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016 血漬

一台巨大的,有著閃耀的金屬外殼,巨大的圓形艙門,還有一個小小的投幣孔的。



洗衣機。


它就這樣突然的出現在廣場,甚麼時候,甚麼人放的。沒有人知道。

投一次,十塊錢。

一開始被觀察了很久,沒有人相信那就是一台洗衣機。甚麼炸彈,變型金剛,選舉造勢,陰謀論天天在在各大媒體上討論。眾說紛紜。

但它還是無害的擺在那裏。

國軍跟警方聯合了中央研究院總動員,但是毫無辦法,你要如何對一個移不動,拆不掉,炸不壞,不產生任何反應的東西研究或是破壞呢?

既然看起來像是洗衣機,就有人大膽的試試看。投一次十塊錢就是這樣被發現的。把十元投進那個投幣孔裡,圓型的艙門就會打開。雖然艙門比廣場的自由拱門還大兩倍。但意外的一個人就可以推的動。

裡面也跟外面一樣,一個巨大的圓筒型空間,一樣是毫無瑕疵的金屬樣式。大的可以塞的進3、400人左右吧。

有人收集了約一個月分的髒衣服來,投了十塊錢。關上門,艙門關上後好像有甚麼動作,但是快的看不清,然後艙門就自動打開。

甚麼也沒剩。

連一點纖維也沒剩下。乾淨的像是從沒放進任何東西過。

圍觀的人很多,都很驚訝。

「怎麼回事」「剛剛有轉了幾圈對嗎?」「太不可思議了,這不是洗衣機!」「阿幹,我的衣服!」有人抱著腳掌痛哭,因為他試圖要機器退錢給他,狠狠的踢了一腳。

然後開始有很多人開始丟各種東西進去。

整車的髒衣服、被套、帆布、蚊帳、回收物、垃圾、競選旗幟、廢紙、偷開採的砂土、毒品、犯案後的血衣、凶器、小三的全部衣物,分手後的情人的東西、廢棄家具、腳踏車、沒錢板金被亂丟的車禍車跟麥當勞吃不完的薯條。

全部都被轉的無影無蹤。

暫時被當作超環保的處理機。花費是一次十元。人們膽子越大,東西也越丟越怪。政府出面接管了這個地方,一邊處理抗議政府強占民物,還有一堆持土地權狀聲稱是他們私有物的人。一邊在立法院提案用這個來處理核廢料。

終於有人說:「我知道了,這肯定是時光機。」

開始進行生體實驗,小狗小貓小雞小豬小魚小龜小鯨魚都被丟進去轉轉看。每個都一樣轉的無影無蹤。

最後,輪到人。

男人、女人、自願的人、不自願的人、老人、病人、等死的人、想死的人、了無生趣的人、好奇的人、犯人、不受重視的人、窮人、想出名的人、做秀的人、相愛的人、不相愛的人、死人,都一起成為第一批回到過去的人。

有準備妥當的人、也有毫無準備的人。

有想很多的人,也有想都沒想的人。

每個人,分別計費,回到過去的代價,十元,還有一去不回的覺悟。

整個金屬空間,被塞的滿滿的。關上了艙門。

機器、緩緩的動了起來。感覺像是超重的車、或是快沒電的馬達,轉的好慢。散發出異樣的沉重感。

轉了過半圈,才突然「轟」的一聲,像是被重力拉扯下來,快速的到達定位。

然後越轉越快、越轉越快。

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快。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轉越快

就這樣旋轉了三四百圈、停下,艙門緩緩的打開。

血漬

裡頭倘流出的,是三四百人份的血肉。跟瞬間佔滿空氣的血腥味。搭配著一哄而散的慘叫聲,跟沒人收拾的血色廣場。


所以不用懷疑,那就是一台洗衣機。轉速很強的超級洗衣機。

不要超重的話,甚麼都可以洗的乾乾淨淨,不留痕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