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028 繃帶

散落一地的白色,是玩耍用的道具。

用來救人的東西,被當作情趣來使用。



封嘴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了,比它稍微前一步,是把她漂亮的頭髮慢慢包起來。

除了呼吸最後是甚麼都不能留給她的,但是要記得,包起甚麼地方之前,一定要好好的撫摸一下。

他把臉頰貼近她的右乳,碰咚、碰咚,生命力還清楚的跳著。他順著她起伏的曲線滑到山腳下,輕輕的吻了她。

然後把繃帶慢慢的繞上,把剛剛的愛,都封在裡面。


他看著眼前白色的女體,手掌輕輕的撫過那一層一層的觸感。她已經口不能言,問她感覺也是白問。只能自己幻想,用同理心去感受。

被束縛的快感,這應該算是極致的表現了。她現在是閉著眼睛嗎?還是努力的看著眼前微弱的光呢。

身體應該沒有辦法動一絲一毫了。再加上綁上之前瘋狂的玩過一陣,恐怕她也精疲力竭了吧?

他拿起相機,用很多角度拍下她的美。他在幻想她的感受,她也應該在幻想自己是如何的羞恥模樣吧。從她身體微微的顫抖就可以猜得到。他很熟悉她的反應了,這跟她高潮是一模一樣的顫抖。

留下照片,讓她解放後,好好確認自己的恥態。

到時候,他要咬著她的耳朵,用最溫柔的話語,好好的告訴她有多丟人。

他輕輕的趴到了她的身上,抱著他細心包好的寶貝,愛撫她。隔著有點濕潤的紗布,他輕易的,完美的覆上他想要的口。像是毫無阻礙的刺激著她。

開始反著解開她。也是要邊解邊親吻她露出來的肌膚。從雙唇開始。臉頰、耳朵、眼瞼、額頭。依序而下。

她的眼睛很濕潤,他看了很開心。

脖子、肩膀,就不只是吻,順便加重啃咬一下。軀體跟手臂花了很多長度去牢牢固定,姐起來還挺慢的,不過反正不急,還可以多品嘗她一下。

其實上半身都解開了,她要活動已經不成問題了。但是她還是一樣靜靜的躺著不動,任由他擺布。

下半身也是綁的密密麻麻的。要從腳趾解起。因為剛剛他是從她的蜂腰包裹到她的屁股、大腿一路而下的。

從腳趾逆拆到小腿、大腿。只剩下像是內褲的最後一部分了。又好像是拆禮物拆到最後一層了,馬上就可以看到真身的興奮。他也興奮了,舔了舔略乾的嘴唇,準備拆下最後的部分。

「……等一下,那邊不該拆掉吧?你又忘了喔?」她突然出聲冷靜的提醒他,狠狠的打斷了他衝過頭的情緒。

「阿……對喔。」他抓抓頭,把多餘的繃帶剪掉,固定好。

每次都這樣,不小心一玩就會忘了初衷,一上火就玩過頭。

他輕輕的抱住他的寶貝,輕柔著她很疼痛的部位。

「好點嗎?」

「你阿!每次都玩過頭,辛苦的痛的都是我。要改進!」她刮了刮他的鼻子說。

「遵命,大人。」他假掰的行了一個軍禮,跟著她一起笑出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