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相伴的力量

風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了。在颱風過去的禮拜四,還是希望大家平安的在家看SINK。
(迷之音一:看屁看,我還在斷網斷糧紗窗都被吹走了啦!)
(迷之音二:上次好像輪到你也是颱風……)

上周四一覺醒來已經逼近發文底線,但是好不容易才有的睡眠只恢復了老獅的體力,還沒有復原腦力。所幸還記得要請假。沒有陷入這是哪裡我是誰的狀況。
不過我想沒關係,隔天的麋鹿足足寫了兩倍長的量,我想大家看得很過癮,應該沒有人還記得我請假了。

絕對沒有打廣告之嫌疑,麋鹿跟紅子這一對伴侶在老獅入圈了那麼長的時間裡,絕對排的上前三名的精彩。在老獅跟小喵命運交會的那一天,我記得我第一次見到紅子。那時候的她看起來就是個誤闖林子的白兔。誰能想到後來遇到了不是野狼而是麋鹿,竟然變化那麼大。比月野兔的變身還威。

如果她遇到了野狼,應該就沒那麼特別了吧?胡亂猜測中。

仔細回想,一直以來就是看著一對對可稱為特異的伴侶,逐步造就了我的觀念。分開來看也很平常的兩個人,不知為何就是能在互動時爆發出絢爛的火花。
不對,我指的不是他們做了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如果時代都進化到現在了你還會覺得SM行為有多特異,我只能覺得你本身就是最特異的一個存在。在這些伴侶的身上,即便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一個眼神的交流。好像都能有著不一樣的聲色。有時我會在表演看到,那我就退一萬步說它是個表演方式好了。但我也有幸能在近距離看到這些,在私人空間跟時間下看到這些。所以我可以拿我全部的寫作生命跟你賭,我說的是真的。

他們就是那麼屌。

诶?你說我的寫作生命也沒多長?這不是重點啦,重點是很屌。

我不知道我還會寫多久,也許你們明年,搞不好明天就沒有禮拜四的老獅了。(明天當然沒有,明天是禮拜五的迷謎麋鹿)但我也說過我寫文就是日記,就是要記錄我尋尋覓覓終於找到的伴侶。我們慢慢地熬煮對方的情慾,直到越來越香醇。我們用笑容,用眼淚,用身體用心去交融。除了你們常看到的閃光以外,我沒有說給你們聽,寫給你們看的,值得回味的跟不堪回首的。多的寫不完。

寫不完的,都刻在心上。

今天是中秋節,我替小喵做了飯。然後到臥房叫她起來吃飯。叫不醒,只好靠在門邊欣賞她的裸體。

她最性感的時刻之一。

後來我決定自己先吃了,她的等她自己起來我在弄。否則我可能要欣賞她最性感的姿勢好幾個小時。

等到她醒來,還沒吃飯,先做了愛。躺著抱抱的時候她說:「欸,老獅,我昨天趁你睡著的時候有偷摸你喔,你記得嗎?」

我不記得?

「你還發出好舒服的聲音呢。」小喵偷笑。

昨天可能睡得太死了,我沒感覺。不過上禮拜四,我昏睡在工作房時,妳進來替我關燈,蓋被,還偷吻我一下的事,我還記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