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坦承


拜職業所賜,小喵對味道這件事很敏感,不管薰香的還是薰人的。

有一次老獅認真的(!?)洗完澡出來,小喵馬上跑過來攤在我身上說:「喵~你今天好好聞喔,超香。」

兩個人在床上打滾了一陣子後,她說:「那你下次去找喬喬的時候,也要弄那麼香喔!」

為什麼?

「讓她覺得這味道超好聞阿,然後跟她說買我的洗髮精。」

我大翻白眼,小喵自己也笑彎了腰說:「我超壞的,連你的M的錢都要賺。」
是還沒有真的去薰喬喬,不過有先跟她說了這段軼事。喬喬也笑了。
好像還有一點點放下心的感覺。
能夠來到這樣的對話,老實說,感覺太幸運。如果要說是因為什麼原因造成,我想就是「坦承」。在我與小喵初相見的那場聚會上,主持人請大家提問的時候。我還記得我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大家覺得在SM中,坦承是必要的嗎?」
結果大家誤會了我的問句,往別的方向例如忠誠度去討論了。其實我想問的是,對於你的夥伴、你的M、你會不會做到坦承一切想法?這是必要的嗎?還是你會有必要性的去隱瞞一些感覺想法?

我現在的想法是,必要的,做到坦承是能夠互相享受愉悅的必要因素。

我沒有鼓勵你的S或M去多收多找對象或是鼓勵劈腿。如果你想要的是單一,那要坦誠。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就去跟對方坦承的說。因為如果那是妳很在意的事,他當然有必要知道,所以為何要腦補?當然直說。

在互動中也需要直說,把妳的感覺忠實的跟對方說。「請對我粗暴」或是「不要弄痛我那裡」都是。讓他知道你現在是難受的、愉悅的、還是開心的。喔,只是呻吟有時候不算一種表達,不管呻吟的多大聲。
好比有次,我用玩具逗弄著喬喬。她從喘息、呻吟、顫抖,突然發出一聲像是要撕裂床單或是靈魂什麼的痛吼。我也立刻顧不得安全詞的約定,馬上抱著她安慰著。
後來在我們下次見面前,喬喬傳給我一段訊息:「……求主人在喬喬說出安全字前,不管叫的多慘,都不要停。」
……好,我知道了(尷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