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至今未曾實現的夢-續1 【順從】

第一次看到她的模樣,只感覺到兩個字。

「順從」



長度適當的長髮,被綁成乖巧的髮型。簡單輕鬆的服裝。文靜優雅的姿態。對上眼的時候她悄悄的避開了直視。嘴角用兩度上揚的微笑來代表禮貌。 我們約在旅館見面,進去那整齊乾淨專供商務旅客熟睡一晚的小房間。她乖巧的站著,沒有馬上坐下,或是自在的到處看,就這樣站著不動。

「東西放下,坐阿。」她這才乖乖坐下。



超順從。



她在網路上留言求調教,無性,剩下什麼都可以。給那些在網路上打獵女M的S看到的話,一定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肥肉吧。但是她實際看起來根本就是毫不相似的女孩。

我想試試看,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妳還記得,妳在我們聊天時提出的要求嗎?」

她搖搖頭,說忘了。

「忘了該打屁股喔?」她點點頭,順從的趴到我的膝蓋上,乖乖的被打了幾下屁股。



「妳說,進到旅館時,想要先有一個類似主奴的認證儀式。想起來了嗎。」

她點點頭,說想起來了,但是遲疑著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告訴了她做法。她開始一件一件的脫下衣服,倒是毫無遲疑害羞的。脫了個全裸。然後慢慢的跪了下來,說:

「今天喬喬願意接受主人的調教,除了性愛允許主人對我做任何事,求主人開始。」



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見面其實是一種印象重置。不管之前我跟她聊過多少次,聊的多開心多深入,見面就是重新再次認識對方,如果重新認識後,依然能接受對方,才有認主奴的後續。這是我的堅持原則。今天這樣算是有點顛倒順序了,不過既然她希望,也就這樣。我們照說好的開始溝通跟嘗試。要她告訴我感覺,還有她所想要的模式。

但是她大部分的問題,都回答不出來。



從她身上我感覺到,她需要一個主人,但是至於她為什麼需要主人,她所想要的SM模式是什麼,喜歡怎樣的愉悅,她一概不知。 只是被動的需要被人這樣對待。

基於覺得離奇跟感覺好奇,我試著去探觸她比較精神那一邊的感受。

一開始我說了,她給人感覺就是順從。包含現在我們已經對一個女孩撤地赤裸裸的碰觸了,她還是那樣的順從。除了不要性器官插入這點以外。幾乎是可以接受被任何粗暴的對待,也能面無表情承受。不管是被打屁股,搧乳房,或是更粗暴的。

她似乎被教育成,妳是這樣的人,所以妳應該承受,妳不准反抗。

是誰?曾經在她的心靈童稚未開,還是一張白紙的情況下,寫入這些命令嗎?

我這樣一問,結果出乎意料,她第一次表現出比較大的情緒反應,我拍拍腿,示意她可以坐上來,被抱著慢慢說,她毫不遲疑的照做,說了很多事給我聽。哽咽著。



也許有人天生對痛覺愉悅,這我相信,也見過。但是「喜歡痛楚痛楚能讓我放鬆」跟「需要痛來減輕別的痛楚得到放鬆」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受。外在卻很容易混淆。以為都是喜歡痛,其實兩種該如何去對待她們是完全不同的。

她是後者,她需要受到痛楚來換取關愛。



今天的目的,是認識,是了解她的樣子,已經完成了,接下來。



「現在,請妳閉上眼睛,好好想一下。如果妳覺得,我是一個可以讓妳信任的主人,我們就可以正式的,再一次進行認證儀式。成為真正的主奴。如果妳覺得,這只是一場遊戲,那妳睜開眼睛後,請穿上衣服,我們道別。」



她順從的閉上眼睛,我站在旁邊等她想,希望她好好的想。



然後,她睜開眼,拿著調教用的工具,到我面前跪下。



「喬喬認真的考慮過了,願意成為主人的專屬M,接受主人的管教與調教,求主人收喬喬為M。」



「那麼主人發誓,直到喬喬找到能愛你的對象前,或是自願離開主人前,主人作為喬喬的主人,絕不捨棄妳。感謝妳,認定主人。」



我把跪著的她手拿起,緊緊握著,認真的感謝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