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玩興


她本來就是個火熱的女子,今天更是加倍的熱。
我高居臨下的盯著她,她把大被子一拉拉到了半臉下。但是我可以感覺的到,她在棉被下偷笑著。

「今天還是好想要?」

「恩,好想要!」

這也許就是她體溫如此高亢的原因,也可能是幾分鐘前她裸著身體讓我塗油的時候,我的手不規矩的摸了她的每一處敏感處的關係。
我硬壓到她著身上,因為有點冷所以我只掀開了她下半身的棉被。不讓她不小心冷到。雖然我覺得是不會,因為她真的太熱了,我就像抱著暖爐依樣。
我覺得不需要拖延了,直搗黃龍就好。她閉眼發出嬌媚聲:「有點痛,你抹點油吧?」

「我覺得不需要。」我靠著她耳邊壞壞的說。

「我需要!」她堅持,但是沒有一絲的不悅。

順利地挺進,那裏面有如烤爐,所以我這根本就是在烤雞,緩緩地轉動又緩緩地進出。
當我把她的腿用一種盤起的姿勢的時候。她發出了最淫蕩的叫聲。
「好厲害!這好厲害!喔,我的天啊。」
我喜歡她這樣的話。聽了就無比開心。

不過雖然她情緒高昂,但今天的狀況不適合劇烈玩耍,所以我們沒有動用玩具,也沒有翻過來翻過去的幹。就保持著基本姿勢不停地做。最多就是挺起身硬插,或是抱著她溫頂的差別。

「阿……阿」在我抱緊她的時候,她的也在我耳邊用開心的聲音說:「我快被壓死了。」
...........是啦,我加上一床溫暖的棉被,可能真的太重了。

玩興已盡,她裹著被子沉沉睡去。

我工作,照顧貓咪,時不時就去看一下她的睡臉。拿水,煮湯,提醒她要吃點飯,她有點頭,但是依舊抱緊被子不動。一睡就是一整天。
重感冒了還是要討愛愛的,那隻小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