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至今未曾實現的夢-續3 【懲罰】


女孩粗重的喘著氣,艱難的掙扎著。全身上下,尤其是腿,似乎失去了力氣。只不過是「回復原本的姿勢」這樣簡單的指令,卻難以完成。
主人站在女孩的旁邊,高居臨下的盯著跪在地上的她。默默的等著女孩慢慢的爬起,把手放回桌面,彎下她赤裸的身體。伸出藤條按了按她的背,意思是屁股翹得不夠高。
輕點輕拍幾下,然後手臂揚起,腰帶手、手引腕,腕甩棍,破空抽在女孩的屁股上。在臀峰炸開。把好不容易站起來的女孩又打回地上。
「站起來……」主人冷冷的說。
女孩的眼淚爬滿了臉,已經無法用意志力壓抑哭泣聲。
不,也許哭出來還要好一點,但是對她來說,哭很奢侈。連主人要她「痛快的哭一場」都做不到。
所以主人正在幫她。
用處罰的痛苦幫她。
雖然說過今天要處罰她,但是看著她默默隱藏著,那一條一條自虐的傷痕。而且是新痕壓舊痕後,又添好幾道口子上去。他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額角青筋跳動。
要女孩先去沖洗身體。女孩乖乖的去了。他默默的拿出準備好的道具,一樣一樣排好,然後走進浴室。盯著那赤裸白嫩的肉體,還有那不敢對上他目光的眼睛。
他欺近她,勾著女孩的脖子。「準備好被處罰了?」
女孩微微的點頭,他伸手往下一撈,感覺到泛湧而出的濕漉。
「聽到要被處罰就這樣,妳是淫蕩的女孩嗎?」
「是……」如蚊聲般的回話。
「嗯?」「是,我是淫蕩的女孩。」
他拉著她出來,把她丟上了床。對著那洗得乾乾淨淨的白嫩,狠狠的揮上巴掌。
曾經有同好對他說,他根本不需要帶工具,那雙手就如兇器般厲害。
女孩默默的把臉埋進臂彎,不吭一聲的挨打屁股。高翹的臀部一下子就染的通紅,脹熱。但還只是今天的開場菜。
接下來是尺,黑檀木、長30~40公分,結實。手打暖了就換上它來加強處罰,女孩每挨一下就「嗯」一聲,還看不出痛楚的樣子。
一連打了7、80下,然後主人把女孩帶到桌邊,旁邊有早就擺好的一隻硬藤,一隻軟藤,跟一隻馬鞭。都是要來折磨她的東西。女孩乖乖的照主人的吩咐把手放上桌面,彎腰翹屁股。兩腿間被主人用棍子拍了拍,示意她張開腿。
「還記得安全詞嗎?」儘管氣的冒煙,還是記得叮嚀她。等一下快死了要記得出聲。
女孩點點頭,揚起臉龐,用力抓好桌緣準備忍痛。
軟藤隨著風聲,屁股被狠狠的抽了一記,女孩腿一軟,出乎意料的痛楚。不可能,這不可能忍的住的。可是主人說,不准讓姿勢動了……
他保持著大概三秒的間隔,打著她的屁股。才不到十記就讓她縮起屁股閃躲。為了處罰她亂動他又用力抽了她幾下。搖頭發現她根本耐不住。
「妳這樣子,我們今天會沒完沒了。」他冷冷的對她耳語。
等她恢復姿勢,繼續處罰,然後等她恢復姿勢,換上硬藤再繼續處罰。就這樣迴圈著,直到她崩潰蹲下去拒絕起身才停下。她的屁股已經有點慘了,有大塊的硬處、有泛白、有紅腫、還被藤條打出好幾條交叉的印子。
他稍微抱了她一下。然後對著不肯回去位置的女孩皺眉。
「還沒完喔。」
「痛……」女孩用氣聲回答主人。看的出不是撒嬌耍賴,而是已經痛的本能抗拒挨打。平常他會讓她休息,但是今天卻不領情。
「妳不是想要痛苦?今天讓妳好好的痛一下。」
「太痛……」女孩在主人懷裡搖頭,完全沒想到自己受不了,跟想像的不一樣。
結果還是被押回桌前,繼續翹起屁股,改用馬鞭。
每一下落在女孩已經傷痕累累的臀上,都打得她顫抖、抽動。主人已經看出她痛到還未挨鞭就驚恐的抽動。知道差不多接近極限了。用今天最重的力量又抽了幾下。剛好打破她的底線處。女孩發出了嘶吼,從喉嚨深處擠出了安全詞。
然後頹軟,被接住。
「對不起……主人。」
「對不起什麼?」他摸摸她的頭,臉上都是汗水跟淚水。
「不曉得自己那麼不耐打……表現很差嗎?」
「笨喬喬。」老獅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妳給我好好反省啦。別胡思亂想。」
「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