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我不想要只虐妳

小喵問我:「你會想虐我嗎?」
我搖搖頭。讓小喵大吃一驚。

「可是可是,你都會想虐別人,我也想要阿。」
我想妳誤會了些甚麼,我不想要的是,只虐妳。

以前跟同好約實踐,或是跟喬喬調教的時候。都是一樣,平常各過各的生活,沒有見面。我們只有再見面的時候,才做那些事,才是主奴的角色。

而我們不一樣,總是在一起,以後也會一直在一起。我們最大的不同就是太近了,那樣調教的氛圍也不是總出現在我們四周,我永遠愛你,但無法時時把你當M。我也想把妳當愛人、當朋友、當寵物(!?)每個角色我都想,我都愛。

就像那天妳雖然不方便,但是我們還是抱的很緊,親的火熱。我的慾望緊繃難耐。靠著妳的嫩唇小舌稍稍解放。妳一邊品嘗,一邊屁股翹高讓我拍打。讓我感覺十分的愉悅。
妳似乎也很開心,突然爬起來,不一會捧著我們那把黑檀木的牌尺回來。前幾天笑鬧著玩過還丟在房間裡。妳捧過來給我,眼睛閃阿閃的說:「想要用這個。」

我好喜歡妳這時候的眼神。嫵媚動人。

我讓你趴下,屁股翹得高高的,先慢慢的打著。妳愉悅的聲音也更取悅了我。這時候我完全有了虐你的情緒。一左一右,忽快忽慢。妳知道嗎,就因為我確定我這樣做,妳一定能愉快。所以我更能好好的去享受打屁股給我的那份愉悅。我們自然的就因為SM而快樂。

我跨到了妳面前,把分身塞進了妳的嘴裡。妳迫不急待的吸允著。那貪婪的樣子讓我露出了微笑。我心中浮現某些色情文學裡總是有著那壞人拿著陽具甩女主角巴掌。我是沒辦法有那黑人尺寸的行為。不過用來磨蹭妳的臉,異曲同工。我抄起木尺,往妳的翹臀打下去。用那邊傳回來的快感來控制手上的輕重。

配合的超好的。

我跨過妳的身體,一手抓起妳的頭髮,從制高點欣賞妳的表情,完全變成色小喵了這是。往屁股狠狠一拍子,這是獎勵。
最後我們玩累了,一起滾床。看妳窩在懷裡不停的喚我「主人、主人」的撒嬌勁。我完全醉了。

我不想只虐妳,我什麼都想跟妳做。

「用這個好……嗯」

「輕一點……嗯……這樣剛好」

小喵趴在我腿上,瞇著眼睛舒服的下命令,剛剛打的火熱的屁股現在舒服的被小拍拍打。

當我人肉按摩機嗎?

不過,這點事……嗯,小意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