剛剛的重量感又再度出現。這次我看的比較清楚了,應該不是做夢。而且手還被拉上去撫摸她潔淨清涼的胴體。我用力捏了乳房一下,她發出了預期的酥軟聲。既然稍微清醒了,我稍微奪回主動權。開始自己來。
「啊啊…你怎麼會這樣…好爽…以前沒有過這樣的方式啊啊…你哪學的」
我天資好。
但是我天資好也沒用,我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了。
最後她癱軟貼在我身側,說:「主人…小喵好舒服喔…你有爽爽嗎…」
我沒有回答,這是我記憶中的最後一句話。
我第一次在幾乎沒有睜開眼的情況下,不管半醒還是半睡都沒有睜開眼的情況下,幹完了她。

初夏炎炎,很容易讓人濕,我沒有說錯。

「……我好累喔」小喵夾起食物放進嘴裡。
廢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