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雜感] 每個人的BDSM

坐在一個天花板時不時依依呀呀叫的小包廂裡。我旁邊的女生說:「天花板隨時塌了我也不意外。」

我笑了一下,繼續聽著場中正在講話的人的故事。

在星期日的午後,我聽了很多人的故事。原來如此的感覺滿溢在空氣中。

一位朋友分享著她的心情,正講到要重點的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很大聲問我們這是哪位點的紅茶跟薄荷奶。正在講話的朋友停了下來,一種莫名的感覺讓我不太好。

我忍不住起身,走到櫃台那,跟老闆娘拜託:「非常不好意思,因為裡面現在正在進行討論,可不可以等一下送餐的時候,小聲的跟我說就好,我就在門邊,我會處理。」

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只是不希望鼓起勇氣說話的朋友,突然被打斷而已。

因為我想好好的去聽,每個人的BDSM。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關於BDSM的故事。而且沒有人是來炫耀說我綁過多少人,手法多純熟,讓每個被我調教過的人都好開心。大部分,都是在BDSM中有著難題,誠心的來分享,來交換意見的。再從別人的回饋,別人的故事中,試圖找出自己的方向。

不管我們公開,還是不公開。不管你開放,還是不開放。不管你能侃侃而談,還是怎樣都說不出口,只能扭捏。

也都只是求個小小的幸福而已。


每個人說完故事,講述完自己的理想型後,最後總是會說:「其實,我只是希望對方能這樣就好了。」

不用多,再給我一點點S的感覺。再給我一點點M的反應。

不用常常,偶爾讓我覺得驚喜一下吧。

不用很會,只要一點點入門的綁法,輕輕的拍打就好。

我只是想知道,這樣做,你喜歡嗎。

只要讓我感受到,你很開心。那就是我最想要的感覺。


談話到了最後,時間很快的就超過了預定。主持人請大家輪流,說出自己的願望做為總結。

「要誠心,因為常常會實現喔。」

心誠則靈。

再加上一點點自己的勇氣。

那就不需要流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