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工匠記事]雕刻一個板子

事情應該要從逛特力屋講起。



有天去逛特力屋,本來是要買木器漆做別的道具用。既然都來了,身體也很自動的就去逛了可能可以當作工具的地方。
皮件阿,廚具阿,最後就逛到素材區。發現松木特價。
「買個兩片吧,切成六片來玩。」以上的對話跟在市場逛發現高麗菜特價急著買的大媽沒啥不同。

總之就帶了六片素材回家,趁做別的工的時候隨手切了六塊板形出來。然後就暫時丟在那。

以前就做過板子,但是做工不精。加上能力問題,所以做的都是素面。剛好學了點漆器的方法。就想來在試試看能做到什麼程度。跟朋友聊了很久找靈感,想說,那就來雕刻花樣吧!

那要刻什麼?刻花邊?刻受罰的女孩?還是刻一條盤旋的龍!!?

胡思亂想了很多醫後,還是決定別亂來,先刻點簡單的字樣就好。
別人一筆入魂,我們一擊入魂。讓小被乖乖聽話吧(誤)

本來還想弄一大堆花樣,但是想想還是別一下子搞太大。先用炭鉛筆打上草圖後,開始從邊邊削刻起。
以前只刻過印章之類的小東西。第一次刻比較大件的圖樣。專注力提升到很高。木料在雕刻刀下彷彿有點自我的生命。有時會自動順著刀路劃出比想像中更棒的線條,有時候卻會彆扭的不肯照著你的意思走。彷彿在跟你無言的對話。一刀一刀的彫刻過程中。很像是稍微找到了什麼禪。
第一遍刻完,用粗沙紙打磨。字中間會有很多細縫尖角處,用搓刀去修整。最難搞的就是魂字鬼邊的那四個小坑,很難進去。果然搞鬼。

稍微自我感覺良好了起來,覺得做工還不賴嘛XD。但是再拿起來細檢視,又對很多毛邊刀痕不爽起來,又拿起工具削削弄弄。並不一定能改善,有時反而弄出更多的問題。感覺就跟寫作一樣,龜毛改了半天,結果反而沒有原本的氣勢。總之又弄了一陣,再次砂磨。差不多就完工了。
進入上漆的程序。用的是花梨色木器漆。先幫木拍做染色。染色一下去就發現刀痕不夠細緻的地方會很明顯的跑出來。缺失處一眼可見。等乾了後就必須再次修整。繼續染色到儘可能完善。最搞毛的就是拍柄處有一小塊特力屋貼上去的商標,異常難搞,根本撕不乾淨。貼的人根本沒打算讓人撕掉吧。我跟朋友看的時候都覺得這就是特價的原因 (= 3 =)。


染色完就要上保護漆了。用的是平光面漆。就類似於家俱新桌面的效果。本來想買亮光面漆,不過做個板子弄得閃閃發亮好像很多餘.…。為了成品的美觀,保護漆要上個兩到三層,不過意外發現純漆不稀釋的也滿好刷上的,而且乾的速度很快。缺點是弄不好會有小泡泡很難看,必須很注意刷的均不均勻。


這感覺像不像骨董家俱的光澤?(XD)

現在做完擔心的是,本來就不算強度高的松木。又被我削削切切掉了那麼多。會不會還沒一拍入魂,就先一拍斷魂了。

下次,中文字玩過來寫點英文好了。

That is enough , young lady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