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我現在很好

昨天半夜,小喵睡眼惺忪地打開我房間的門問:「還不睡喔?你在幹嘛?」
我在看我的青春

對岸的論壇「暗夜玫瑰」在停止好幾年後,再度復活運作。可能很多SPANKING愛好者都曾經把自己大多數的時間投入於此。
我也不例外,那是我不知道多少個夜晚,多少個準備上班之前。窩在電腦前面打字,只為了趕在第一時間把文章發出去,發表自己的創作。
我當時根本沒想到,現在每周都要寫日記,還會有貓擋在前面干擾。
我只想把自己的能量跟別人互動而已。

我看著當時候一篇一篇的回覆。依稀想起當時的感動。
似乎有過一段時間,這些感動是支撐我生活的原動力。
我知道這叫宅,誰在乎?就算認識的朋友都永遠見不到面,也是很真實的。
而且說到這裡,前陣子南部大地震,我的MAIL傳來一封短訊。
「小獅,好久不見,自從暗夜關閉後就沒法聯絡,聽說台灣地震,你那可好?」
我辨認不出這個帳號的原主是誰。只好很感動的回覆:「除了我的書櫃倒了,滿地書籍以外,一切安好。請問你是?」
到現在沒有任何再回訊。殘念。

昨晚我挑了當時埋頭苦寫的的一篇作品。我寫了它4年,寫了3-40萬字。最後因為種種因素目前中止的作品。點開來看。
我赫然發現,我有點看不懂。
我對某一段劇情疑惑,不太確定我為什麼要這樣寫。[梅子:這位爸爸……]迫不得已只好往回刷,才找回記憶。
雖然很感動,果然還是過去了,我默默地變了很多。
我不確定我會不會再度提筆把它完成,但我確定這會是很久以後的事。可能要久到我要靠回憶來打發時間的時候,才會做這件事。
畢竟,我現在很好。
就像上周三,我發現有朋友在找練習用的繩模,小喵躍躍欲試。我回文:「請多幫忙了。」朋友很開心,約我們去他的場地聊天玩耍。
小喵回:「蛤~~為什麼老獅也要?」朋友疑惑問,不然呢。
「我怕他會偷偷帶藤條拍子過去,在我被綁的時候旁邊虎視眈眈的。」
朋友回:「幹嘛還要偷偷帶?旁邊牆上掛很多支阿。」
我倆當時躺在床上一起看,一起笑到打滾。
我現在很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