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目光

有時候(每次?)寫日記前都會很糾結,糾結於這週要走比較感性的路線,還是要歡樂放閃

因為寫字的時候你的感情是跟著文字走的,一會快樂一會哀傷感覺人像個瘋子,寫出來的文字當然也不會正常到哪裡去。但是如果這週同時有兩種情緒想寫,就會難以取捨啊?
诶?留到下周寫?不可能,下週就無感了。
因為情緒這種東西有時不好控制,說來就來。就像某天我明明專注於工作的事,情緒卻默默的、偷偷的、就這樣來了。我低頭盯著它,覺得傻眼。
「小喵~」只好呼喚處理情緒的人來。
「來了,做什麼……ㄟ?」小喵應聲而至,聰穎的發現被呼喚的原因。
「過來,跪下。」
把情緒交給小喵處理,我就得以繼續專心在眼前的工作上。
發現一但找到安置情緒的方法後,腦袋異常的專注。快感很像是咖啡因一樣讓神經變的敏銳。
每個人一開始大概都從探索開始。從「我似乎對這個感興趣」開始。身體不能接受的事情要變的喜歡,我不太相信這種事。
然後因為需要互動,所以要有對象,這個就有點看緣分。不管花了多少時間找到了第一個之後,也許會想要有第二個第三個。從個人的興趣開始被團體、被圈子同化。這樣的過程也許可以叫做被社會化,或是長大。
社會並不是溫床,會給予每個進來的個體同樣的試驗。同樣的喜怒哀傷的機會。

いつか見た夕焼けは あんなにキレイだったのに 儘管曾經看見的晚霞 是那麼的美麗
恋なんて呼ぶには 遠回りしすぎたよ 稱作戀愛的東西 卻實在是太迂迴曲折呀
そして 何もかもが 手遅れの灰になった後で就這樣 一切都 變成為時已晚的灰燼之後
僕は今更 君が好きだって 我卻現在才喜歡上你
君が好きだった って言えたよ 能說出口了呢「我喜歡你」


不管花了多少時間,受過多少辛苦都值得。要專注的不是整個社會對我的目光,而是妳的。
小喵「呀呼」的一聲吐出,瞇著眼睛笑說「喜歡嗎?」
我摸了摸她的頭髮,點點頭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