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迷結局系列]買春



我從來沒有實踐過,我好想好想實踐一次。

但是我約人被打槍,見面被放鴿子,上網買被騙錢,連進旅館還被仙人跳。可以說是一敗塗地。

但是我還是好想實踐。



下了班,同事約我ㄧ起去喝酒。其實我比較想回家跟網友聊天。但是還是被架著去了。

約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還好我有去。

海產店酒過三巡,小菜也都被掃的差不多了。兩個同事喝的滿臉通紅,釦子解開了,聲音也大了起來。我不擅酒,陪著喝只是有點小醺。其中一個同事大聲的說:「哎喲,好想找女人喔!是不是?」

他的聲音大到我都覺得不好意思,其他桌的客人大概已經都在聽笑話了吧。但是另外一個也醉的差不多的同事絲毫不覺得羞恥,反而附和著他「是阿,是阿,好想找個七辣喔。」

「那走啦,來去走店?」朋友滑著手機說,「我上次看到一個滿好康的地方。」

我想要就此告別,但是我敵不過兩個醉漢的力氣。硬是把我拖上了車。

來到俗稱「落翅巷」的地方,這裡裡面三步一間護膚,五步一間茶館。小巷裡多的是擋路拉客的皮條跟媽媽桑。我們三個人走在路上就被攔了好多次。但是兩個醉鬼似乎有自己的目的地。

隨著他們彎進一條小弄,迎上來的是感覺很老的媽媽桑。「三個帥哥,來輕鬆一下要不要啦?」

「多少啦,媽媽桑?」一個同事問。

「三個帥哥喔,一個人收你們一千一百五十就好啦,包全的喔。」

這個價格也便宜的太誇張了吧?

而且五十塊的零頭是怎麼回事阿?

「媽媽桑,五十塊會不會太瞎了阿,算整數嘛!」

「哎喲,帥哥。都那麼便宜了,五十塊給老太婆我買涼的嘛。」

兩個同事被媽媽桑逗笑了,勾肩搭背的走進去。

你們勾肩搭背就算了,幹麻把我夾在中間啊!

媽媽桑帶著我們走上一個陡峭的樓梯。穿過狹窄的走廊。九彎十八拐的搞的人分不清楚方向。真懷疑當初大樓設計的人到底在想什麼?他蓋這種房子最好能賣給什麼正常人啦。

媽媽桑帶著我們三個人走到一條老舊的走廊停了下來。打開了三連房的第一間門。提議要來的朋友就說:「好啦,我打頭陣。」他從口袋裡掏出三張鈔票,媽媽桑找了給了他零鈔,朋友就搖搖晃晃的進去了。

裡面的姑娘也許很漂亮吧,看朋友進去就沒聲音了,沒有打槍。

媽媽打開了了第二間的門,朋友探頭進去一看就說:「哇喔,超正,是我愛的類型。」他也二話不說掏了兩張大鈔出來,媽媽桑一樣把零鈔找給他。朋友一邊說「賺到!賺到!」一邊迫不及待的進去了。

媽媽桑正要打開第三間房間,我連忙喊住說:「等等,我問一件事。」

「帥哥,除了殺價,隨便你問啦。」

「那個……我如果想要做別的,可以嗎?」

「帥哥,你就問小姐吧,只要小姐不拒絕,老太婆我沒意見啦。」

好吧,我下定決心,掏出一千五百塊。

捏緊媽媽桑找給我的四張鈔票,我覺得手心冒汗。腦袋不停的想著等等要對小姐說的話。

我想要對小姐說,拜託她讓我打她屁股。

但是小姐應該會拒絕我吧?畢竟沒人想用皮肉痛賺錢。

我會努力的跟她說,我一定很溫柔,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的臀部高高翹起的美姿。纖細的小姐曲線誘人,豐滿的小姐則圓潤。都很棒。我不會打痛她,我只想輕輕的拍,看著手掌打出肉波,看著她擺腰扭臀的樣子。如果她配合著節奏,呻吟春叫。那更好不過了。

才踏進去房間,就看到小姐背對著我坐著。是著曲線優美,長髮流瀉的美女。難怪我那兩個同事都讚嘆不已。

媽媽桑在後面說:「沒問題吧,帥哥,就這個妹妹了喔?」她一邊問,一邊準備關門。

我捏緊了鈔票,準備門一關上就把剛剛想好的話講出來。

床上的美女站起來,還沒回頭。動作十分柔軟美麗。

但我突然回頭,用力的推開快要關上的門,往外直跑。

媽媽桑在我後面,用尖細的聲音喊我:「怎麼了?不喜歡換一個啦?」

我不敢回話,甚至不敢回頭,在亂七八遭的大樓間快速的跑著。直到聽不到聲音為止。手上的鈔票早就被我甩到不知道哪去了,我也不敢撿。

我那兩個同事,我想他們不會再出來了吧?

但是我絕對不敢去確認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