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落敗



跟一個好友聊天時聽她說,與老公交往久了,可以知道對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可以輕易的踩到對方的底線,或是腳尖在那邊邊給它晃來晃去。我笑問說她不怕被埋到後花園去?心裡是覺得這才是真的感情深厚。能自由的表達情緒又不至於讓對方痛徹心肺。是多少時間的情感累積。

我也想與小喵,累積起來。

調教也很重觀察,要去感受M的情緒反應。能不出嘴巴問就不要問。不然崩壞掉的感覺可是難以挽回的。還記得第幾次的調教後,才知道小喵徹底開放崩壞後的真實反應。之前的都是還能有意識的控制自己的身體。高興之餘也暗罵自己實在不夠專業,然後繼續把小喵弄得更壞一點。

本以為以掌握,結果還是大意了。

以前剛在SINK看某人的文的時候,她曾經在做愛時試著挑戰自己砲友的底線,再男人督的正賣力的時候說:「阿  要飛了,機長我要飛了。」讓男人抓狂到差點棄械。原想說這大概是個略誇張的笑文。殊不知是我天真了……。

小喵正常做愛的時候,也是不知道怎麼養成的習慣,居然可以邊呻吟邊開話題。可以聊天、可以討論、可以講笑。尤其是講笑,搞得我大滴汗落。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意志力一個挺不住就糗大了。還會惹來她銀鈴般的直笑個不停。

「拜託,別這時候講!」我又好氣又好笑的揍了她幾下屁股,只換來她的鬼臉。

最慘的是近朱者赤,近喵者愛說笑。連我有時也會不小心多話了幾句,然後啞然失笑。自我毀滅。她笑著說現在不是她的錯了,我無言以對。只好眼觀鼻,鼻觀心,收斂起氣精神來專心操她。

怎麼會這樣呢?

有一天出門前來個擁抱,一抱就上了火。把她直推進寢室裡。小喵一邊說不是要出門了嗎一邊脫衣服脫褲子,我也一樣,準備長驅直入。兩人一拍即合,開始運動,我想起相傳武林中有套「九淺一深」的心法,準備運起為之。本來深入敵陣的分身慢慢退至入口,緩緩磨蹭,準備再度蓄力圖入!





一…二…三…四…





「你為什麼要一直在門口?這樣感覺很奇怪欸?」



不可分神,否則心法走岔,就難以為繼,我認真相信前輩高人所授必然有用,繼續。





五…六…七……





「欸!不要玩門,門會壞掉啦!」



幹……



這一下讓我再也無法凝氣,落敗趴在她的身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