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假裝陌生人

懷中突然多了一物,很熟悉。所以就先摟住再說。
是跑去朋友家的小喵,天亮才進門。一進來就討抱抱。然後跟我說:「有幫你買早餐喔。」就又下床去餵毛孩子們了。
我本來就正在睡,然後也就繼續睡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早上七點多。床邊多了一個呼吸聲。當然是餵完毛孩子後就昏睡的小喵,照經驗可能不到中午醒不過來。
剛剛朦朧中看到的她是白色滾花邊T加牛仔褲。現在牛仔褲已經脫了,只剩一條深紅色的小褲褲而已。

所以我就把它也脫了。

記得某次聊天的時候,小喵說她對幾個幻想很有感覺。其中的觸手我沒辦法,我是老獅,不是章魚。然後比較排前面的有「硬上」跟「假裝與陌生人做愛」

觸手我還是沒辦法,不過此情此景似乎正好一次滿足兩個願望。

小褲被剝掉讓她驚醒了過來,我也不多廢話抓起她的腿就挺入。間隔0.5秒,應該很符合硬上的條件。但我總覺得她在0.3秒就擺好姿勢了,是我的錯覺嗎?

前面必然的摩擦感很重,不過很快就漸入佳境。我不太想多描述幹幹的過程,有人想看?那就看A片阿。這部分我不會有多特別的啦。總之就是正面側面,行有餘力後面繼續。照著小喵的呻吟來給她適當的刺激。

重點是要「假裝與陌生人做愛」,我本來想由我引導。不過不知道是沒帶眼鏡還是被從睡夢中拖起來愛的效果。小喵自己就進入了這個狀況。

「啊啊,好爽喔,你是誰?」

「嗚嗚,你不是老公,你是誰?我老公呢?」

感覺一點都不費力氣,挺好的。

「你是誰?我老公才沒有那麼 ─ ─」

好像哪裡怪怪的?

「你是誰,我老公平常都 - -」

我皺了皺眉頭,把她翻面。

「啊啊,怎麼那麼勇猛,吃了─ ─嗎,還是你不是我老公!」

這小妞到底再講啥鬼!

看到她嘴角藏不住的竊笑,額角爆青筋的我重重的摔了她一下屁股。決定把她操到哀哀叫,別再給我說話了。

「假裝與陌生人做愛」這到底哪裡好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