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砂鍋魚頭

如何做一道美味的砂鍋魚頭?就是先熱油,把魚下鍋。翻面會碎掉很正常,用高麗菜蓋住就好,然後倒入湯汁後用買來的可愛魚板火鍋料裝飾滿滿,就是美味的砂鍋魚頭了。
我看著她有如炫耀文般的網誌,止不住嘴角的抽蓄。

她就是一個這樣天才的存在。身為兩個孩子的人母卻有著完全不輸給年輕女孩的少女心。也許因為時代的關係所以她到了這個年紀才終於發現了自己的SPANKING喜好。簡直如一齣黑色幽默的劇本。記得某次聊天,應該說非常多次聊天。正當她如小女孩般的幻想著自己被處罰、被管教的劇情,然後突然跟我說:「阿,不能聊了我要……」某些必需她切換回人母的角色。然後中止。
如此存在的兩個迥異的個性的她。在某段時間一直陪著我。從聊天到見面花了很久的時間。當然除了她必須做好的心理準備以外,家庭因素當然是卡在中間的大難關。
我自己明白雖然我們做的事情沒有背叛的因素,但是卻有著會被算做背叛的事實。我們第一次見面在淡水的老街散步,吃阿給。大概可以算是小小的偷情。那在之後帶著她送我的皮帶(證物)到旅館開了房間(違法事實)基本上只要被她丈夫發現,就是一場社會新聞之類的。
可以下甚麼腥羶色的標題想都可以想像。
但她就是一個這樣,對甚麼事情都很誠實的女子。不管對自己無庸置疑的喜好,還是自己無庸置疑的身分。都很誠實。她幻想著自己是如何被主動剥去衣服,掀起裙子痛打屁股。但是卻很慎重地告訴我:「對不起,我的身體只有我丈夫能看的。」

那有甚麼問題!

最後她在這兩個矛盾的感情中找到了平衡點。至今我仍然認為這勇氣大到無可想像,至少我如果在她的角色立場,這個選項我從沒考慮過。

「告訴我結髮20幾年的丈夫,我突然喜歡上被打屁股呢!」

當下我就跟看到那鍋魚頭的感覺相同,我無話可說。只能笑了。
既然她有了自己的「主動」了,那麼我也慢慢地退出她的聊天圈。不再見面是必然的,慢慢地連訊息都少了。我知道她一對兒女也大了,沒有時間掛著聊天也很合理。

隔很多很多年。

在上上一次對話是「我剛好上來一下下,看一下SPANKING的網站。」

再隔一年多。

在上一次的對話,我告訴她我要結婚了,她說恭喜。

再隔…

最後一次……我不該打出對話內容,也僅一句,感覺追悔莫及的一句。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小喵了。我會是甚麼樣的情緒?

隔幾天的早上,小喵叫醒我:「老獅,我幫你做了早餐,不過好像有點太鹹欸,你要吃嗎?」
「喔,好,我吃。」

我似乎能明白甚麼了,我吃,我當然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