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除草

那是一座微微鼓起,形狀可愛,長著短短雜草的山丘。

長著短短雜草代表之前有人整理過它。也代表有一陣子沒有人整理它了。
因為她說:「交給你了。」於是我得到了可以整理它的授權。
有點臨時,工具不全,只有一把小刀。
要如何用小刀把草輕乾淨又不會把小丘弄壞,有點考驗。
我打了盆水,用來洗刀。然後用水把草打濕,好讓我待會下刀時順利點。
我仔細觀察著草的脈絡,盤算著如何下刀。
第一刀就感覺難度,比起平常整理的還要更硬點。
而且平常整理時因為熟悉會有手感。能憑著感覺迅速下刀。
這片小丘我第一次整理,感覺難動。慢慢除了幾下感覺挫折,這些草柔中帶剛,似乎沒有斷的感覺,怎麼除還是一樣濃密。
比平常的硬草難除。
草乾掉了,於是我又打水沖了一遍。費力半天只除了一小塊。只好耐著性子繼續。本來這檔事就沒辦法求速成。不管是除草還是別的,本來就是這樣。只能慢慢來。
漸漸我抓到了技巧,原來逆向比順向好動。順利的清除。但是在快要完成之前,發現硬是有幾根除不乾淨。
「感覺是忠貞烈士呢,死不肯倒下。」
「你很煩欸!」
我瞟了她一眼,用手一揪。
「痛!」她哀怨的瞪了我一眼。
好了,這下乾淨了,任務完成。
我摸著自己的傑作,感覺成就感都來了。
------------------------------------------------------------------------
「我可以寫山丘的主人是誰嗎?」
「不可以,我會害羞!」
「好啦,我不會寫說我是跟.....」
rJqRnqaVkaeVp6Q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