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互相需要

小喵工作太忙,加上嚴重的睡眠品質失調,整個臭臉。

她跟我抱怨過樓上總是會製造低頻聲音讓她十分難睡,我也聽到了,只是因為本人很好睡所以不太算困擾。但是小喵已經怒到連吃好吃的牛肉麵都全場臭臉了。
明明就是應該開心的好吃牛肉麵阿。
回到家,小喵無可奈何的決定出去睡覺,好死不死開門正好樓上的人踩著重重的腳步聲上樓。氣的小喵在樓梯間就跟對方大吵幾句。憤怒離去。
我立刻穿衣上樓,敲門敲到這個不打算理會的傢伙出來為止。用我最誠懇的話語跟最凶惡的眼神告訴這個一直跳針說不是他的傢伙:「不管你有沒有吵,我都不希望再聽到這些聲音。」
雖然我是很好睡的人,但是當小喵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時候,當跟我一起吃飯還緊皺眉頭的時候。我可是難受的完全睡不著的。所以讓她睡不著的傢伙最好給我皮繃緊一點,再來我們就沒完沒了。
小喵知道我上去樓上的事情後,終於放鬆了不少的樣子。
「我只是希望,不是只有我煩惱,我需要你支持我!」她說。

傻喵,我當然支持妳!

然後輪到我工作卡關,精神緊繃。無論做甚麼事情都無法專心,無時無刻不想著那難以解決的狀況。老實說,我自己都感覺的到我看起來有多糟糕。那不只是胸口卡著一塊石頭,這石頭還會自己隨時跳個幾下,壓迫著你的心臟。想把它推開或是敲碎,又虛無飄渺的無法使力。
又像是你會打爛房間裡的每一樣東西,卻打不到一隻飛蚊的感覺。
深夜,我輾轉難眠,小喵就躺在我的旁邊,兩人不發一語。她拿著手機專注地看著文章,而我盯著遊戲畫面。
我突然一陣煩躁,問她為什麼都不說說話。
「你看起來好生氣,我不敢跟你說話。」小喵怯怯地說。
這回答聽得更是不高興,硬是把她抱了過來。她全身僵硬,似乎真的很恐懼著。
我告訴她,我希望妳過來,陪我,抱著我,不准離開我。

我現在需要你。

「但是你知道你生氣起來有多可怕嗎?」小喵抓緊我:「我都想逃走了。」
我知道啦,我知道我脾氣很差,一憤怒起來,生人勿近的。
「你知道就好!」
但是!
我用力地摟緊了她。

妳又不是生人!

躺著還是睡不著,沒多久就又爬起來到工作室。專注地弄了一陣後,小喵扭著出現在門口。
「睡不著?」我放下事情,抱了抱她。
「想抱抱……」
我坐著,攔腰抱緊她。高度正好讓她彎腰靠著我的肩膀,這姿勢大好。完全適合做那件事。
「打屁股會讓你比較紓壓嗎?」小喵一邊問,一邊又把光屁股翹的高了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