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雜記

小喵看著Sink網頁說:「為什麼又有飛機向上,我可以把飛機擊落嗎?」

必須強調一下這不是吃醋,只是一種鬥嘴的情趣。

是的,我們是主奴,也是情侶。從一開始決定要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跟她說過,稱呼這種事情,我並不是非常的堅持。

「你是說你希望我不要叫你主人嗎?」

理解錯誤了。

我希望不要是我要你叫我什麼,而是你認為我是你的誰比較有意義。只有妳打從心裡覺得我是妳的主人,主人這稱呼才是有存在的價值。如果只是嘴上的名字,那主人跟某某都是同樣的沒有差別。

過了幾天,小喵說,要我做她的男友。

「所以這是妳的決定嗎?」我很開心。

「沒有阿,我想要你幫我洗衣服,不叫你男友的話感覺不太對。」

……




現在在一起夠久了,這種程度的對話已經動搖不了我了。就像上上禮拜的不要玩門,現在我也可以冷靜以對了。

「什麼九深一淺真是亂教一通,拜託你不要去學一些有的沒有的啦。」小喵被我壓在身下,一邊搖晃一邊說著。

「真的,到底是哪個人亂教,害我不淺。」我撐著床,用力到底。

「棒棒到底才是舒服啦!搞什麼花招還把門弄壞了。」小喵呻吟了幾聲說。

「對阿,直接破門而入。」我回她,她笑的花枝亂顫。





前天下班很晚進門的我,一邊吃著晚餐。小喵對我說:「老公,我今天洗了衣服,你去曬。」

這時候的我是她的男友,被命令也沒關係的。我點點頭。

「嗯嗯,好喔,那我來洗碗,你去曬衣服。」

到後陽台去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掛上,小喵從廚房又叮嚀:「不要只是掛上去喔,衣服會皺,你要……」

「知道啦,要拉平。」小喵笑了一下,從紗門後探頭說:「我有沒有很囉唆?」

OK的。」忙著曬衣服的我,眼角似乎撇到一個有點不太一樣的畫面。



只是洗個碗幹嘛搞裸體圍裙我也不懂。反正先順手拍個屁股再說。

小喵笑嘻嘻的黏過來說:「你看喔。」一邊弄了什麼在我手上。

……妳不是只是洗個碗而以嗎?

「沒想只穿著圍裙就濕了呢!超濕的!」

我撇了一眼餐桌,喔幹,上面東西太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