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龍 娃娃 (10)




不再教拳,唐鐵和娜塔夏賣掉了對兩人嫌太大的道場,搬到了山上。

從此,唐鐵專一的修煉鐵砂掌。

如果要能一掌就足以讓娜塔夏的痛覺恢復,像是空手這種以破壞為主的拳技就不太行。應該只有純練硬功的鐵砂掌辦的到。

只不過比起空手,鐵砂掌的鍛鍊漫長無比。唐鐵在娜塔夏的幫助下,蒐羅奇藥。條配成陰陽冷熱洗藥。每日忍受著奇藥的腐蝕毒熱,堅持的把雙掌在兩藥中鍛煉。比起這種藥練的痛苦,以前練習正突手的痛苦大概等同於按摩這樣。連本以為自己很習慣於痛苦的唐鐵,初練時才堅持不到一茶的時間,就痛得死去活來,險欲放棄。

娜塔夏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唐鐵放棄這個無謂的念頭。但是看到唐鐵拼死的表情,她不但說不出話,也無法就此離他而去。只能留下來,做為他專屬的醫者。

汗水從他抖動的額角流下,娜塔夏輕輕替他擦去。

鮮血從他咬破的嘴角流下,娜塔夏輕輕替他擦去。

每日在山上徒手捕獵、砍柴。找來堅硬的岩石充作木樁練習拳路掌力。藥練從不中斷。還有一樣,就是娜塔夏的臀部。唐鐵每日藥練結束,散功完成後。總會把擔心守在他旁邊的娜塔夏拉過來,打她一下屁股。

日日不間斷的苦練,但半年過去,娜塔夏總只是輕輕的握住他日漸粗厚的手掌,微笑搖頭。

唐鐵並不在意,本來就沒打算一躍而及。

一年過去,仍是無功。

他從沒有放棄的念頭過。

又一年多日夕相處,相伴苦練的日子。一日,娜塔夏挨了一掌後,輕聲說:「好像……有一點點感覺。」

唐鐵急問:「是嗎?有一點痛的感覺?」

娜塔夏搖搖頭,羞紅了臉低頭。

「有點,愛上你的感覺。」她輕輕的貼近了他,讓唐鐵能笨拙的擁抱她。

「謝謝你,一直為了我堅持。」

為了更能清楚的感受挨掌的感覺,好讓唐鐵能修練順利。娜塔夏有時會讓他多拍個幾掌屁股。甚至自己褪了褲子,直接感受,也讓唐鐵能更清楚是否會在痛之前傷到她。

又一年半後,鐵砂掌修練四年整,娜塔夏為唐鐵生了個女兒,兩人還未正式結婚,女兒先取名為阿妮塔,未冠上姓氏。兩人說好,等到練成之日,再正式結婚。

「到時候,女兒就叫她唐妮吧。」

唐鐵十分快樂。

人是一種奇妙的生物,就算再如何困苦的環境,只要能夠找到心靈的平靜喜悅,就可以適應融入。唐鐵一點都不覺得閉門修練有多痛苦難熬。還衷心盼望,能繼續過著這樣的日子。

只是環境會變,尤其是幸福的日子,總是突如其來的消失。

就在女兒出生後沒多久,某日,從山上回來住處的唐鐵,一進門就看到了令他震驚不已的一幕。

一個棕髮長及腰,身穿輕甲勁裝,手持銀的刺眼的銀色長鍊,面容冰冷豔麗的女子。站在被銀鍊綑鎖,如囚犯般跪地的娜塔夏。

還未滿周歲的阿妮塔,在床上大哭。娜塔夏也是淚流滿面,在丈夫和女兒間視線游移不停。

久未對人動武的唐鐵,見到這一幕,渾身突然散發出驚人怒氣。

「我是皇室直屬司法軍軍長,葛利絲頓。」那冰冷表情的女子自介。但似乎不想知道唐鐵的名字,「奉女王之命,前來將罪人娜塔夏收補。」

這女人到底在胡說八道些甚麼?

唐鐵雙掌握的死緊,看了女兒一眼,對著自稱是葛利絲頓軍長的女子說:「出來!」

「廢話,我當然會出去,但不是在你的命令下,閣下。」葛利絲頓一扯銀練,娜塔夏被扯起,神態悲淒的跟走了出去。跌跌宕宕的出了門。一副就是認罪認罰的自覺者。

唐鐵只踏出門口幾步,便回身攔下葛利絲頓的去路。其全身態勢說明了絕不許對方再往前過去。被攔下的葛利絲頓据傲的瞪著唐鐵,她那貴族的強勢也不輸給唐鐵的威嚇。

「你敢阻饒我帶走犯人,是有對抗皇室的覺悟了吧?」
「你要帶走的是我的妻子,你抓我妻子,是有與我一戰覺悟了嗎?」
「可笑,區區一介武者也想跟皇室的司法軍長挑戰?只能說你何其無知!」

唐鐵不語,但一雙手掌竟然虛握生煙,火燙炙熱。

葛莉絲頓把銀鍊一抽,扯的娜塔夏被打了一個轉,重重的摔在地上。那銀鍊居然自動的收攏,變成了一支短棍。很類似於九節棍的兵器。但是這把銀鍊的節數卻多不勝數,卻又能收的天衣無縫,端是一把巧奪天工的兵器。

但唐鐵現在眼中根本無視這一切,只有自己未過門的妻子。

重重的一個踏步,唐鐵直直的衝向葛莉絲頓。葛莉絲頓冷笑一聲,對著他的面門就是一棍,唐鐵左掌架開。但葛莉絲頓手腕一翻,那銀棍居然瞬間就卸脫部分,順勢就捲上了唐鐵的左手腕。扣鎖。她發力一扯,要把唐鐵的衝勢扯開。

眼前頓時金星亂貿,痛的跪倒--的人卻是葛莉絲頓。

想要扯開唐鐵,然後補上一擊的她。卻時有讓唐鐵一招落空。重心不穩。但一棍下去,卻被唐鐵的右掌硬生生檔下。葛莉絲頓感覺自己像是打到了一張極厚的牛皮、柔韌的鋼片般。唐鐵反而趁勢一個旋身,反手一掌劈在葛莉絲頓的頭上,一掌就打跪了她。堅實火熱的一掌打的她差點就此暈去,全靠一股不服傲氣死撐。

不可能!我堂堂一個軍法長能被一個平民一掌擊倒嗎?不可能!

一聲怒吼,葛莉絲頓躍起身。重棍上下狂轟。時而又脫節伸長,有如節棍,或如鞭擊。招式變幻莫測。是葛莉絲頓得意強招。自信絕無人能躲。

可唐鐵卻沒躲沒退。他運掌化成圓,以「空手」中最能夠穩守不破的「圓手」,檔下了棍。本來就算對手硬檔,也會被棍重創。但,唐鐵可是有千錘百鍊的,鐵砂掌!

葛莉絲頓一招未盡功,竟然被唐鐵盪開了棍,中路大開。只見唐鐵雙掌正胸一架,掌如虎爪,斷喝擊出。葛莉絲頓急急回棍,雙手握緊,架住了這兇猛的一掌。卻還來不及安心,便感到一股無可抗衡的巨力,撞擊在自己胸口。一股鮮甜湧上喉頭,身子如落葉般飛開,重重的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再也動彈不得。

葛莉絲頓一生至今從未想過,身為八戰士一員的自己,竟會被名不經傳者一招擊敗。

唐鐵擊倒了葛莉絲頓後,沒耽擱的立刻衝到了娜塔夏身旁。要扶起她。卻聽到葛莉絲頓大喊:「天寒!你還在看甚麼!快出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