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四連發



MAO
我大概在小喵認真舔到吃力的時候清醒。也就是從「我還沒醒但是知道有人在幹些甚麼」變成「我醒了還不錯所以妳繼續」這樣。
「我不行了,嘴巴好痠喔!」
她的舌頭大概是我看過最短的女生。沒辦法伸太出來,沒辦法在接吻的時候有攪拌的感覺。口交對她來說很吃力,舔舔更吃力。不過就我小弟被沾濕的程度來說,她真的很努力了。
她發現我醒了就放下小主人來親大主人了。接下來當然就是撲倒先。雖然她說她還沒濕,但我想只是這一瞬間還沒吧,進去的毫無阻力,還是因為小弟本來就太濕的緣故?
我曾經在日記裡說過,角度很重要,不然吸管會折到。但現在經過無數次練習,我已經很會找角度了。甚麼姿勢可以摩擦前端,甚麼姿勢會撞擊到後段。都是一清二楚。而且這是我跟她專屬的角度,無可替代。
一陣衝刺後,她舒服的攤開四肢。而我也……
而我還沒也?
我的確是到了才拔出來,不過一瞬間又恢復。我有點疑惑但是反正也沒別的選項,所以我把她側身,憑今天的堅硬度我覺得可以試一下比較難實行的側位。這個體位進出幅度很大,深淺分明。所以如果普通程度多半很難盡興。
但今天好爽,完全可以到讓小喵哀哀叫的程度。哀哀叫就是「我不行了但是別停」的表示。所以就沒甚麼好客氣的。
一大早就翻雲覆雨二度,我靠著床頭枕吐了口氣,感覺神清氣爽。小喵正好到了差不多性慾高漲的時候了,能抓準時機滿足她,我感覺愉悅。當然我自己也很釋放,像是甚麼情緒壓力都能一洩的感覺。
……還沒洩嗎?
小喵看起來還想玩,拿出了夾子,要我替她夾上硬挺的乳尖。我揉捏著她的高峰,疑惑地低頭發覺小弟不知道甚麼時候又如剛剛一般堅毅。彷彿剛剛釋放的感覺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只好拍拍小喵屁股,要她翹高。從背後輕易的挺入,這個姿勢很好一邊衝刺一邊玩弄她的兩丘。尤其是夾子還沒拿掉。根本就是前後同時折磨著她神經。她瘋狂地叫著,我瞄到時間才早上七點,搞不好會讓鄰居的高中學生胡思亂想的去上課。但我沒有時間在意這種事。我只想抓著她的小蠻腰,盡力的虐她。
對,我腦中只想著虐她,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對於一個自己要主人夾她奶頭的M,憐香惜玉感覺就是一種不尊重。所以她怎麼叫我就怎麼插,哪個角度聽起來最高亢就多幹個幾下。
最後夾子拿下來了,我們得以抱在一起休息。兩個人都渾身是汗,一定是因為天氣太熱,絕對不是運動的關係。
小喵說她剛剛非常的爽,幾乎到了,再幹一定就不行了。

再幹一定就不行了?

那當然……要幹?!

我對這個邏輯思維感覺驚喜,根本就可以說天賜佳機。當M告訴你她這裡是弱點的時候,S能放過這機會嗎?
於是我們打了第四炮。

「不行了……你今天怎麼了?那麼有精神……阿阿」

其實我也很訝異。
但誰管它原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