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寢技





我們真的很不像一般情侶,可能跟SM這樣的背景影響有關。



可是有時候也很不像主奴。這我就不知道跟什麼有關了……。



有一次在床上抱抱,小喵突然說:「老獅,你看。」



看什麼?



「看我的鎖喉!」兩條緊實的大腿就這樣突然給它鎖過來。小喵有在做運動,力氣還挺不小的,加上我體格巨大,她更毫無顧忌的全力以赴。



我用兩手迅速的架住她的雙腿,硬是掙脫,反過來抱住她的脖頸處。十指交互扣住,把她的左手連頭部一起鎖死,身體壓在右手能動作的關節處。用重量制住她身體的扭動。這樣就封死她全部的反擊能力了。



「阿阿阿,好重喔,我被熊抱住了啦,我要死了。」小喵笑著慘叫。掙扎不果開始耍賴要我放開她。



「……你沒事幹嘛鎖喉我?」我放開壓制的姿勢,變回普通的抱抱。



「我想試試看人家說的十字固定嘛。」



「…」



「是不是這樣…嚇啊!」小喵話聲未落,一個翻滾又用腿夾上來,我讓她夾住了我,看著她得意的表情。



「不是這樣固定的。」我右手用力,立刻從她的的手中抽回,順著她的扣鎖方向旋轉,用力矩的概念從她雙腿間抽出來,反過來拉住她的右手,換我雙腿壓上她的身體,拉住她的手往後一倒。



「阿阿阿,好痛,投降投降。」



當然是不能真打,就是做個樣子。小喵也不能太激烈運動,因為她容易喘不上氣來。事實上才剛過兩招,她就已經倒在那邊呼呼大喘了。



「你怎麼會十字固定啊?」



這種問題只能翻白眼,根本不想回答,尤其是對沒事找男友實驗寢技的女友。



兩次鎖扣不成的小喵,突然又撲了上來,改用搔癢攻擊。



「…」



五分鐘後,被片羽絞幹掉的小喵,陣亡在床上大笑。



片羽絞
片羽絞


「嗚嗚嗚,你怎麼會這些技巧的阿。」



隔天小喵在FB上發了她的心得:「我壞掉了---->被十字固定法固定住了。(繩子不流行了,現在流行用身體固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