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妳想要的話我一定會的

硬
聽說上週有人抱怨是我光害。我要辯解。

雖然我好像每個禮拜都在光害大家,但其實不是那麼回事。這就好像有人常常發閃光情侶照一樣,也許拍完後就各自滑手機上傳,也沒有像我們想的那麼黏膩纏綿。
所以我們也不是天天玩天天虐,我是不知道其他伴侶如何啦。對我來說有太多要做的事,這也是我一直苦惱的地方。

到底該天天輕食好,還是偶爾大餐好?

但不管如何,總之小喵想要,我就要餵飽她這是肯定的。所以我昨天帶了雞排回家,當然因為回家前又繞路去做別的事,氣的她小跳腳。
一起窩在沙發上吃著不知道該算哪頓的飯。然後就把小喵丟進房間,她一邊說:「討厭,你要幹嘛?」一邊擺了個撩人的臥姿。

沒有幹嘛,說好要兩頭一起餵飽阿。

扒光衣服,拿出繩子綁好。繩子很不錯,在綁的時候本來還一直碎碎念抱怨我太忙都不關心她餓了的小喵,綁好就沒聲音了。只剩下嬌喘。可見有多好用。
然後小心翼翼的把肛塞塞入。

我不是很介意小喵自己玩自己。有時候激戰後再玩一下玩具是她的習慣。可是在前幾天她告訴我說她自己玩了前面又玩了後面因為你超忙都不滿足我我就自己來的時候,一種超不爽的心情突然湧上。所以今天是一場尊嚴戰(!?)要讓妳知道誰主這裡(中二)。

其實正確來說,我不是沒有嘗試過要玩屁屁。不過記得第一次想玩的時候小喵嚇的跟什麼一樣,一直喊著不要。所以印象深刻的認為她不愛被碰後庭。一種身為主人的本能嗎?會去記住自己的M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所以其實我超意外的事她會玩,而且比我想的還喜歡。

真的,這時候的小喵敏感到了一種程度。完全變成色小喵了。連常玩的打屁股,這時候似乎都多了點滋味。意外的開關。就看著她隨著感覺起伏、扭動、呻吟。到了忘我的程度。連該冷靜處理的主人也有點茫了。

拿出了小藍,說好的兩頭一起滿足。

如果剛剛是打開了開關,現在應該是過熱或是漏電了。她陷入了快要崩潰的狀況。動作強度大了十倍,還搭配抽蓄抖動。我不懂女孩子的高潮是怎樣(有人想回應一下嗎?)(做球),但可以感覺到她是非常愉悅的,毫無懸念。直到我慾罷不能,但是她已經似乎快不行了,喊著「等等…裡面…麻了」。我才罷手,替她清理流出的一蹋糊塗的下面。抱著她溫存。

「好舒服喔…再來嘛,主人」

等等?剛剛不是有人說她不行了。

「哪有?很舒服阿,還想要……」

妳說妳不行了阿,都麻掉了。

「是很麻,爽爽的。玩屁屁好危險喔,胃口大開。」

我感到眼前突然一灰,這是哪招?

「你知道為什麼我想一直想找個S當男友嗎?當然就是想要常常都能吃飽啊!」
有人總以為,M是S調教出來的,所以厲害的是S。

錯了。

S厲害的地方是有一身的好本事沒錯。但M更是厲害,因為她們總是能把自己交給她們想要的S,選擇成為自己的主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