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雪的季節裡 脫殼




在某一個夏季,脫殼上,他第一次見到了她。

一襲雪白的洋裝,飄曳的長髮,小繡花包鞋。這樣的女孩,根本就不像是該出現在這的人,她該出現在小說裡。

只有那副黑框眼鏡,讓她稍微回到了人間感覺。

簡單的幾句寒暄,不脫離制式的句子。他感到後悔,又很慶幸。

她在自己的文字裡是那麼的智慧,那麼的聰明。偶爾有機會用FB私訊交談的時候又像是個鄰家女孩般的親切。真不知道該慶幸在這個圈子裡有她,還是不該。

整場脫殼上,他都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除了幾個應該本來就認識的女性朋友以外,她似乎都沒有跟其他人互動。她的眼神當然沒有交叉過來,他很好奇她都在看些甚麼。在想甚麼。

第二個月,他也主動報了名。

在這個月中,他好好的咀嚼了她的文章,她的故事。她的筆下角色動作不多,心境不少。優美的詞彙後面有著一股單純樸直的力量。他認為,她一定是最忠實的愛好者,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想法,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把她收下。她夢想中的主,一定是個她自己才能創造的角色。

他很高興,又看到了她。

這次話更少,剩下兩句招呼。其餘的跟上次沒甚麼不同。他這次倒不覺的後悔了。

他最後一次在她那裡留言說:「從今天起,請讓我專心的看,不再回覆。」

沒有甚麼好回覆的,這就是他最大的迷戀表現。不論她寫甚麼,他都願意看。應該說,只要能每個禮拜,每個月這樣看著她的文字,就足以。

第三個月,他們偶然的對話裡,她告訴他,她正努力的存錢,要去異鄉。

他沒有問她要去哪,是常見的留學?還是時髦的打工?她說她正在努力的學習那邊的語言,然後賺取旅費。他也只是淡淡的說很好。

他不擔心,相信她不管去了那,還是會一直寫下更多的文字,更多的心。雖然之後可能無法在脫殼上看到她,但是那一定是,她的夢想。

那就無所為。

他回想起那第一次的見面,她一身雪白的洋裝。

腦中浮現的,是雪花紛飛的背景。

「短袖欸……這也太不搭了。」他自嘲著自己的想法,但是揮舞不去這樣的念頭。

她好像真的很適合。

不然櫻花瓣好了,說不定她真的是前往那裏。因為她英文本來就很好,不可能是去英語系的國家。

第三次在脫殼見面,沒有對話,只是看著她。



就在第四個月又過了半,快到了尾的時候。

她說,她到了。

這時候他們已經很久沒聊天了,只有持續的看著文。她是在寫在文裡,而他是看了才知道。

她到了,一個白雪紛飛的國家。

她說那是她從以前一直準備的夢想,而現今終於來到了。

還真的,是雪。

在雪的季節裡的某一天,他用手指撫摸的螢幕的黑字,就像劃過信紙的樣子。

她說,她終於勇敢的,完成了這個夢想。

也終於打破了自己以往的不敢,踏出了第一步。

「用這個國家的語言,說出那樣的字眼,竟然是一片心熱。卻又意外的簡單呢!」

是嗎……

他問自己,感覺如何?

「很好阿,真的!」

她故事裡的那個,她的支配者,她終於找到了,如何不值得開心?

「XXX邀請你參加,12月的脫殼活動。」

他看著熟悉的邀約,按下了「不參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