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至今未曾實現的夢-續二【 道歉】

「主人……對不起」
其實我不太愛聽這三個字,那讓我有點失落感。

自從知道了一些她的狀況後,我跟她有了個約法「身體控制權」。
原因是她無法控制的會去自虐。用肉體的痛楚去代替心理的痛楚。用造成身體的受迫去減輕心理的受迫。每每總是虐到身上有著一道道的可見傷痕,才能有所放鬆。傷痕越慢好,彷彿就能有更久的藥效一樣。
這樣太危險了。不想要有一天發現她衝過頭。所以想要在她身上套上了韁繩,套上束縛。綁的緊緊的,卻也能當救命繩。
最好的,是希望能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能把給自己傷害,用主人給的傷害去取代。至少我再怎麼樣,也不會把她弄壞。
當她跟我道歉的時候,就代表我的想法失敗了。
明明就答應我,只能讓主人弄傷了阿。
「……我沒辦法,那種情緒侵襲而來的時候,我不這樣做,會被壓死。」
所以她又自虐了,還兩次。
我隔著電話聽她說她又這樣做,氣自己只能隔著電話聽她說。我能理解她拼命想要浮到水上呼吸的掙扎。我不能怪她不守規矩,她不是墮落。而是就是因為不想墮落,才用任何方式求生。用自己破碎脆弱的身體,繼續掙扎。
我該怎麼辦。
我只好原諒她,告訴她沒關係。這不是她的錯,真的不是。她用「嗯」回應我。低著頭默默的。我告訴她這樣做是不好的,但是主人能了解妳的在歷經了那麼長生命的挫折與低落後,不是每個人都能好好的、沒事的。
「至少,做了之後,跟主人說好嗎?」
她點點頭。
「但是妳還是犯錯了,是不是?」
她點點頭。
「妳必須保持著受罰的姿勢,不可以閃躲。」
她默默的趴好,用手抓緊床單。
「因為妳犯錯,所以現在主人要狠狠揍妳!」
「好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翹起屁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