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短篇] 一掌之主

「不要!你走開!」女孩驚慌的,拖著身體往外面爬。

「對不起,要不要扶你起來?」

「你不要靠近我!」女孩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半是痛,一半是驚恐。



身材纖瘦,短髮,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孩。沮喪的坐在床邊。看著旅館房門在眼前關上。

又是這樣。

到底做錯了甚麼地方?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的結局?

他用左手抓著自己的右手,那裡的慾望被打斷了,很難受。

褲襠裡的,也不自覺難受起來。

「明明都照著她的要求了……。」他不懂。

前一刻她調皮的目光,挑釁般的姿態,看得他熱血沸騰。

現在她甩下他走了,到底該怎麼發洩啊。

「只好用老方法了。」他看看錶,聊天花了半小時,正式來不到一分鍾。還有一個半小時。
他脫光了衣服,這樣等一下作的時候比較方便一點。


從他開始知道自己的興趣是SM後,他已經實踐了13次。

只有第一次順利的待到時間結束。其它都是這樣,女孩逃走,他只好自己發洩。



從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對他說了那些話後,他就開始用這種方法處理慾望。

「對不起喔,我想你太溫和了,我不是要這樣的感覺。」

不行嗎?那狀似蜜桃,粉堆如雪的部位,不是該好好的疼愛嗎?

他一邊上上下下,默默計數。一邊不自覺的想著。

後來又有很多次的機會,他都用真實照片,誠實以對。外表又完全無害。總是有機會。他也總是很誠實的告訴對方,自己想要的,能做到的。

「真的嗎?我才不信呢!」

每次都是這樣的回答。

汗水流了下來,滴了滿地。他的身下都濕透了。所以他總是脫光作,免得等等衣服又濕又黏。上衣就罷了,褲子內褲超麻煩的。

他隔了很久才有勇氣去跟第二個女孩見面,這中間每次只要慾望來襲的時候,他給自己的約束,就是用鍛鍊。代替一般會用的方法。

他每天都慾望高漲,所以他也從不間斷鍛鍊。


「嘻,我穿著牛仔褲來喔。」第二次見面的女孩笑笑,把屁股翹了起來。

「沒關係,我想也沒問題。」他深呼吸,把手放在他日思夜想的部位。其實他好想先好好的撫摸它,真希望這樣。但是說好了今天只能打,穿著褲子不脫。

如果感覺好,下次再讓你脫掉打。他點點頭,他絕對不會違反的。他會好好的表現的,讓她想要跟他下次。

但總是,沒有……。


床頭的電話響起,他也剛剛好做完。「還有十五分鐘退房喔。謝謝。」

放下電話,他喘了口氣,輕鬆的站起身。

伏地挺身一萬下,稍稍解決了他的慾望。

希望下次,能順利。能多打幾下,不要再才打一下了。

因為他真的,好喜歡打屁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