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四口咖哩


之前很偶然的機會下,約到了兩位很棒的圈內朋友吃飯。而且在不知道為什麼就歪樓的情況下,我們有了一場飯後的遊戲。
兩個主動,一個被動,而且彼此互相並沒有從屬關係。這場遊戲看起來似乎可以是很自由而且歡樂的純實踐。不過因為被動T妹妹本身已經有主人了,她在與會前理所當然地必須去請示一下許可。
另一個主動D姊姊是遊戲的邀約者,她很開心的說好想見習一下實踐的流程這樣?
诶,妳只想看,那誰出力?
兩個人對我的問題露出阿不然勒的表情。
(遲疑三秒)「我嗎?」
不過T妹妹的主人否決了這個答案,T只能被D打屁股。老獅不行。
好李家在。

過程不便公開,總之非常的愉快。尤其是不需要出力這點我非常的滿意。我只需要負責拿T妹妹的手機替她照相給她的主人交作業,還有出一張嘴就好。
「我覺得工具這樣的順序好嗎?」D在猶豫,我換了一兩個的順序。
「不知道這樣暖身夠不夠欸?」D歪著頭,我在旁邊涼涼的說:「摸摸看阿」
公然慫恿人吃豆腐。
「好像差不多了,接下來要換工具嗎?」D有點擔心時間。「等等,T,妳先屁股翹起來,對,這樣。」我一邊給予不負責任建議,一邊替她又拍了幾張照片。
「手好痠喔,休息一下好嗎?」我點點頭,一邊享受著房間的自動按摩椅。
D一板子下去,歪了點,聲音不夠清脆。
嘖~
「這一下打不好吧。」D說。
「老獅好像咋舌欸剛剛」T趴著看我。
「有……我聽到了」

這是一次很特別的體驗,雖然沒有甚麼情慾成分(糟,是否不合本站主旨?),卻讓三個人都似乎有所獲得。當然她們有沒有獲得甚麼只能問她們,我不能幫他們說甚麼。
我自己的部份的話,我很久沒有純玩樂的實踐了。跟小喵沒幾下就會開始纏綿(繞)。跟喬喬的話,又是純粹的上對下SM,我們不會太有玩樂的感覺。但是氣氛良好的玩樂果然很讓人覺得舒坦阿。看著D愉悅的勞動,看著T能夠放鬆的享受。最重要的是三個人都很自在表現平常必須小心收著的面向。
好舒壓的一個下午,我覺得。
至於為什麼能夠那麼放鬆愉快,最大的原因,我想應該是--
我守約完全不動手吧。
經過了無數次的經驗後,我還是覺得,只有真誠的去對待與你互動的人,才能真正享受到樂趣。
完全不會因為沒有動手就無聊,因為光想著如何去腹黑T就超好玩的。

中場休息時,討論起打屁股的心得感想。D問我怎麼在實踐中搭配節奏。

我覺得變化是一定要的,輕重交替不規律,完全看主動觀察被動的反應搭配。

「我覺得這就像是咖哩,第一口超濃超好吃的,但是連吃四口肯定會膩阿。」我突發靈感,跟他們說了一個譬喻理論,還被D命名為『四口咖哩』

「那麼,就再來三下重的吧。」我看著T,用不容拒絕的語氣。
「為什麼是三下?」D一邊說,一邊就定位。T緊張的抓著棉被。
「因為四口太多了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