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飛機向上 之三

還是SM新人時期(!?)的時候,最愛的就是看影片。

瀏覽著各國的SPANKING網站,看著不同感覺的主題跟手法。現在回憶起來是一段很純情的時光。


她終於從大洋的另一端來到這裡。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暑假。雖然我心中的黑長直少女不復存在,但是那是小事,小事。

雖然去了很多地方玩,一起吃飯喝茶。逛街踏青都做了。但是好像還是有點難以更進一步的感覺。明明一整年都在線上空中對話,什麼都講過了。但是見到真人就事一種全部打掉重來的感覺,所有的經驗重新累積起。

包括我們在空中那些大膽的,刺激的對話,現在一個字也講不出來。

有一次穿著藍色滾花的連身小洋裝的她,因為不習慣側坐而坐在我的機車前座。結果反而因為裙子一直被風吹起而驚叫。一邊騎車還得一邊隨時幫她壓住裙襬。當時覺得青春現在覺得危險萬分的回到了家。雖然沒有說好要做甚麼,不過實在忍不下那股渴望。

「要玩嗎?」

她乖乖的趴在了床上,而我跪在床邊,身高剛好差不多適中。適合用手掌拍在她的圓臀的高度。沒想到一掌下去,觸感卻很異樣。我疑惑的又拍了幾下,真的很異樣。

掀開本來沒打算掀開的裙子,裡頭居然是一件超細的小丁。

「妳穿裙子還穿這樣的內褲喔?」

「因為……我覺得今天可能會玩嘛。」

結果,我們都是一樣的心情嗎?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為我們的暑期又多添上了好多色彩。也或者是她的屁股上多添了好多色彩。慢慢的把我們聊過的那些體現出來。不過同樣的感覺又出來了。就算她已經願意讓我看到了她裙子下面的豐滿,也不知道趴在床上被我打過多少下的屁股了。但還是有一件事,我始終講不出口。

又一次她趴在床上,光著屁股被板子拍打著。我好想說,但是話到嘴邊就是卡住。

「欸,你有SPANKING的影片嗎?」「啊!有啊?」「放給我看好不好?」

我挑了一個我覺得滿不錯,是金髮的女孩被爸爸光屁股用皮帶揍的影片。影片的女孩以外國人來說超瘦,一個骨感模特的感覺。被命令分開她的雙腿,手放在膝蓋上彎腰。父親掄起寬皮帶,毫不留情的狠揍著她的屁股。

我們相擁著坐在床上,一邊揉著剛剛她被打痛的臀部,一邊一起看著影片。

「欸,我想像這樣被打欸。」她突然說。

「被處罰?」

「不是,像她這樣阿。就是……翹屁股被打啦。」

一股激動湧上我的心頭,又像是暖流。

「恩,好阿。那你屁股翹起來。」我看著她擺出誘人的姿勢,咬著下唇。

對啦,這就是當時我想說,卻說不出口的話。

你們要笑就笑吧!(自暴自棄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