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你黏黏的。」

南部實在過熱,有時候稍微不動一下或是動太大了一下,就很容易大汗狂冒。在吹一下冷氣,就變的黏黏的感覺。這對抱抱這件事有一點影響。不要以為小喵喜歡某些味道就無所謂。這兩碼子事。

我們躺在沙發上,絨布,很熱。小喵習慣性的裸上身,貼著我緊緊的。「人家就想黏著你嘛,但是你都黏黏的。」
「好啦,等等再去沖個澡。」
小喵突然不說話,陷入安靜。
「妳在想什麼?」
小喵扭了一陣子才說:「我不想要你被搶走,人家想獨佔你。」

這跟我們之前談的又不太一樣了,我拍拍旁邊要她坐下來慢慢說。
「妳不喜歡我收別人?」
我知道她在說喬喬,「至今未曾實現的夢」裡的喬喬。在我跟小喵認識後,我們曾經談過,如果將來遇到她或是我有新的對象時,該怎麼辦?這不是用什麼甜言蜜語就可以搞定的問題。未雨綢繆,總是要先談好。
這圈子就是這樣,很多事情你不攤開說,就是一堆的疑惑在那邊。就算嘴巴上認可沒關係阿只是玩玩繩子還是打打屁股沒關係。但那些親暱的動作不可能簡單的無視。那些調教中的話不會是逢場作戲。要是你不是同時對兩邊都是認真的,那你就是個渾蛋。但是如果你對兩個女人都是認真的,那當然沒有不吃醋的問題。大吃一頓還是淺嘗一點的差別而已。
小喵是伴侶,是我決定要相伴下去的女人。喬喬是M,是身為主人所需要也需要主人的對象。對我來說這不衝突,但是對小喵而言不一定是。就算今天我跟小喵都攤開說了,還是沒辦法完全消除某些疑慮。所以不可能說過一次就算了。那叫找開脫方式。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面對這樣的問題。
沒辦法逃避的。

「我不喜歡別人跟你撒嬌!」小喵用頭撞我。「做愛什麼的我也沒差,你要記得帶套。可是我看到別的女人跟你撒嬌,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很不爽。」
「為什麼?你知道你們是不同的存在啊?」
「因為女人都會有佔有慾的阿你不知道嗎,你是我的。」小喵親了我一下,「這裡是我的,那裡也是。」
我知道阿,我也想要佔有你。就像妳說妳的前男友或是前前男友的時候。我冒上來的那種感覺。妳是我的,現在是,以後也是。我也不想知道他多愛你如何愛你,我不會把對你的愛分給別人。就像我不想要妳不看著我一樣。
但是我想跟妳說,除了愛,我們還有一種天生的需求。我想要一個符合S的想法,也能對主人崇敬的M。當然不是這個也好那個也好。遇到M都想要收收。但是真的遇到的時候。就像最好的工具遇到最好的臀部(怪比喻),之間是容不下別的東西的。

「是這樣喔,我懂啦,可是人家就想要你無時無刻都抱著我嘛。」小喵趴在我的身上。磨蹭著。用大腿緊緊的夾住我曲起的腿彎,扭扭扭。我想起以前SINK的一個主題:「首淫」。有人寫過那第一次的快感,是來自棉被夾在兩腿間的快樂。
所以我現在就像是棉被,被小喵夾著。私密處緊貼著磨蹭。我們不由自主的停下話題,進入像是前戲的狀況。她那精緻的小臉,泛出一種陶醉。凹凸玲瓏的身軀衝撞著我剛剛理智的神經。
「阿阿,你不要動,我自己來。」小喵叫我不要隨著她晃,她好像自己找到了愉悅的點,開始享受著「棉被」給她身體的感覺。我負責躺在沙發上不動就好,可以很輕鬆的欣賞她。還有又開始亂鑽我到處聞的貓咪樣子。
這哪受得了?
「妳起來吧。」我探手,準備脫她褲子。
「阿嗯~~等等,現在不要啦。」
為什麼?
「晚一點,晚上你回來我們再做嘛。」小喵臉色粉紅噗噗的,很漂亮。直白的說:「你現在黏黏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