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龍娃娃(7)




其實不只是四隻。

尤萱周圍一隻又一隻冒出降魔。不是現在才出現,而是像是變色龍般的能力,早就匍匐在四周了。
尤萱這時才知道自己的力量淺薄。別說一個人打不過這麼多降魔,她甚至沒有發現任何一隻隱藏的降魔。
她第一次,確確實實的掉下眼淚。為了自己那渺小的力量掉淚。

手卻還是死死的緊緊抓住她的長槍。

降魔團團的包圍著她,但是卻沒有一擁而上把尤萱撕碎。並不是因為某種原因手下留情。降魔再怎麼說也是魔物,不可能受到完全控制。沒有撲上去的原因,出在尤萱身上。

因為自己的情緒激動失控,她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從她身上流洩狂飆出的光氣。
起先只是氣流的旋動。逐漸化為成橙紅色的光芒。光芒像是反應了尤萱的情緒一樣,越悲痛,越是強烈。直到尤萱扭曲著身子,眼淚掉到地上的時候。那光芒已經化為刺眼的白光了。

尤萱猛的身子一振,挺直了身子,光芒罩槍,槍捲強光。尤萱直直的,毫無雜念的突刺,直刺向那漂浮在空中,為首的巨大降魔。

大降魔翅膀一揚,飛快的想往上飛退。但是尤萱的光芒突刺,快過牠的加速。其他的降魔不用等待指示,紛紛發出怪叫的撲向尤萱。但是全身被烈光壟罩的尤萱。就像穿著銀白色的戰甲一樣,把每個撲向她的降魔檔開震飛。尤萱槍一挺,就要直直的貫穿大降魔。

槍尖,卻硬生生的停了。

尤萱的感覺是,槍尖撞上什麼像是盾甲的東西。力回饋強的她肩膀劇痛。但是絕不可能只是大降魔的皮甲。眼睛看的到的是,許多隻降魔拼著雙爪被光氣強蝕,緊緊的抓住了她的腿。
尤萱就這樣,被硬生生的拉了下來,狠狠的撞在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降魔的捨身攻擊太強,還是尤萱意志分神,她身上的光甲被一頓撕咬亂爪後,化為光粉塵。消失了。
但是降魔們的攻擊,可不會就這樣停下。
尤萱的全身衣服化為碎片,肌膚撕開無數的口子,血肉跟著每一爪、每一咬,噴出灑落。
「對不起……」尤萱一點也不感覺到痛苦,只覺得抱歉。

凱莉師父,萱萱輸了,對不起。


好想妳……。


大降魔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頭一抬。跟著就被裂為兩半。

光,化為刀從天空狂劈而下。只一刀,就劈滅了所有檔鋒的東西。

一個全身頭臉緊包布衣的人,突然的降臨在重傷倒地的尤萱的旁邊。


黑暗中的他笑了一下,饒有興趣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布衣客。

「試試。」

上百隻的降魔一起發出了刺耳的嚎叫,全力衝向了那個人。

那個人低頭看了尤萱一眼。她全身染血,慘的不能再慘。但唯一還睜開著的眼,隱隱的有著生命的光,好像也回視著。

降魔漫天撲了過來,卻通通失去了目標。

那人用槍一,一瞬間就彈到了上空。

槍!

尤萱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傷痛,瞪大了眼睛看著。

就在降魔要抓住那個人的前一瞬間,那個人用槍身的柔韌彈到了天空,速度快的連降魔的動態視力都沒抓到。撞成一團。等到察覺到來自頭上的不詳光氣,才通通抬頭。
已遲。
不明者就像剛剛尤萱一樣,全身釋放出更強更耀眼的光氣。不同的是,不明者似乎能控制這份光氣,只見光氣一閃即逝。只剩下槍尖處,那一點濃烈的光。

『霸!』

隨著一聲霹靂斷喝,槍從半空突刺下來。有的降魔呆立,有的降魔飛閃,但通通是同一下場。光氣從突刺下來的槍身中猛然四方照射,如箭般的貫穿所有的降魔。被光氣貫穿的降魔,全都發出悽慘的嚎叫,就這樣被光芒蝕滅。上百隻的降魔被一招全殊,半點也不剩。那槍輕輕的掉落在尤萱的旁邊,槍尖精準的離她身體一分處扎在地上。彷彿剛剛不是突刺,是慢動作放下一般的輕柔。
不明人落地,也不拿起槍。只是靜靜的看著終於昏迷的尤萱。溫柔的抱起她。她的眼角,還掛著滲出的眼淚。

因為她昏迷前,最後看清了的,是那支槍。

烏柳槍。

尤萱再醒過來的時候,躺在她出發前,籌備裝備的那老太太家。老太太正煮著藥湯。忙著替她破破爛爛的身體包紮。尤萱難得安安靜靜的休養了兩個月。彷彿連說話的力氣都要省下來療傷的努力休息。
既然找到了目標,她可不願在晚一天康復起床了。

一等身體能動,尤萱立刻分秒也不浪費的出發回京。
不管是在趕路,還是吃飯休息。她都不停的在回想。在腦中習武。這是她第一次,不靠身體的練習來學習。她從來沒有這樣過,但是,她覺得很快樂。一點也不覺得累。
時時刻刻,她都在回想著,那一躍的身影。

等到傷好了八成了。她也到了京城。剛好趕上了嘉年華開始。



今年的嘉年華,首度開始加入男子部門。

女子部門的戰鬥偏向華麗,技巧性,以及速度感。雖然偶而也會有北蠻的女戰士以力取勝。但是男子部門看起來就更強力,更有破壞力。所以今年比往年多出了一倍參觀人數。鬥技場差一點就爆滿。

沒想到,大大跌破眾人眼鏡。

女子部今年出現了一個莫名奇妙的小女孩,使的是槍術。從第一局開始,她的對局就是莫名奇妙。不管對手用的是長劍,還是大刀,是忍刀,還是九節棍。都一樣。

一樣一招結束。

沒有人看的清楚小女孩的動作,長劍的對手劍花一挽,長劍脫手跪倒。

大刀的對手想要強攻,被長槍一招抵住咽喉,只得投降。

女忍還沒展開忍術最常用的幻影分身,居然被對手搶到背後制服,差點就要羞愧切腹。

九節棍的對手決定以守為攻。九節棍舞的有如鐵桶護身。卻不知道怎麼被一槍突破,棄棍投降。

看的所有觀眾氣悶無比,只好期待男子組會更精采點。

結果,男子組的王者,居然是個老頭子。

男子組這邊因為初次舉辦,人數眾多,分為無手組(赤手空拳)和兵器組。那老頭子空手參加無手組。先一巴掌巴掉了金剛門首席,又一巴掌巴掉了五龍玄的大關。莫名其妙的快速搞定了預賽決賽的所有選手。跟兵器組的冠軍,軍武世家的貴族達爾席巴對戰。

達爾席巴穿著戰陣用的大盔甲,手拿衝鋒九呎大鐵棍。也是所向披倪的打敗所有對手。但是至少觀眾看的懂那種強力的熱血戰鬥,而不是一巴掌的傻眼。

男子組總決賽一開始。達爾席巴也懶的多說話了,就在全場觀眾呼喊打氣聲中,猛的兜頭一棒直劈,要把這個連他的鐵棍一半高都沒有的老頭很很砸扁。

「硄!!」如破雷般的精鐵衝擊聲,震的全場耳鳴。只見塵土飛揚下,達爾席巴如傻子一般的跪坐,手中拿著一跟L型的大鐵棍。

老頭走上前去,右手輕輕的拍了拍,拍了拍達爾席巴的臉頰。達爾席巴頓時飆淚噴尿,跪伏在地上痛哭。

比賽結束。

所有場外的賭盤全部崩潰,沒有一個莊家有這男女冠軍的資料。但是沒關係,他們用盡方法,馬上查到這兩人的名字。重新開盤。

酒樓香苑哩,都被隨機下住卻買到黑馬的大翻盤包場,痛快。

鐵砂掌。唐鐵。

烏柳槍。尤萱。

賠率5-5。

「我看大槍有利,距離阿,懂不懂距離不同!」 「可是邱鐵那老頭,可是把精鐵大鐵棍打歪了啊!」

明明難看至極的比賽,卻不知為何,全京氣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第二天上午,鬥技場被擠不進去群眾包圍。

所有人都想看看,兩個一招取勝的人,戰鬥是如何的矛盾。

只有一個人,或許是兩個人。沒有這樣想。

其中一個,就是尤萱。

「凱莉師傅……」尤萱滿腦子想著的,都只有凱莉的身影。

在那個時候,她從她被啃咬的皮開肉綻的臉上,鮮血塗污的間隙中,看到的那個身影。

絕對不會錯的,師傅沒有陷在魔域,她一直好好的活在京都,還跑去救她了。

尤萱雙手遮著臉,多少次這樣想起時,她都哭的無法自己。

沒有回家也沒關係。凱莉沒死,還活著。

凱莉是去幫皇家打仗的,那麼不是還在皇宮裡,至少,皇宮裡有一個人,一定知道凱莉的下落。

那就是當今的女王。

所以她要獲勝,面見女王。然後問女王:「你有看到我的凱莉師傅嗎?」

尤萱不停的想著,想著,連什麼時候站到了場上,都不知道。

手裡緊緊抓著,從昨晚就再也放不開的烏柳槍。

眼前的對手,看起來很矮,看起來很老,但是尤萱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就算對手是五呎高的巨人,就算千軍萬馬,都休想擋著她!

尤萱全身激發出光芒,如箭破天,全場觀眾沒人料的到這一下,爆出巨大驚呼。

尤萱單手持槍,雙腿一瞪,全身化為光箭,勢如破竹的一槍突刺!

把每天每夜,朝思暮想的一招,朝思暮想的力量,在此爆發!

唐鐵精瘦的臉上,雙眼瞪大,突的雙掌迎上。

光箭被剎止!

吃驚的尤萱看著自己的烏柳槍,被牢牢的抓在唐鐵赤紅的雙掌中。冒出青白焦臭的白煙。

「抱歉阿,小姑娘。你很厲害,但我還不能被你殺死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