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再度喜歡上妳

曾經有段時間,我一點也不覺得做愛有甚麼好玩。

我喜歡SPANKING、喜歡調教、喜歡那些新鮮有趣的玩具。唯獨對插入這件事,沒甚麼興趣。如果過程有必要,就當必要步驟處理。
ㄜ……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這有問題。
我應該沒有生理上的毛病,這問我的右手就知道。所以應該只是單純的覺得「無趣」。不就是一二一二的規律運動嗎,這真的比練身體還無聊。反覆思考下我想我應該是平常吃太鹹吧?老是在看一些過度刺激的東西,導致一般刺激完全無感。
到了認識小喵後,想交往了。而且一開始就以主奴身分認識變成男女朋友。看起來做愛這檔事很快就要面對。絕對不可能甚麼我們到婚後再來這樣。老實說有點點困擾到我。
小喵身體那麼敏感,我該怎麼滿足她?
如果你是這兩年都有看SINK的朋友,我想你應該看過很多我們之間的床事。看起來很閃?肯定不是的啦。很普通很普通很普通(強調三次)小喵很性感很誘人,這無庸置疑。燃起想幹她的慾望沒有問題。問題是吃了幾口後我就會開始無聊了。就跟我可以吃得下兩公斤牛排沒問題,但是問題是吃那麼多的過程很無聊。(小喵:我覺得你吃得下兩公斤本身就很有問題)
前幾天剛睡醒的時候(又是!?)我拍了拍旁邊的小喵,她回過頭親了個嘴,問我說:「幹嘛?」
我指著繃緊的那邊說:「幹你。」
讓我們跳過那些你知道我知道的過程。就在我用男上女下的姿勢抽插著小喵的時候。我突然像是投了幾百球的射手,或是揮棒無數次的打擊者一般,我在熟悉到不行的動作中,感覺到了一種靈感。一種似乎就是要這樣做的靈感。
小喵的叫聲像是證明這沒錯一樣。
我調整了幾個動作,很快地確認都不對。不可以全趴下去也不可以全挺著上身,那動作介乎中間,身體要像是半懸空著,自然的拱著身體,有點像是棒式但是不用那麼緊繃。兩腿微開就好,不用夾也不用張開。把身體的支撐交給手肘跟膝蓋。
我本來以為這樣肯定一下子就累了。意外地沒有。我覺得我的身體、跟小喵、跟床,甚至跟周圍都融為一體的感覺,自然的力回饋在我們之間,我不用把自己搞得像是攪拌棒,或是打樁機,不用那種刻意。
我明明在房間,我卻有種以天地為房,蔓草為床,正在做萬物本能的事。
小喵的歡愉叫聲越來越大。


最後我從背後抱著她休息的時候,她問我:「喜歡幹我嗎?」
嗯,肯定喜歡幹妳。而且重點不是幹,是妳。
妳讓我再度喜歡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